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大唐說 >第二十七章: 播下探索的種子

第二十七章: 播下探索的種子 (1/1)

小說名稱《大唐說》 作者:十九平方  更新時間:2015-12-09 14:06  字數:2746

長孫沖隨著和劉傲的交往加深,越發的佩服起劉傲來,如果說以前只是對劉傲的說古水平有好感,加上劉傲是個讀書人,想變著方式幫助他一下的話,現在,是從心底的敬佩。

那些學問,自己聞未所聞,幸好他教給了斤自己,不然真的有人問起來這個曲轅犁的原理,自己還真說不出來。

那些新的名詞,什麼阻力減小啊,深耕細作可以使產量增高啊……劉傲一解釋,自己就明白了,他怎麼懂這麼多?

自己就三天沒去課堂旁聽,再去已經聽不懂了,那些字元自己就看不懂。劉傲說這是什麼阿拉伯數字,將來有大的用處,這個劉傲啊!

最希奇的是劉傲的一手好的廚藝!今天自己去,正趕上劉傲正在做面給妹妹吃,長孫沖發誓,這是自己長這麼大吃的最美味的一碗面!

很簡單的一碗面。吃的長孫沖有種想哭的衝動。自己從小就吃穿不缺,可是你看劉傲,再看自己,感覺自己就是個土鱉。於是逼自己家的廚子來,硬是學會了這碗面的做法。

劉傲身上,清清爽爽,自己塗脂抹米分,劉傲一個清爽的馬尾,自己收拾一個頭要丫鬟弄半天,和劉傲越相處時間久,自己就越想模仿他……

這天,長孫沖第一次,沒有塗抹脂米分,問劉傲要了一些那個叫什麼肥皂的東西,這個也是好東西啊,可惜這個生意,劉傲說,是自己妹妹的嫁妝,本來想沾染一下的,聽到這話就打住了。自己也按照劉傲的木屋讓人趕造了一個……

不知道誰說過,人啊,十五天就能養成一個習慣!和劉傲相處的這十來天,長孫沖徹底的被劉傲所折服。感到劉傲的學問深不可測。

「傲子」長時間的相處,雙方的稱呼都有了變化,長孫沖叫劉傲傲子。劉傲叫長孫沖沖哥。長孫沖比劉傲大一歲。

「我明天要去長安了。父親傳信讓我立刻動身,讓我將你的手稿帶著,還有那兩樣農具,雖然那兩個的農具的原理和來歷你都告訴了我,可是我心裡沒底啊!你不知道,陛下,也就是我的姑丈,我很怕他的。

要不就說你弄的算了,我心裡咋有點虛啊」

「千萬別,沖哥,按照兄弟話說,我真不想你做什麼駙馬,長樂公主是你的表妹,是近親,可是啊,這個也由不得我們,你去長安,將我們的酒帶幾車過去,在皇宮裡送人。

記住,將酒打進皇宮,還有就是,你認識的,每家都送一壇。別多送,送完,就在長安設個鋪面,大點的,專門給各個府里送酒。另外,肥皂也帶去一箱送人,和酒一樣,不要多送,這次是去探路的。」

和劉傲呆在一起,長孫沖知道這個意思,這叫宣傳,劉傲的肥皂用上好的油紙,米分紅色的,上面還弄了個牡丹的花在上面,牌子是牡丹。很漂亮!

「我準備這邊要大量的招收人手,你給官府打個招呼,協助王叔他們,先招收困難的家庭,讓官府將摸底的記錄給我。」

兩人正在說話,門口燕子飛進來了。「姑爺,今天要分場了,那個芙蓉樓人已經坐不下了,我收的兩個人這些天也基本可以說了,您看?」

「那就分啊,恩,安排一個在張記茶樓吧,這些你安排就好,以後記得,在說書時,將醉仙酒擺上一瓶,不是賣的,如果打賞夠多,就用這個敬上一杯,記住了。」

說完看燕子飛還扭捏著不走:「還有事?」

「有人出錢,問您求一首詩詞,你看?」

「求詩詞?什麼人?怎麼找到你那裡去了?」

「是暖春閣,一個叫左詩的女子,自從姑爺您的大名在煙柳行傳開以後,就再也不見您這個人,有人知道燕子飛我是您的學生後,經常有人找我,我都推了,可是這個人……小姐說,看您的意思吧?」

