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大唐說 >第十六章:忽悠

第十六章:忽悠 (1/1)

小說名稱《大唐說》 作者:十九平方  更新時間:2015-12-09 14:06  字數:2942

劉傲來到門前,挑起門帘,一股暖氣撲面,攙雜著胭脂香氣。數桿紅色巨燭用轉門的架子固定,將室內渲染成橘黃色,裡面數個女子翩翩起舞。

竇青山,看劉傲走進來,朝舞女一擺手,舞女暫時退下,進入圍帳後面。

竇青山也站起身來,剛想邁步,似乎又想起來什麼。站著沒動地方,自己是小爵爺啊,去起身迎接一介布衣?雖然有能力,能不能為家族所用還是未知。先探探再說,於是滿臉含笑:「劉公子,果然信人也!請坐!」說著將手勢擺向左邊。

也是,古代以右為尊。畢竟竇青山雖沒實職,但是也是竇國公的孩子,光拿銀子不幹活的職位還是有的。

這個劉傲倒不覺的委屈自己,自己是什麼人,人家是什麼人?身份上,天地之差。如今能坐在一起,劉傲自己都覺的不可思意。難道看穿爺是穿越的?

思索間,謝過落座。其實就是席地而坐,象極了前世的自己到日本旅遊時,吃飯坐的那個塌塌米。

哦對了,過幾年日本的譴唐使就要來了,不會就將這套禮儀帶回去了吧?想想劉傲還是很自豪的,這是跟咱老祖宗學的哇。忘恩負義的玩意!

「才知道啊,原來劉公子就是《臨江仙》的創作者,哎呀!失敬、失敬!」竇青山滿臉的笑容,如沐春風!

劉傲一看就知道笑容是假的。劉傲是什麼人,培訓講師,裡面就有培訓「笑」容這個課程。唐朝就有人專門培訓這些東西的了?

其實劉傲還很猜對了,大的家族、世家,都有專門的禮儀師專門進行的培訓。很早就有!

敢在關公面前耍大刀?忽悠不死你!

「平安汗顏、汗顏啊!《臨江仙》是一位垂釣老瓮所唱,非平安所作。平安不敢領受。再說。裡面的豁達和感慨,也非平安如此年紀所及啊!」劉傲拿出後世的社交手段,面容上的微笑比竇青山自然多了。

劉傲連眼睛都是笑的,露出正好的八顆白牙。配上表情手勢。就是讓人看出是真心的歡喜和高興。絲毫看不出牽強的地方。

「劉兄高才,一部《三國英雄傳》氣勢磅礴,跌宕起伏。不瞞劉公子,我剛好手裡有一份您的書稿手抄本,可惜啊,太少了!看的不過癮啊!劉兄,飲勝。」

靠,這就劉兄了?剛才是劉公子,現在是劉兄!我們似乎沒熟到這個地步啊!劉傲端起眼前的酒杯,喝了一口。哇,清酒?沒錯了,日本的清酒味道,一樣一樣的。看來好東西被那譴唐使帶走不少啊!

「好酒。」劉傲真心的稱讚!十多度的酒,如飲料一樣,這酒也就比啤酒讀數高有限。如是夏天,拿冰一冰,可以直接當啤酒喝,只是少了啤酒的那中爽口的感覺。

「自然是好酒,此乃三勤漿,如今是我大唐最好的酒了。」竇青山很自負,說話很驕傲,是啊,這麼好的酒,在他的理解中,劉傲如今的身份,是無論如何都接觸不到如此好的酒的。

沒錯,這是劉傲穿越一來第一次喝酒,別說是最好的,連最差的都沒喝過。沒錢啊!是買了不少的酒,由於工具沒弄好,還沒讓酒家送。

三勤漿劉傲是知道的,聽說李二就喜歡喝這個酒。忘記哪本小說里看到的。

「果然啊,平安家道衰落,囊中羞澀,這麼好的酒,真是第一次品嘗,甚幸。」既然您要優越感,我就給您優越感,讓您優越得飄起來。

「英雄不問出身!聽聞劉兄大才,出口成章,說古時好詩詞張口就來,不如劉兄為如此美酒,如此美人,吟上一首如何?」

這就來了,狗血的橋段,為啥古人都喜歡這個調調?外面的人都吃不上飯了,還有心情吟詩奏對?當然只是心裡誹謗一下!

