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大唐說 >第八章:十二金釵

第八章:十二金釵 (1/1)

小說名稱《大唐說》 作者:十九平方  更新時間:2015-12-09 14:06  字數:2473

懷疑我還不上銀子?

柳傲重新打量這個未來的駙馬爺。看他和以前自己接觸的形象截然不同,眼睛裡不再有絲毫的玩世不恭。

果然啊,前世的時候自己的老師給自己說過,不要嘲笑官二代、富二代,因為你們的思維和人家的思維不在一個頻道上,大的家族沒真正的混蛋後代,所謂的紈絝子弟只是假象而已,今天算是見識了。

「呵呵,數字看起來多,其實沒多少錢。米面不過數千斤,百兩白銀,真的不多,說古自然賺不了這麼多,再說了,你看來聽古的人除了您和國公爺,還有誰可以拿出成錠子的金銀?

都是苦哈哈,有個幾吊錢都是富裕的。

所以啊,說古還不了您的錢。」柳傲也不急,娓娓而來。「但是,它能。」柳傲變戲法一樣從懷裡拿出幾張圖紙。

「就幾張破紙能值我數千貫銅錢?」長孫沖話是這樣說,還將紙張接了過來。「什麼東西?」

「是耬,一種農具,製造出來可日更數百畝田,只需一人一牛而已。我拿這個抵債,您有了這個,明年我們這洛陽城,你們家的封地上,再也見不到荒地,全是莊稼,您們封地的佃戶,再沒有因為吃不上飯而骨肉分離。

從今天起,這個東西,是您弄出來的,不是我,記住,《正論》上有記載,可日耕田六百畝,聽說,您過幾年要做駙馬爺,呵呵,這個是你最好的拿的出手的聘禮啊!估計,陛下也再為子民吃不上飯發愁吧。如何,可抵你數千貫的債?」

「抵了!」一聲威嚴的聲音從柳傲身後傳來。長孫無忌什麼時候站自己身後的?難怪自己怎麼說,長孫沖都不打斷呢!

長孫無忌肥胖的身軀身子還很靈活,伸手從長孫沖手上將圖紙拿下。瞄了一眼。估計沒看懂。柳傲用後世的立體畫法,用碳條削尖畫的。

「如果這個東西真的能做到你說的那麼厲害,是千秋之功啊!如果獻給陛下,高官厚祿可期。你就打算這麼數千貫錢換掉?」

「高官厚祿非平安我追求也,我只想,處在這太平盛世,過著悠閑的日子,有一天,在海邊建一座房子,面朝大海,看春暖花開。」柳傲說這一段話將自己都噁心半死。

「小小年紀,怎麼想著隱世?你一身的才華,該為我大唐出力,為陛下排憂!」長孫無忌說的大義凜然。

「小的惶恐!家師云:家國天下、安居樂業,小的以為,然。又雲,百姓為水,國家為舟,水能載舟,亦能復舟。

今天,小的在東市罰下一個誓言,要讓這洛陽城的百姓,不再忍飢受苦,骨肉分離,小的年紀尚小,不太懂的大道理,只知道,肚子都吃不飽,說什麼都是空話。

我想看看,用我的所學,是否可以實現我的諾言,一旦實現,我以為比自己做大官,要有成就的多,國公以為然否?」

長孫無忌沒有說話。似乎還在消化柳傲的話,特別是那句「百姓為水,國家為舟,水能載舟,亦能復舟。」讓他動容。快碰觸到陛下的忌諱啊!

沉思少許:「這紙上的東西什麼時候可以做出來?」

「快則十天半月,慢則一月出頭。要好的鐵匠、木匠和各種材料。」柳傲也心裡掂量一下回答。

「好,你要的米面、銀兩都可以給你。不用你還,但是,洛陽城,人口密集,這些東西,恐怕應付不了多久!用完以後呢?」

「這個小的自有辦法解決,只要能對付個半月左右就可以無憂。」

「好,粥棚我讓人幫你搭,並派人維持秩序,但是要以官府的名義,或者,你不是要辦學堂么!以官府和學堂的名義來辦,一下子學堂的名聲也出去了,如何?」

「那太好了,還是國公您考慮周到。小的拜謝。」這倒真心實意,剛才自己忽然想起一件事來,那就是,李世民啊!響馬出身,反王的頭子,自己說出「水能載舟,亦能復舟」那樣的話?還有,自己想的簡單了,開粥棚?

皇帝怎麼想?收買民心?目的何在?一剎那,冷汗直流啊!泥瑪,這是古代啊!皇帝最大,有時候一句話不小心,可是要殺頭的啊!

雖然他自己說過那句話,那是他的江山穩固繁華後,誰知道他現在是否有這麼豁達?

長孫無忌看柳傲這麼快就轉過彎來,微微點頭,小子不錯,打磨一下,是個人材。點頭轉身離去,當然還有那籃子稿紙被管家帶走。

轉眼已經中午,下午還有一場評書呢?也不知道家裡王叔、王嬸、栓柱他們將人安排的怎麼樣了。柳傲讓長孫沖找好的鐵匠、木匠,還有場地,自己抓緊往回趕,自己剛認了十二個妹妹啊!

實際上最大的那個才十一歲,為了讓人覺得年紀大一些好乾活,少吃幾年閑飯,虛報了一歲,大都六、七歲的多。十二個女娃,自己不由的想起「十二金釵」這個詞來!難道自己真的要培養一個「十二金釵」出來?

柳傲惡作劇的想,不料就是這個想法,後來這十二金釵可是名氣大的很啊!這是後話不提。

柳傲一進院子,就看見王嬸再給那些小丫頭講著什麼,小丫頭們似乎有點怕。栓柱抱著自己的妹妹在玩耍。

看見柳傲進來,「怎麼樣?」栓柱趕緊問

自從王叔和王嬸知道了柳傲的豪言壯志,一個個緊張的不行,還好有柳傲給的幾十貫錢,不然早不知道怎麼好了。可是柳傲就是不見人。栓柱還被他爹一頓猛打。

「放心好了,一切都安排好了,齊國公幫助,不是問題。」然後問栓柱:「王嬸這是幹嘛呢?」

「講家規,進到柳家就是柳家的人……」

「打住,我們家什麼時候有家規了,除了爺爺臨去的時候讓我棄武從文外,沒聽說有什麼家規啊!」

「我哪知道!我爹說的,說,既然小公子有心光復劉家,就支持,公子也大了,有了本事!就不應該埋沒。」

柳傲無語。前世一直譏諷那些古人愚忠,現在發生在自己身身上,一個父親的家將,對自己,或者說對劉家的愚忠,咋讓柳傲此刻這麼感動呢?

分割線

PS:要衝新人榜啊,還沒上過什麼樣,能不能幫我試試?差的不大,就幾人而已,數字都比我多,應該可以的,關注棋盤的兄弟們,支持棋盤,謝謝!求收藏、推薦。多點擊,么么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