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大唐說 >第二十一章:我身邊都是殺才

第二十一章:我身邊都是殺才 (1/1)

小說名稱《大唐說》 作者:十九平方  更新時間:2015-12-09 14:06  字數:2628

一早起來,恩,又是被妹妹背書書的聲音吵醒的。

回想起昨天晚上,妹妹們、自己家的四個家將,還有王叔一家,兩大鍋豬蹄啊!乖乖!都吃的不能見人了哇!

看的劉傲心酸!上世自己哪吃過什麼苦?大學畢業後就進公司!要說受苦,就是一些小的委屈,和這真真切切的生活相比,又算得了什麼?

只是不知道自己的父母現在是否安好……保佑這個倒霉的靈魂過去,起碼安慰一下兩位老人啊!自己能做的,就是將這邊照顧好!

既然以後是一家人,我劉傲一定讓你們過上更好的生活!這是劉傲給自己下的決心!可惜啊,還有很多的香料太貴,不然還好吃些!

訂的東西,應該來了啊!

果然,辰時,東西到了。要說唐朝的工匠,那手藝真的好,超乎自己的想像!而且,工錢很便宜!就是鐵稍微貴些,常年的打仗,鋼鐵始終是不夠用,如今的冶煉術效率太低。

指揮著將這些東西弄到鍋上。

安排張叔去讓酒家開始送酒,讓馬叔和王叔在棚底下按照自己的要求壘起兩座大的無煙灶台。

劉傲開始準備寫書稿,可是,毛筆太慢了,怎麼辦?鵝毛還真沒有,劉傲記的自己殺過一隻雞的,好象翅膀上的雞毛還找的到。果然,找到幾隻最長的,用自己的多功能小刀削削,弄了幾隻雞毛筆出來。

不鏽鋼多功能的小刀,是劉傲一個當兵的朋友送的,據說是特戰野外必備的東西,背面是鋸齒狀,還可以開啤酒,很鋒利,反正上次殺雞,沒費什麼事,小的木棍一下可以斬斷。

包里所有的東西,除了這小刀,都讓劉傲藏了起來。只有這刀,隨身攜帶,可能是習慣了,因為以前劉傲喜歡用這個刀子來刮鬍子……請勿模仿!

馬漢是使刀的,剛好過來拿樣東西,看到劉傲在用刀子削雞毛。「少爺,我可以看看您那小刀么?」聲音有些顫抖。

「哦,給!」劉傲都都沒抬,隨手遞了過去。自己專心的調試雞毛筆線條畫出的粗細,還有就是刮不刮紙。小南真的很有眼色,看硯台里的墨有些濃,過來給加水,調勻。

「哥哥要用這個寫字么?為什麼不用毛筆啊?」

「毛筆寫的太慢啊!哥哥寫弄個寫字快的筆出來用啊!」說著,將雞毛在墨汁里沾了一下,寫了幾個字,還行。就是寫幾下就要沾一沾墨汁。

沒注意,馬漢觀察一陣後,伸手從抓掉幾根鬍子,往刀刃上有一吹,立刻兩截。「神兵啊!少爺這把寶匕您是從哪弄的?沒見您拿出來過啊?」

額?忘了這茬!現在還沒有這不銹剛技術啊!真不好回答。

「這是老師留給我的。馬叔,您不會以為這些東西我天生就會的吧?其實,我一直暗地裡在跟師傅學習呢!那天師傅走了,我從房頂上摔了下來。」

「嘶……」小公子從房上摔下來大家都知道,聽栓柱講,還有一道白光。立刻馬漢的眼神就不對了。雙手恭敬的將多功能的小刀放到桌子上,很是虔誠。

「小公子,馬漢不該問,馬漢鹵莽了!」

「這有什麼鹵莽不鹵莽的!別介,我逗你玩呢,馬叔!其實,我師傅不是人……」話沒說完,馬漢轉身就走,還用手將耳朵堵住。什麼情況?劉傲也蒙了!