「詩詞小道而已,一不能當米吃飯,二不能做衣遮體。但是,竇公子您要指教一下,平安就獻醜一番。」說完將杯中的酒一飲而盡。腦子裡琢磨著什麼詩詞最和眼前場景應景。

伺候的女子趕緊將劉傲的酒杯斟滿,一雙桃花眼充滿著期待。

「有了,先讚美人,再頌美酒。」說完,低頭。似是在沉思,其實也就是裝樣子。

「這首清平調送給為平安斟酒的姐姐,聽好了:雲想衣裳花想容,風拂檻露華濃。若非群玉山頭見,會向瑤台月下逢。」

「好,好,好,雲想衣裳花想容,風拂檻露華濃。絕了,太驚艷了!」竇青山真的驚住了,知道劉傲可能有才,沒想到隨口就是如此驚艷佳句。

靠,李白的名句,能不驚艷?既然裝逼,那就裝的徹底一些。想到這裡,站起身,沖那服侍的女子大叫:「酒來」

女子趕緊將酒杯端起,雙手送到劉傲的手上,眼睛裡能滴出水來,那首驚艷的詩是寫給自己的啊!

沒人注意,樓閣的三樓,沒有燭光,微弱的光線下,一個身著杏黃裙子的年輕女子,正坐在那裡,腳下地板上,一根空心的竹子,二樓的聲音,從空心的竹子里直接清晰的傳到這裡……

而三樓的另一處,一道黑影,不仔細看,根本看不出是一個人……

劉傲將酒一飲而進。神態張揚!「一首《將進酒》,抒發我意:君不見黃河之水無上來,奔流到海不復回。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髮,朝如青絲暮成雪。

人生得意須盡歡,莫使金尊空對月。

天生我才必有用,千金散盡還復來。

烹羊宰牛且為樂,會須一飲三百杯。

岑夫子,丹丘生,將進酒,杯莫停。與君歌一曲,請君為我側耳聽。

鐘鼓饌玉不足貴,但願長醉不願醒。

古來聖賢皆寂寞,惟有飲者留其名。陳王昔時宴平樂,斗酒十千恣歡謔。主人何為言少錢,徑須沽酒對君酌。

五花馬,千金裘,呼兒將出換美酒。與爾同銷萬古愁」說完,將手裡的杯子一擲:「倒酒」

靜,靜的出奇。

劉傲還在等女子為自己斟酒,等了半天,沒反應。低頭看,斟酒的女子口裡念念有詞,正在強記自己盜竊的詞呢!額,裝過了……

竇青山終於從詞中清醒過來,大叫一聲,「筆墨伺候。」

從圍帳後走出一個女子,將筆墨端過來。竇青山一把將長桌上的東西掃落在地,將紙鋪上去,飽沾濃墨,筆走龍蛇,一氣而就。

泥瑪,看不出這個竇青山的字還是很有賣象的,劉傲自認也在書法上下過點功夫,真是比不過啊!

這時,從圍帳後又走出一個女子,來到兩位面前,道了個萬福:「兩位公子爺,我是這八號閣樓的管事春兒,我們姐妹商量過了,這首《將進酒》可否送於我們,今天兩位公子所有的花費全免,由我們姐妹承擔。以後這位劉公子,八號閣樓永遠免費為您開放。」

啥米?還有這好事?

「想要,就拿去,我也是聽來的,恩,這首詞是一個叫李白的酒鬼作的,我很喜歡,就記了下來。免費就不用了,你看我這一身粗布染袍,也不是有能力逛起這暖春閣的人啊!」

「那就謝謝劉公子了,還請劉公子將全名賜教,春兒好為您揚名?」

「揚名就不用了,我就是一個說古的,無意揚名,謝謝春兒姐姐了。」劉傲一看,自己的一首詞,將竇青山這個小爵爺都冷落了。

連忙說:「哎呀,春兒姐姐,可否讓人將這收拾一下,將酒菜端上來,話說,我可有點餓了,為赴這個竇公子的宴請,我可都沒有吃飯啊……」

分割線………….

PS::終於又登上了歷史分類新人新書榜榜面,雖然是在最後一個,可俺也高興啊,真不容易啊!棋盤一直在努力。求收藏、求推薦、求打賞。下章更精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