「哦,這麼說這個人很有名氣啊?楚楚都賣面子給她?」

「厲害啊!傲子,這個左詩可是個神秘人物,在暖春閣就出現過一次,那是去年,我也是聽說的,一舞驚魂啊!那次,恩,好想我老爹也在,還有幾個當朝大員,出來都神不守舍的,說這個女子太驚艷,有人就當場出醜。太妖孽了!」長孫沖說起老爹上青樓似乎很不在意。

「左右不過一個煙花女子,我不是看不起娼妓,畢竟這個該死的世道,她們也不容易,可是我奇怪的是,楚楚怎麼會認識她?」

「小姐不認識,張老知道,她來過府里,拿出一個牌牌,張老看過後,神色很嚴肅,讓小姐以禮相待,能結交就結交,不能結交也別交惡,說這個女子背後的勢力很恐怖。」

什麼人連張老那樣的武學高人都忌憚?哼!左右不過一些江湖勢力罷了。

「好,千兩白銀,讓她送到這裡,我寫給她一首,嫌貴就算了,咱若不起,可是咱也不能白忙不是,潤筆的錢總要給吧?」劉傲也不想麻煩,想用個高價,將來人嚇退就算了,這個年頭,千兩的白銀,真是是個恐怖的數字。

「好吧,我將話帶到。」估計是給姑爺的話嚇到了,千兩白銀?姑爺也真敢開口啊!

小藍最近很少來了,肥皂的生產如今就在楚楚的府上,楚楚如今和自己的十來個妹妹關係那是相當的好。還在府里騰出一處房子,作為妹妹們的偶爾去住的地方。楚楚不不知道從哪弄來很多的老媽子,負責製造肥皂。

如今洛陽城的豬油太少,產量不高,如果有植物油就好了。

如今劉傲真正的做起來,才發覺一個人的力量真的有限。所以劉傲現在很忙,楚楚府里、酒坊、這個學堂,還要抽時間培訓燕子飛他們。

特別是酒坊,光衛生這一項,還是劉傲強制性執行下去的,你能想像到一群滿身虱子、臭蟲的漢子,釀出的酒誰敢喝?

劉傲強制性的,讓每個人洗澡、換衣服,衣服是劉傲特定的工作服裝,要求冬天三天必須洗一次澡,夏天每天要洗,洗澡的木屋劉傲做了不少,這下,做木屋的木匠已經不再接其他的生意,給劉傲包了下來,還招收不少的學徒。

日子在忙碌而充實中度過。

一日,老宅門口來了一個馬車,從裡面下來一個身披白色貂襲的女子,站在宅外門口,精緻的牛皮靴上面針線密集。接著,又從馬車裡下來一個十來歲的女孩,一身小的斗篷披著,長的靈氣逼人,大眼睛好奇的看著女子。

女子推門就進,小女孩跟著進去……

劉傲正在給妹妹講課。

「人類因為夢想而偉大,人要敢想,當然,光想有用么?不去行動光空想,那叫做白日夢!所以,行動永遠比空想更加的有效……」

這是思想課,劉傲認為,從小要給妹妹們灌輸一種勇於探索精神,將這種思想帶進到日常中去,讓妹妹們自己有創新的精神,自己只要在旁邊指導就夠了,比學習那些四經、五書有用,畢竟又不要妹妹們去考狀元。

女子站在門外靜靜的聽著……

PS:終於將書的狀態改了,這個章節寫的有點累,大家猜猜那個小女孩是誰?這一改狀態收藏漲的咋還慢了呢?求收藏啊!棋盤喊的沒力了,繼續碼字去,昨天大雪封門,學校放假,陪孩子堆雪人,孩子高興了,我慘了,這就趕稿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