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大唐說 >第十三章:且慢

第十三章:且慢 (1/1)

小說名稱《大唐說》 作者:十九平方  更新時間:2015-12-09 14:06  字數:2428

洛陽府衙,刺史竇寒今天很高興,一早,歪三的管家送了五十兩銀子過來。

歪三真名叫梁直,族上經營著一家紙行,洛陽紙貴啊!小有身家。

由於梁直從小脖子不知道張了一個什麼東西,老是歪脖子,加上這貨不知道幹了多少惹人憎的壞事,所以梁直就這個名字沒有人喊了。他排行老三么!大家背地裡喊他歪三。

歪三的姐姐梁玉珍,頗有幾分姿色。被刺史竇寒的一個親侄子,納為小妾。從此,梁家紙行生意在梁玉珍的幫助下,成為整個洛陽官府指定用紙。

短短一年多,梁家從一個小作坊主,成為洛陽有名的富商。打理生意的是老大,老二在京城開了一家分店。

老三梁直,就不幹正事。典型的紈絝弟子典型。身邊的丫鬟、婢女沒少糟蹋!還經常到處閑逛。

西城是一些花鳥蟲魚的市場。那天這貨聽說西市上來了一中新的鳥,羽毛漂亮,叫什麼鸚鵡,還能學人說話。這貨想買一個,就去了西市。

小南的母親姚氏,拿著自己辛苦紡織的麻布出來叫賣。這是家裡的生活來源。丈夫姚大亮在一家磚瓦場做工,出力大,工錢很低,如果放開量的吃,一個人的工錢不夠自己的吃的。

這個時候,能吃飽是最重要的,現在正是青黃不接的時候。

家裡還有一個七歲多的霞霞。不料正對上歪三剛買一隻鸚鵡回來。正逗著鸚鵡,迎頭看到姚氏,姚氏雖家裡貧寒,可也沒受太多的苦,二十齣頭,少女多了一份成熟的美。

「好漂亮的小娘子啊」歪三忍不住說了出來。剛買的鸚鵡是訓練好的,也跟著學了一句「好漂亮的小娘子啊」

而且連學幾遍。臊的姚氏面紅耳赤。慌忙躲閃。可是歪三正高興著,就攔截調戲,言語愈發的下流不堪。

姚氏性子剛烈啊!古代女人又沒有地位!惱羞之下,街邊有石拄,一頭撞死了。歪三看事情鬧大了,也害怕啊!紈絝弟子也不能不將人命不當回事啊!趕緊回去,將此事告訴自己的姐姐。

古代是,民不告,官不究。梁玉珍讓他給死人家屬一些錢糧,平了此事,不料姚大亮性子直啊!不收,非要告歪三。

還真告了。你想啊!一個無權無勢的小民告歪三?由於歪三花了錢,加上別人也不敢惹上這貨,沒有目擊證人,被判證據不足草草了事。姚大亮不認識字,性子老實,可是老實的人一發起恨來,那才嚇人。

將媳婦安葬後,就帶著女兒到東市,想給女兒找條活路後自己一人和歪三拚命。才有了這麼一出賣女的事情。

不料運氣不好,想偷偷的進去將歪三殺了,不料被護院的發現,打傷後當賊抓了

……

通過這件事,歪三也怕了,怕這姚大亮哪天趁自己不注意將自己給捅了。於是給刺史塞了五十兩銀子,讓他當賊人處理,最好是弄走,或者是弄死。反正牢里什麼事情都可能發生!

……

今天也巧了,京城家族裡來人了,聽說是未來的家族掌舵人,竇青山,少年就是有神童之美譽。八歲能詩,文武俱佳。族裡讓這個公子爺出來歷煉一下,順便熟悉一下在河南、山東的家族勢力。

竇家是一個大的傳世家族,李淵的皇后就姓竇,貝州清河郡望族,在河南,山東都有極大的威望。

如今李淵退位,竇家未雨綢繆,李世民剛登基,竇家就開始謀劃扶持哪位皇子的準備了。

這個公子按理還是自己的晚輩,應該叫自己叔叔的,可是刺史竇寒還真不敢託大,畢竟象自己這樣大的官,在竇國公眼裡,那是個不入流的貨色!

本來這樣的小事如果在別處,可以叫縣令辦就可以了,可是誰叫這是洛陽城啊!

「報,刺史大人!外面梁家送來盜賊一名,請老爺過去大堂提審。」一名值班壓抑來報。

「走吧。」早已換好官袍的竇寒隨後跟了上去。早知道了,走走過程而已,一個小民,五十兩銀子可以買他兩條命都不止了。

「叔叔,這是要升堂啊!」文質彬彬的竇青山從假山後出來行禮。

「哎呀!使不得,使不得,抓了一個蟊賊,很快就好,等會我們叔侄再聊,我很快處理好。」

「哦,侄兒雖在京城,還真是很少見人現場審案,可否能進去一觀呢?」

「賢侄說哪裡話,別說是這裡,就是京城,哪裡還有您不能去的地方?當然可以!」竇寒不愧是官場上的老油條,那馬屁拍的順溜啊!

衙門外,已經圍觀了很多人,古代啊,公堂外是可以讓群眾圍觀的,只是進不去二道門裡。

「威…武…….」兩邊的衙役站齊高喊,這是給犯人的心理施壓,同時烘托公堂嚴肅的氣忿。竇寒落坐大堂,示意衙役給竇青山一個座位旁聽。

「啪」竇寒驚堂木一拍:「帶犯人。」早有衙役將姚大亮帶進來,姚大亮受傷,又被凍了一夜,已經是麻木的頻臨昏厥的狀態。被衙役一腳跺在腿彎,跪在大堂之上。

歪三作為當事人,也來到堂上,將姚大亮怎麼入室行兇,偷盜未遂的事情,添油加醋的說了一遍。最後讓刺史大人做主之類,順溜的象背書稿似的。其實就是背的,這篇說辭,還是出自竇寒的授意。

「犯人姚大亮,針對梁家公子的話,你可有什麼要說的,要知道,本刺史從政以來,不冤枉一個好人,但是,也不放過任何一個罪犯。」說的冠冕堂皇。正氣凜然!

姚大亮抬起迷糊的腦袋:「不是的,他害死我家婆娘,是他……」聲音嘶啞、無力。

「你家婆娘姚氏一案,上次不是已經宣判,證據不足么?那個案子已經結案,現在是這次,

你入室行兇可是屬實?偷盜未遂可是屬實?」

「我沒有偷東西!我不是盜賊,我是氣憤不過,我是要殺了這個人面獸心的淫賊…..」

「哦,那就是殺人未遂了,謀殺可是重罪。既然承認入室,有殺人之心,來人,將此人押入大牢,依唐律判,謀殺未遂,。」竇寒驚堂木一拍就要結案。

「且慢……」劉傲趕到了。

分割線

PS:寫書有人欣賞是一件愉悅的事情!看到這麼多的兄弟支持棋盤,棋盤感動,棋盤只有努力寫好故事!求收藏、推薦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