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大唐說 >第二十三:強盜來了

第二十三:強盜來了 (1/1)

小說名稱《大唐說》 作者:十九平方  更新時間:2015-12-09 14:06  字數:2787

齊國公府里,一隻信鴿衝天而起,方向,正是長安方向……

兩個江湖人物模樣的漢子站在一個銀色面具男子面前。神態異常的尊敬。「確定是前隋劉方的兒子劉通的家臣?這個可疏忽不得!」

「頭,小的保證,小的以前見過那王朝、馬漢,王朝這個人本領稀鬆,馬漢倒是使的一手好刀法。不過,都是馬上戰將,地上的本領倒稀鬆的很。」

「好了,每人領使十兩銀子,大軍回來了,路過這裡,你們兩個負責將我們系的傷亡的兵將家屬安頓一下!補貼加倍給!靠朝廷那些補貼,孤兒寡母的就活不下去。」銀色面具男子聲音嘶啞。然後進屋後,房門自動關起……

劉傲院子里,一股濃濃的酒香瀰漫!趙虎喜歡喝酒,看著這從這個鐵管里流出來的清如水的東西,散發著酒香,很是不解。

唐朝的酒啊,有些渾濁,發黃,哥幾個心裡也沒有底,看著將這一大鍋酒就這麼蒸,這可是好一兩吊錢的酒啊!

劉傲用個調羹,弄了一口嘗了一下,大概三十來度的樣子。兩百斤酒第一蒸可以蒸出七十斤的樣子。第二蒸大概就有四十多度。可以有二十多斤的三蒸酒。

酒越來越香,滿院子都是酒味。第一鍋終於全部結束,共得三蒸酒二十三斤。劉傲憑自己對酒的了解,大概在五十二度的樣子。

劉傲讓將二十斤,用四個酒罈裝好,密封。剩下的三斤,劉傲早就定做的小瓷瓶,大概二兩裝的,製造精美。裝上了十個。用軟木塞塞好。剩下的一斤,讓四個人分著嘗嘗。

怕他們喝慣了以前的淡酒,一口喝嗆了,還特意提醒一下!

趙虎早就按耐不住,不小公子說要統計一下什麼成本,早就喝了!酒香早就將他的讒蟲勾引了出來!一大口就喝了下去。

劉傲阻攔不及。只好搖頭苦笑。

只見趙虎滿臉通紅,眼淚都出來了,好一會才哈了一下:「好厲害的酒啊!夠辣,夠味道。」

其他人有了前車之轍,都按照劉傲說的,小口的抿著喝。其中王叔的酒量最最小。倒的半晚酒沒有喝完,就暈呼呼的了。

「咋樣?這酒好喝不?」因為剛蒸出來,還是溫的,都不用溫酒了。

「好喝,這大冷的天,就是要喝這酒。公子,您這酒達算怎麼賣?這一鍋可要兩吊多銅錢呢。

「您說呢!我們這鍋酒要賣兩貫錢呢,你們剛才喝掉……一千文銅錢。哈哈……」

「什麼?千文一斤的酒?」看四個人恨不得將剛才喝到肚子里的弄出來。

「以後咱自己人隨便喝。幾位叔叔,由於現在糧食不多,不然咱自己釀,成本還會下來點,今天,準備騰出一間屋子,堆銅錢,我今天去賣酒去。」

「可是今天就是不停的蒸,也蒸不了幾百斤酒啊!」

「誰說要今天出酒,記住,十天內,所有的酒都不賣,我就賣這十小瓶出去。記住,咱這酒叫醉仙酒。將酒罈全部用毛草包裹,埋起來。十天以後再賣酒。

另外,你們誰有時間,到處打聽一下,我要買一間大的園子,夠我們這麼多人住,釀酒要和住的地方分開,不然都是酒味也受不了啊!」

安排好之後,劉傲讓栓柱將十個小瓶子用個小木箱裝好,小木箱是劉傲特意讓木匠弄的。裡面鋪滿了紅色的錦緞。剛好十個小格子,打開看,很有賣象啊!

