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大唐說 >第十七章:碟影重重

第十七章:碟影重重 (1/1)

小說名稱《大唐說》 作者:十九平方  更新時間:2015-12-09 14:06  字數:2457

PS:親們,讀書要收藏啊,這玩意現在很重要,棋盤先謝過啊

暖春閣,八號樓二樓。

酒菜自然重新換過。喝酒、吃菜,觀賞著舞蹈。說真的,菜的味道真不怎麼樣,但是很多東西劉傲還真沒有吃過,其他的菜式,柳傲不稀罕,倒是一小碟鹿脯,被劉傲吃了乾淨。

現在伺候柳傲吃酒的就得到《清平調》的那個女子。伺候的可真周到。搞的劉傲這個三十多歲的靈魂都有點不好意思呢。

反觀竇青山就豪放多了,泥瑪,唐朝的青樓女子真是不一般的豪放。讓劉傲這個後世過來的花心男都都看的面紅耳赤,感覺自己純潔得就象個羔羊。

三勤漿,雖說度數低,後勁可也不小的,在女子有心奉承下,殷勤的勸酒,劉傲感覺自己頭有點酒意了。

另一邊,女子現在正將酒用嘴#含著渡給竇青山喝,劉傲真有點不適應。

單嫖眾賭,是在後世吊絲中間流行的話,到了這裡劉傲發現,如果熟悉的朋友組團來這暖春閣,無遮攔大會都有可能發生!

三樓的女子,站起身來,將竹子用東西塞住,轉到另外一間有燭光的房間。

這是一間女子閨房,米分紅的床幔罩在胡床之上。帳外掛著一把寶劍。床邊有一張桌子,上面有文房四寶,旺旺的炭盆就擺在床邊。燈架上三隻紅燭錯落有致的插在上面,已點燃大半。

燭光映照出女子的臉孔。瓊鼻鳳眼,紅唇中念念有詞,快步來到桌前,鋪紙磨墨,揮舞狼毫,先寫的反而是《將進酒》而不是《清平調》……

另一處陰影間的黑影,見女子走了,飛速的來到女子呆過的地方,將耳朵貼在竹子口上……

劉傲真的受不了這環境,因為,為自己的斟酒的女子已經柔臂攀上了自己的脖子,能滴水的眼睛裡滿是引誘。後世的劉傲就不是一個意志力堅定的人,再呆下去非出醜不可。

微笑著推開柔臂,將酒杯舉起:「竇兄,宵禁已經到了,平安不勝酒力,要先行告退了。」正在溫柔鄉的竇青山,一把將女子推開,迷離的雙眼望向劉傲,泥瑪瑪的,眼裡絲毫看不出有一絲的醉意。

「今日見劉兄,才華橫溢,青山心喜之,不知劉兄可有出仕之意?青山在長安稍有人脈,如若願意,一切包在青山身上。」說的無比誠懇。

那是,一個小官的名額在你竇家來說,還真不是什麼大事。可是,哥可不想做什麼小官,哥是想做大官,恩,最好是拿錢不幹活的那種。

「竇兄說笑了,平安一介布衣,且是弱冠之年,才學疏淺,如何做官為民?到時誤國誤己。還不如在這洛陽城,說說古,沒事,教教我那十二個妹妹,倒也自在的很。」

「難道劉兄就沒有抱負?」

「哦,你是說我的抱負?夢想?這個還真有,我有兩個夢想,一個是:我希望我們大唐永遠繁榮昌盛,國泰民安,鄉親們都能吃飽、穿暖。」劉傲說這句話,自己都噁心的半死。

「第二個夢想,那是就為我自己了,睡覺睡到自然醒,數錢數到手抽筋,身邊各色美女環繞。面朝大海,看春暖花開。」彷彿自己躺在沙灘的的躺椅上,陽光下,各式比基尼美女在身邊嬉戲……

竇青山的腦子直接當機,前一個抱負說的大義凜然,後一個卻極度自私直白!到底哪個才是他?竇青山眼睛眯起,一時看不透劉傲。

「哦,對了,明天的粥棚就要開始放粥了,竇兄作為資助人,是不是也要去視察一下?」柳傲話鋒一轉,問的有些突兀。

「哦,這個……為兄就不去了吧,明天要去拜訪長孫伯伯,對了,劉公子怎麼認識長孫伯伯的啊?嘴裡問的很隨意,可是神情卻特別的認真等回答。

「這個啊!說來也巧啊!我那時還真不知道是齊國公長孫大人,我以為他老人家是一個聽我說古的觀眾,其實,他老人家是我在我說古的時候認識的。

竇兄,請飲了杯中酒,謝謝竇兄今天的酒菜、美人,他日平安有能力,定然回報,謝謝,告辭了!」說完,將杯中的酒一引而盡,隨手在身邊的女子臉上摸了一把,「哈哈」大笑的走出門帘。

外面真冷啊,將劉傲冬的打了個冷戰。外面玄月依然,也沒那麼黑。「劉兄,等等,我會讓我的馬車送你回去。」身後傳來竇青山的聲音。

會做人啊!劉傲心裡給個贊,劉傲趕緊謝過。果然,在小橋的外面,一架架馬車停在那裡。哪來的這麼多馬車?來的時候怎麼沒有看見?

「阿福,帶劉公子回南城後,明早來接我去國公府。不用在這裡守了,天寒地凍的。」竇青山沖一個馬車上的中年漢子說。

「好嘞!劉公子請上車!」柳傲辭別了竇青山,上了馬車,直奔南城……

話說八號樓的那個黑影,見二樓的劉傲走了,將那塞子恢復原樣後,輕輕打開窗戶,身子一縱,躍出窗外走廊,合好窗,四處觀望一下,一身的黑衣,蒙面,踩著欄杆一縱身,躍到三樓房頂,快速的消失不見,沒有發出聲音……

夜已經深了,齊國公府里,長孫無忌的書房裡,依然是燈火通明。依然是一椅、一桌、一炭盆。手上赫然是《孫武兵法》,桌子上是劉傲說古的稿紙。長孫無忌似乎從兩邊的裡面對應什麼。

「好計謀,真是好計謀,看來這個姓劉的小子,還是個精通兵法的大家啊!哦,今天有什麼收穫?」

「沒有什麼,就是那小子似乎作了兩首詩詞。我抄了下來。

還有就是說了自己的抱負、理想。沒有被竇家拉攏過去。」聲音依然從屏風後面傳出。

「詩詞?不奇怪,那小子出口成章,竇家小子又是文武全才,文更勝武,連陛下都說那小子是狀元之才,湊到一起,不談論詩詞反而奇怪。先說說這個他有什麼抱負,詩詞你抄給我看看。」

當屏風後將劉傲的兩個夢想說了出來後,長孫無忌哈哈大笑。「相對於前一個,後一個才是他的真實想法吧!相對於後一個的前一半才是他的真實個性,後面半句透露的隱士情懷,你看那劉小子,能耐的住隱士的寂寞才怪。

咳,竇家小子恐怕是失望嘍!來,將詩詞給我看看。」

從屏風後傳過來兩張紙,上面寫滿了文字。

「君不見黃河之水…….」

長孫無忌開始還小聲的讀,後面忍不住的將聲音放大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