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大唐說 >第三十一章:再上暖春閣

第三十一章:再上暖春閣 (1/2)

小說名稱《大唐說》 作者:十九平方  更新時間:2015-12-09 14:06  字數:3438

清晨,一個信鴿從齊國公府飛起,在上空轉了一個圈後,轉身朝長安方向飛去……

一早,劉傲被齊國公府的管家找到,說國公給自己畫了一塊地,讓劉傲自己規劃一下,該怎麼建這個劉府。並贈有百畝田地。附帶還有一封信,是齊國公寫給自己的。

劉傲謝過管家,管家說自己規劃好後找自己,就離開了。劉傲打開信,信里說陛下已經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來歷,賞一塊地給自己建府,是因為自己的那兩本啟蒙書籍。建府的一應開資自己不用擔心,算是陛下賞的。

百畝田地是長孫無忌贈的,剛好挨著規劃的宅府地。大手筆啊!這個人情大了去了!

太好了!自己只管規劃就好。…這信該是今早到的,因為,昨晚自己去見這個管家,告訴酒坊被毀的事情,還沒有這個信。

一天,劉傲都在不停的畫圖。費腦筋啊!因為那時建造房子是有標準的,什麼身份建什麼房子,高度、造型都有限制。甚至門口擺什麼都不能亂放的。抽空給妹妹們講一下,大部分時間是自習時間,孩子么,玩的時間比學的時間多。

傍晚,書桌上已經畫了很多的圖紙,劉傲站起來伸了一下腰,已經傍晚了。才想起自己要去找左詩解釋一下。

安排好後,一個人往暖春閣走去……

今夜的暖春閣註定是個不平凡的日子。

因為,名動煙柳行的那位神秘的才子又出現了。

今天的姑娘們一律都無心接客,都想一睹那位才子的風采!可惜,人現在在一號樓,那裡是禁地。

**子急的不行。這個乖女,那個心尖的哄!趕緊聯繫左姑娘,看能否讓這個才子露一下臉。

可是現在左姑娘在會客,每個樓的領事都在一號樓下等。

因為以前有規定,誰上去,打斷誰的腿,去年有個商人,走錯了樓,走到一號樓去了,那時左姑娘出去辦事去了,不在。等回來後,直接找到那商人,將腿打斷。所以,這裡的人,都很怕這個左姑娘。

劉傲今天剛到這裡,一說要找左詩姑娘,就被帶到這個樓里。小丫頭武媚勤快的獻上茶水,然後就在邊上忽閃著大眼睛看著劉傲。

對面坐著左詩。這裡裝飾的豪華異常,腳下厚厚的地毯,甚至有幾盆綠色的盆景,是萬年青的盆景。

這個品種劉傲在後世見過。兩邊都是紅燭,將樓閣照的明亮,旺旺的炭盆估計擺了不少,因為屋裡溫暖如春。

坐的是墊子,面前是長的矮案,上面是美酒,赫然是自己的醉仙,真是神通廣大!這酒還沒在市場上賣呢!估計是竇青山那批裡面的。這個竇青山還挺多情啊!

茶還好是花茶,看不出是什麼花,很香。

「上次比較鹵莽,寫了一首不論不類的詩詞,這次平安是賠罪來的。」

「可不敢當,左詩受教了!」話是這麼說,語氣中還是有些不服氣。能接見自己,估計是自己那什麼神秘的來頭起了作用。

「我今天來呢,一是送一首曲子賠罪的,另外就是解釋一下,平安真的是一個普通人,我的爺爺是前隋盧國公。後隱世山裡躲避戰亂,剛從山裡出來時間不久。」

既然對方是江湖人物,自己沒有必要隱瞞,反正自己也不打算隱瞞了。李二都知道了,再隱瞞已經沒有意義。

在這具身體的記憶里,自己的爺爺似乎是對前隋心灰意冷才避世的。

「原來劉公子還是名門之後啊!」這個倒是出乎左詩的意料之外。

「平安慚愧,有負爺爺之望,文不成,武不就,就剩下這張嘴了。」

「公子過謙了,不知公子帶來一首什麼樣的曲子,左詩很期待呢」

「聽曲前,先聽一個故事,這首曲子,是從這個故事中而來的。」劉傲喝了一口茶,「話說,越州有一女子,名叫祝英台,喜歡#吟詩讀書,可是當時是,女子不能拋頭露面的,於是,女扮男裝去求學……當祝英台下轎拜墓,一時之間風雨大作、陰風慘慘,梁山伯的墳墓竟然裂開……

祝英台見狀,奮不顧身地跳進去,墳墓馬上又合起來,不久,便從墳墓里飛出一對形影相隨的蝴蝶……」

劉傲將《粱山伯和祝英台》的故事講了出來。

再看左詩,哭的象個淚人……小丫頭武媚兒,眼睛也紅紅的。至於么?一個故事而已?一個傻#子加一個痴情的女人?

後世劉傲聽這個故事只覺的梁山伯傻,一起同窗三載看不出祝英台是女的?不過,這個愛情故事是美麗的。

劉傲不好意思的喝著水,沒想到這個故事的殺傷力這麼大!

少許時間後,左詩終於不好意思的淚中帶著笑抬起頭來,看的劉傲一陣恍惚!妖精啊!

「不好意思,左詩失態了。這個故事太感人了。讓左詩對這個曲子更加的期待,您需要琴么?」

琴?自己還真不會彈,笛子倒會吹。「慚愧,我不會撫琴,有笛子么?」

「有的!小武,去將我的那隻笛子拿來!」

不多會,一隻白玉長笛出現在劉傲手裡!泥瑪,真奢侈!這個笛子劉傲目測,也要千兩銀子才行啊!

劉傲稍微試了一下,還行,然後凝神,醞釀一下情緒,一陣如泣如幻的美妙音符,劃破夜空。整個暖春閣一片靜寂,只有這笛聲一遍一遍的迴響。

這首曲子不複雜,旋律簡單,但是,越重複的聽,越有味道。左詩詩痴了,小武醉了。暖春閣的人,如今被這笛聲吹的有的微微抽泣,有的淚眼朦朧,有的喃喃自語。<