約好的是在長孫沖家裡,於是,劉傲和栓柱一起望長孫沖家走去……

話說,竇青山早就到了長孫沖這裡了,兩人已經達成了某項合作了!正在商量著細節,劉傲到了。

「哦,拿來看看,什麼仙酒這麼牛,要千文一斤。」長孫沖看到劉傲就咋呼!

劉傲對這個很有經驗的!也不說話,看看兩人吃的點心,也拿一塊就往嘴裡塞一塊。

然後,對長孫沖說,「嗉口!口裡有異物的味道是嘗不出酒的真正味道的。」說著也不理會,將兩個白色鈾的酒杯和溫酒壺,用開水燙過。

然後打開一隻小瓷瓶,將裡面的酒倒進溫酒壺裡。往炭爐上一擺,濃郁的酒香頓時瀰漫大廳。

「好香,怎麼這麼香?」溫酒壺用火一熏,酒香更加的濃烈!連竇青山都忍不住猛吸幾口,好香啊!

劉傲將早準備的銀針拿了出來,將兩隻被開水燙過的杯子,每杯子倒滿滿的。劉傲用銀針將酒水都試探一下!然後就不再說話!

竇青山滿含深意的了劉傲一眼。端起散發著酒香的杯子,看著清澈如水的酒,這個從來沒有見過的酒,陣陣酒香已經將自己飲過的酒比了下去。

聞聞,幽雅的抿了一口。哈出一口酒氣,然後一口將杯子里的酒幹掉,悶住,閉目少許:「好酒,好厲害的酒,夠勁、夠辣、夠香。無色生香,好,千文一斤,值了,我先買兩千斤,送到長安去。」

長孫沖也喝完了杯中的酒:「喝過這個酒,其他的酒簡直就是水,好吧,劉兄弟,你贏了,給我來五百貫的。我去長安要送人。對了,這酒叫什麼?」

「此酒名醉仙,對不住了,酒現在沒有那麼多,生產力有限,而且,你看平安有這個身家買那麼多的原材料么?所以,先付錢,酒,十天以後分批交付。」

「那有什麼,等會我讓人將銅錢給你送去,或者銀子也行。不過,剩下的這箱子就送給我了。」長孫衝倒會找時間。

「喂,長孫兄弟,好象我是客人,您是主人啊,主人不應該讓客人先選的么?」竇青山也來搶這剩下的九小瓶醉仙。

「扯淡,這個我要不留下來,如果程叔叔路過我家,知道有好酒沒有留給他,嘿嘿,你信不?他老人家可以將我家給拆了。估計就要回來了!」

「哈…哈…俺老程進這個門什麼時候還需要通報啦?滾一邊去,我可是聞到酒的香氣了啊!」一聲大嗓門從外面傳來。

長孫沖趕緊從裡面拿一個瓷瓶藏在懷裡,示意竇青山也照辦。「強盜來了,這回誰都別想得到了。」說完趕緊起身前迎。

還沒走到門外呢,兩個鐵塔般的壯漢從門外進來。虯髯滿腮,豹眼埽眉。一老一少,模樣倒差不多。

「程叔叔、小默兄弟。您這麼快啊,還以為你們明天才到洛陽呢!快請坐。」長孫沖很熱情。沒錯,這兩個正是盧國公程咬金父子。剛到洛陽守軍那裡安頓好,就迫不及待的來找酒喝,軍中不許飲酒的,這是鐵律,古今概同。

哪知程咬金理都沒理,豹眼直直的望著那酒杯,鼻子不停的吸著,逐漸眼睛瞄向瓷瓶,拿起一個,「吧嗒」拔掉塞子,嗅了一下,一口就下去大半。

劉傲想阻攔也來不及啊,將眼睛捂上心裡不忍觀都是習慣害人啊!

到底是老酒鬼,短暫的不舒服很快過去。「好酒啊!好酒,給叔叔弄些菜來,嘴裡淡出個鳥出來了!說完大馬金刀往那一坐,小口的喝著酒,眼睛似乎沒瞧見竇青山和劉傲。

竇青山苦笑著向前行禮問好……

分割線

PS:這個禮拜成績不錯,衝到公眾分類前三了,多謝大家的厚愛,棋盤謝謝您,們。豬角有了婆娘還是不成啊!得找個大腿抱抱。棋盤也想找個大腿抱:「求收了我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