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大唐說 >第十四章:豬一樣的隊友

第十四章:豬一樣的隊友 (1/1)

小說名稱《大唐說》 作者:十九平方  更新時間:2015-12-09 14:06  字數:3013

劉傲剛到二道衙門外,就聽見裡面的宣判聲音,趕緊出聲阻攔,正要要進去,被衙役攔住。「沒有傳喚,不得入內。」

可能看劉傲一身書生打扮吧,態度還行,讀書人,在如今的大唐,身份比普通人是要高上幾分的。

「衙差大哥,請你通報,就說能證明姚大亮無罪的人要見刺史大人。您辛苦傳一聲。」

堂上的竇青山聽到了那聲「且慢」後,嘴角露出一絲玩味的笑容,看了一眼自己的這個遠房叔叔。

本想速戰速決的將公事辦完,抽時間好好拍拍未來家族的掌門人的馬屁,怕啥來啥,那一聲高呼,讓竇寒心裡一突,很不高興。

可是,為了表現自己的能幹、公正,況且竇青山在這裡,如是往常,直接不理就是,可是,現在不成啊!誰知道這個未來家主的什麼脾氣?這次來洛陽,是不是在檢驗下面的辦事能力?

竇寒真不敢賭。見衙差來稟,擠出生硬的聲音:「傳。」

劉傲來到公堂,執手禮拜見:「小的劉傲、劉平安拜見刺史大人。」

「剛才可是你高聲叫喊?喧嘩公堂?」好傢夥,還沒說話呢,一個喧嘩公堂的帽子就扣了下來,下馬威么?哥什麼人沒見過?小小的語句把戲就給小爺下套?

劉傲直起身子,右手沉於腰間,昂首挺胸道:「非也、非也,刺史大人,剛才小的還沒進公堂,何來鬧公堂之說大人?再說,小的是來說姚大叔的事,怎麼又扯到小的身上,不解啊大人!」

「好一張利嘴,好,本官就聽你說說。」竇寒這個氣啊!如果不是有竇青山在,怎麼也要打他個幾扳子。

「其實呢,上次姚氏一案並不是沒有目擊證人,有的。梁公子!聽目擊證人說,姚氏撞死後,將您的青色衣服沾滿了血?」

歪三正在暗自高興著呢,哪想到劉傲突然將話語轉向自己。脫口而出:「胡說,我那時穿的不是青色的衣服,我穿的是……」突然住口,才明白過來劉傲套那話。

再看眾人,對他都是滿臉的鄙視。「哈哈……』竇青山突然大笑。「妙…妙啊!」邊笑邊鼓掌。「沒想到,初到洛陽來,碰到一個妙人。」竇寒的一張臉都黑了。

豬一樣的隊友啊!看來這個未來的家主挺欣賞這個小子啊!這個傻#逼的歪三啊!將本官害慘了,怎麼收場啊?不理竇寒尋思著怎麼收場。竇青山起身走到柳傲身邊。

劉傲並沒有上迎,因為姚大亮已經昏迷過去了,還被綁著。

劉傲顧不的什麼,趕緊將姚大亮扶起,開始解開姚大亮身上的繩索。竇寒剛想說話,被竇青山輕飄飄的瞄了一眼,趕緊不出聲。歪三跪在那裡也沒人理,歪著脖子和竇寒打著眼色,竇寒裝做看不到。指揮著衙役幫忙。

這個姚大亮還真不能出事!這個期間,竇青山一直站著,滿臉的著急,似乎現在昏迷的是他的親人一樣。

姚大亮終於從昏厥中清醒過來。「劉傲將姚大亮攙扶起來,轉身看著竇寒,」大人,姚叔身子虛弱,這個案子一時也弄不清楚,不如等姚叔身子好些再審,屆時,平安將證人帶來,證明姚氏是這個梁直羞辱至死。」

還沒等竇寒表態,然後又轉頭對著歪三:「我說梁公子,現在說出實話,根據我大唐律法你也就是損失些錢財,要是真是被證實你調戲姚氏並將她殺害,你可要抵命的!」

「我沒殺害她,我只是調戲了一下,哪知……」竇寒這個氣啊!剛進了小套,這又來了個套,這個豬啊!

「來人,將這個梁直打入大牢,朗朗乾坤,竟敢調戲良家女子,將人羞辱至死。按律將仗刑三十,流放千里,罰銅錢八十斤。因你是一個白丁,沒有官身,不得輕減。」竇寒這個氣啊,暗自罵歪三這個豬啊!

