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大唐說 >第九章:佳人有約

第九章:佳人有約 (1/1)

小說名稱《大唐說》 作者:十九平方  更新時間:2015-12-09 14:06  字數:2615

王叔一家的愚忠讓柳傲心裡一熱。為前世的無知感到羞愧。那些愚忠的人形象突然高大了起來。

「好了王嬸,我認這些小妹妹就是我妹妹,我們是一家人,讓她們先玩吧,你和王叔來,我有些事要麻煩兩位。」

「小少爺說什麼麻煩不麻煩的。有事您吩咐就是。對了,請小少爺為幾個丫頭賜名字。既然進了劉家,又是小少爺的妹妹,自然姓劉。少爺,您打算恢復劉姓么?」看來一時很難將王嬸她們的思維扭轉。柳傲也知道這是習慣。官府也承認的。

「祖宗姓劉,我平安自然姓劉。為人連祖宗都不認了,那還是人么?從今天開始,恢復劉姓,那些丫頭也都跟我姓劉吧。」

柳傲心裡其實又冒出十二金釵來。但是不能和紅樓夢裡面的人完全名字一樣啊!「那就按照春夏秋冬、梅蘭竹菊、東西南北來分,按照年齡,自己分配,分好之後讓王叔到官府報備一下,另外,將他們的家人都叫來,我要請他們做事,管飯。栓子統計一下。」

柳傲本來說給工錢來著,後來一想,現在能吃上飯就是好事情,工錢以後再說,先記著,早晚是一家人。

來到房間里,王叔正在給丫頭們鋪茅草地鋪。算了,先湊活幾天。多買點棉被,應該不冷。

「王叔、王嬸,我這裡有一項生意,是秘方,可以短期內幫我們掙到一大筆錢。你們有沒有多點可靠的人手?」

「可靠的?需要多少?」

「有多少算多少,剛開始,我們本錢也不多。需要先弄出來一點,賣出去周轉。」

「好,你還不知道吧,你父親的家將裡面,不止我一個人,還有三個在這裡,一個就是經常去聽你說古的張叔,還有兩個在四海鏢局。如果需要,我將他們叫來,我們是罰過誓的。一生追隨劉家。你看!」

柳傲看見王叔的手碗上一道傷疤。柳傲根據這個身體的記憶,知道是成為家臣的儀式,和主家血脈相融,也算是死士。

「太好了,王叔您言重了,平安年幼不懂事,讓您受累了,從今天開始,大家會過上好日子的。將他們都叫過來,將我們現在手上有的錢,拿出三分之二都買酒,另外找個木匠,找個鐵匠,晚上我回來後,畫些圖紙給他們打造東西。

等會您給丫頭們去官府報備一下,將我的姓氏改過來,就說當時登記的時候登記岔了,然後將他們的家裡人安排好。別讓他們餓著。」

柳傲安排好,和栓子直接去了張記茶樓……

齊國公長孫無忌坐一張太師椅上,端起茶杯,抿了一口茶。「那小子的身份查清楚了?」也不知道問誰。四下里無人。

「查了個大概。剛從山裡出來不到一年,同行四戶人家,四海鏢局有兩個,有一個整天跟在那公子身邊,看身手,似乎是老兵出身,絕對見過血。還有一個在威遠鏢局做車夫,家裡有一子一女,叫那公子少爺。

似乎是一個隱士家族,以前登記的時候姓柳,可是我剛才接到戶薄那邊傳來的眼線,說那個車夫要為他家少爺改姓,改劉姓。收的十二個丫頭也被改成劉姓,登記按照春夏秋冬、梅蘭竹菊、東西南北命名,中間加個小字。只打聽這麼多。」

一個聲音從屏風後面傳過來。人還是沒有出現,說完後,一切又恢復了平靜,似乎,這個房間就是國公一個人。

「姓劉」長孫無忌一時陷入了沉思……

張記茶館裡。依然滿滿的人,今天似乎更多些。窗戶下站的人更加的多。人都說是下雪不冷化雪冷,站在茶樓窗戶底下的人,一個個呼著熱氣,有的鬍子上亮晶晶的,別說鼻涕,就算是哈氣凝聚的水滴吧。

「……話說魯肅遂別了玄德、劉琦。與諸葛亮上了船,往柴桑郡方向進發。正是:只因諸葛扁舟去,致使曹兵一旦休啊。欲知諸葛孔明這一去如何啊?且聽下回分解。」

柳傲醒木一拍,結束了這次的說古。可是柳傲並沒有象往常一樣,然後站起身來,環顧四周。女扮男裝的小藍就在自己左邊。柳傲一進門就看見了,還特意點頭示意一下,弄的小藍臉紅紅的。

「各位鄉親,我今天宣布幾件事。大家似乎知道我在東市罰下一個誓言。是的!真的,所以,這篇三國英雄轉,要暫時停說一段時間。

說古,我叫他評書,書是的故事,只是人們茶餘飯後的消遣。但是,現在大家很多人,連吃個飽飯等成問題。平安心不忍。

明天,在這個茶館邊的空地上,將會搭建一個粥棚。為那些孤苦無衣、孤兒寡母、傷老病殘的人,提供一點幫助。

這個錢,是齊國公資助的,還有洛陽府衙,同情我洛陽的百姓,還有就是,我代表洛城學堂出資一些米面,共同援助!

還有一個消息,那就是:洛城學堂開始收學子,六歲到10歲的孩童,免費,當然,可能地方不大,第一期只收學子百人。我是先生,我來教,同時,聘請先生,由於不收學費,所有的開支全部來自資助。

大家相互轉告。三天後,還是這裡,我開始登記。謝謝大家。」柳傲說完,周圍的人「嗡」議論紛紛。

出奇的是,今天長孫沖這個鐵杆書迷沒來。當然也少了一大筆的賞錢。今天的信息量太大了,眾人議論紛紛。

「柳公子,我家孫子也七歲了,真的不收錢么?」

「王大爺,真的不收,但是,要走讀啊。」

「什麼是走讀?」王老頭迷糊。

「就是卯時到學堂,午時回自己家去。學堂不管飯,不管住。」

「哦……」

眾人議論著離去。只有那小藍在那裡不動。

「還不趕緊回去抄書,等會忘完了!」柳傲打趣道。

「我家小姐有請公子往府上一聚。」小藍在柳傲身邊說。反正都拆穿了,短暫的尷尬後,小藍也釋然了。

「你家小姐?」柳傲驚訝。要知道古代女子,封建的很啊,沒出閣之前是不能和陌生男子見面的。反正在柳傲前世看過的歷史野史啊、戲文啊,古代男女結婚了才知道對方的長相。可見封建到什麼樣子。

「不妥吧?我一男子,去你家小姐府上,會對你家的小姐聲譽有損啊!」

「誰說對我家小姐有損?只是正常的談事情而已,又不是去我家的小姐銹樓?」小藍一臉的好笑。似乎柳傲的心有多猥瑣似的。

泥瑪,傳言不可信啊!戲文就是戲文。當不得真啊!柳傲一萬隻烏鴉腦門黑。被一個小丫頭鄙視了。

分割線

PS:兄弟們太熱情了,棋盤非常感激,棋盤只有努力寫好文來報答了。求收藏、求推薦。今天分類榜十三位,謝謝!又爬上了一位,希望明天可以進前十。支持棋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