說真的,是該給自己找個師傅了!那到白光是個不錯的借口!這特么是不是懸乎了一些?不懸乎還真不好解釋!

「那哥哥的師傅是什麼呀?」小南問了出來。到底是童言無忌啊!

「哥的師傅啊!我想想啊!」總要有個說法啊,以後免不了要接受這個問題的,或者說不定有人暗地裡查自己都有可能啊!

想想自己被那神秘的白光,還有那詭異的天空白線給弄這來,泥瑪,還要捏造一個師傅出來,自己的師傅么,怎麼也要高、大、上啊!將自己所有的老師名字,小學、中學、大學,沒有發現合適的!

「啊,我師傅是大#BOSS啊!不說他了,到時候我給你說啊!我先寫書稿,等會我教你寫字,學會教她們啊!」既然想不起來好的名字,就先放到一邊。

那知,劉傲放下了,以後這個「包師」的名號就響了啊!這個是劉傲沒有想到的,這是後話!

到中午的時候,劉傲寫了兩回《三國英雄轉》,一回《西遊記》。

劉傲的《西遊記》將裡面的背景換了,不能再寫大唐啊,也不能說皇帝李世民。沒想到,這個《西遊記》裡面描寫的風土人情,後來被真正的玄奘大師做了參考。這是劉傲做夢都沒有想到的。當然這是後話!

下午,那個叫小藍的丫頭找上門來了,將書稿拿走後,說是小姐有請,還很好奇的看著劉傲寫出來的硬筆字,那麼細的筆畫,可又是那麼的清晰!

真是怕什麼就來什麼!本來劉傲冥冥中感覺自己和這個單楚楚要發生點什麼!十五歲了,早到了大唐可以成親的年齡,男十五、女十三,是官方認可的結婚年齡!

王嬸早就要給劉傲張羅著找個媳婦,被劉傲拒絕了!開什麼玩笑,哥的身體才十五歲!這麼早就糟蹋,還不未老先衰啊!雖然,做了一回春夢,朦朧中的面孔似乎就是這個……咳…..單楚楚哇!

丟人啊,三十多歲的靈魂居然還能做這樣的夢!雖然身體年紀小。可是發育已經成熟了啊!

賣糕的!很期待木屋早點弄好,該洗澡了,身上似乎有些癢了!

以前都是王嬸幫洗衣服的,那天自己換下來的內衣,死活自己洗,還被王嬸嬉笑:嬸什麼沒見過啊!成#人了,有什麼害臊的!」那天,劉傲最希望白光將自己收走!沒法活啊!臊的!

不見不成啊!惹腦了響馬出身的丫頭,還不知道會鬧出什麼樣的事情來呢!再說了,自己不是要拆了這個炸藥包么?機會啊!

依然是那地方,只是變成了白天。單楚楚也沒有穿緊身的練功服裝!穿一套鵝黃色衣裙。還別說,這樣的裝束讓劉傲心裡一顫。

男人,都是視覺決定荷爾蒙的!這形象真是有點讓人呼吸緊促一些。

屋裡被炭盆熏的很熱,似乎準備了很久了!空氣中似乎有熏香的味道!整個屋子就兩個人,小藍不知道跑哪了,上了茶就不見了人!燕子飛看見自己也怪怪的!

氣氛不對啊!劉傲感覺臉色發燙。

「你上次說的很有道理!我想了很久,也想明白了!我單楚楚今年十五歲了,雖然讀書識字,但是我身邊都是些殺才……」

………….分割線…………

PS:猜猜會發生什麼事情?求收藏啊親,這玩意對棋盤有很大的用啊!此書三萬收到站短簽,估計下個禮拜就要爭簽#約的新人榜啊!棋盤努力存稿中,爭取爭榜時爆發,支持棋盤吧。謝謝您們!正準備建一個大唐說的米分絲群,準備中,弄好會公布的!求收藏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