「刺史大人……」歪三剛喊出聲,竇寒面色一寒,「掌嘴三十」

竇寒這個怕啊,這要當著竇青山的面,將自己受賄五十兩銀子的事說出來,可大條了,趕緊制止。當差的都在老爺手底下乾的時間不短了,一個眼神都明白老爺什麼意思,何況老爺急了?一定不能讓這貨出聲。

一個衙役,一巴掌就將歪三打的口吐血沫子。「噼里啪啦」,三十個掌嘴打完,嘴都打爛了,豬頭一樣。竇寒一擺手,衙役拖死狗一樣將歪三拖了出去。

「呵呵,都怪本管不察,差點冤枉了好人。姚大亮無罪釋放,雖然有入室為凶之嫌,但是,考慮到喪妻之痛,可以理解。但是,法律就是法律,以後不要這麼鹵莽了。」竇寒面帶愧色,說出一番場面之話。

「劉公子,我姓竇,名青山,來自長安,今日劉公子事情繁雜,明日不知可否有幸相聚一番,無他,青山只是喜歡交朋友而已。」說的很誠懇。

柳傲攙扶著姚大亮。只能點首回禮。常言到,伸手不打笑臉人,何況劉傲不認為自己這個身份,人家可以圖他什麼!看對方錦袍加身,油頭米分面。應該是位不簡單的人物。

能坐在公堂上如自己的後院一樣自在,身份應該不底,姓竇,從長安來,身份呼之欲出啊!長安除了竇國公一脈,讓熟悉歷史的劉傲,不知道還有哪一個竇家,可以培養出如此出彩的人物來。

以後還要到長安混啊!這樣的人物不能不結交。雖然今天的結果很不滿意,一個女人的命,就值八十斤銅錢?還不是給受害者的?

其實,劉傲身為穿越者,以為唐朝怎麼可能出顯調戲婦女這一說?現在的婦女貞節觀念可不是很強啊!可是,就就是出現一個,找誰說理去?

再說了,這個歪三也是作死,如今的女子沒地位,青樓有的是美女,何況,現在的女子可以買到啊!你作死去調戲小北的母親?不是說唐朝以胖為美么?劉傲特么沒見幾個胖的啊!

電視上的露半個胸脯的一個沒見著。個個骨瘦如柴。飯都吃不飽,能胖才奇怪了!劉傲低頭苦笑。

抬起頭,迎上竇青山,馬上換上燦爛的笑容:「平安,敢不遵命。」

「哈哈,那好!明晚暖春閣,青山恭候劉公子!那誰,你,就你,將這個人背著。」說著,指著一個衙差。

衙差知道這個爺連刺史老爺都看他臉色的主,哪敢違抗?上去將人接下背起!劉傲拱手告辭。

「且慢!」竇青山轉頭看向竇寒:「叔叔可否借我十兩銀子,這個人傷的不輕,青山不忍,奉送些銀子,以示心意。」

柳傲心裡一動,「哎呀呀,要不得啊!竇公子,不敢當啊,這樣,公子真若有心,明天,有衙門和齊國公、還有在下辦的洛城學堂一起資助,辦一個粥棚,救濟一下老弱病殘、無依無靠之人。

可是,籌到的錢糧有限,您如果有心,不如,資助一點,這個,刺史大人是知道的。」泥瑪,有現成的土豪,如果自己不開口,都對不起自己這個現代人的靈魂。

「哦,有這回事?長孫伯伯也出資了?那我竇家不知道還罷了,如今知道了,怎麼能少了我竇家一份!好,長孫伯伯出多少,竇家一樣,這十兩銀子不算,是給傷人的。」

如今最難受的是竇寒啊!本來說好自己是走個過場的,不用掏一個子,如今,看來不出點血是不行啊!趕緊讓人捧出十兩銀子。送給劉傲。

「那……就恭命不如從命了,我替姚叔和那些受惠之眾,謝謝竇公子,謝謝,告辭,明天見!」

「明天見!」

劉傲跟隨背著姚大亮的衙差走了。竇青山點頭微笑看著劉傲的背影……

分割線

PS:查了很多資料,唐律這塊可能寫的不是那麼嚴謹,先聲明一下,小說么,別太較真哈!棋盤吼叫:求收藏、求推薦,今天大聲的求打賞,因為那啥偶收到站短鳥開心一下。謝謝您們!支持棋盤吧,現在棋盤渾身充滿鬥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