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大唐說 >第六章:第一個誓言

第六章:第一個誓言 (1/1)

小說名稱《大唐說》 作者:十九平方  更新時間:2015-12-09 14:06  字數:2549

街口不遠,一個頭髮發黃,且蓬鬆的小女孩,七、八歲大,身上單薄,頭上插著幾隻茅草,在一個婦女懷裡痛哭。

婦女低聲安慰且抽泣著,「英子乖,阿娘也不捨得你,可是,咱家真的過不下去了,在這樣下去,咱娘倆都要餓死,娘是給你找條活路啊,孩子……嗚……」

神馬情況?插草賣【身?柳傲的下巴被自己的手揪的有點疼。

「這裡是人芽行市,買賣人的地方。現在少好多了,我們剛從山裡跑出來那會,到處都是買賣人口的!」栓子在旁邊解釋,他知道自己公子很少出門。

作為一現代人,插草賣【身的情景只在戲曲里出現過。如今親眼所見,那是不一樣的。柳傲瞬間一股莫名的戾氣直竄腦門。感覺一下子不好了!

母子還在低聲的相擁抽噎。周圍稀稀疏疏圍觀幾個人,切切私語,似乎在品頭論足,柳傲從他們的眼神中看到了冷漠。

是的,似乎這中情況已經是司空見慣。有一個臉上塗米分的公子甚至用手去挑女孩的下巴,看女孩子瘦的啊!臉部只能突出一雙恐懼的大眼睛了。

柳傲不知哪來的煩躁,衝上前去,撥開那位臉上塗米分的公子,將母女護在身後。面向眾人。一時說不出話,眼皮因為激動,不停的跳動。

臉上塗米分的公子被柳傲推開很不爽,正要怒斥,看見柳傲面色有些猙獰的樣子,瞥瞥嘴退到一邊。

柳傲雖然只有十五歲,身子可不矮,按照後世的尺度也有一米七的樣子。加上以前的身體基礎不錯,這兩個多月的營養調養,面色沒有搽米分,非常健康的膚色,還是很有賣像的。

「各位,對不起,剛才有些激動。」柳傲逐漸放鬆下來,先給周圍的人道歉。畢竟世道環境不同,自己還沒完全適應這個環境而已。

母女兩人比較害怕,不知道怎麼回事,母親將小女孩攬懷裡,看著柳傲。

這是個不到三十的女人,艱苦的歲月將他的年齡放大不少。

柳傲努力裝出笑臉,估計比哭還難看。「別怕。」轉頭向栓柱:「去買些吃的,給孩子吃。看孩子餓成啥樣了!」

然後面對眾人:「我是柳傲,一個暫時靠說古為生的人。早些年戰亂疊起,各路煙塵、反王爭霸,民不聊生。

每戰死一個人,一個家庭就會破碎。

戰爭造成了多少個破碎的家?多少家庭象這位大姐一樣,孤兒寡母,舉步維堅……」

隨著柳傲的說話,圍的人逐漸增多。剛才那個賣書稿的小藍正好在旁邊的一家店鋪,似乎買些生活用品類的東西。瞧見了這樣的一幕。

栓柱拿了幾個熱饅頭過來,遞給那對母女。母親含淚對著栓柱,乾裂的嘴唇蠕動著,要給栓柱磕頭。栓柱哪經歷過這樣的陣仗啊,趕緊拉正在說話的柳傲衣服。

柳傲停住說話,轉過來,母女兩人都跪在地上了。剛下過雪的地啊!

柳傲趕緊將兩人攙扶起來。小女孩是真餓的不輕,眼睛裡只直直的看著娘手裡的饅頭。吞著口水。看的柳傲眼睛一熱,有些濕【潤:「吃吧。」說著,將孩子頭上的茅草拔了下來。

「我柳傲今天,在這個洛陽城,當著大家的面,立下我的第一個誓言。

我要讓洛陽城,不再有,因為活不下去,而發生骨肉分離。從今天開始,我,三天後,將在我說古的地方,設立粥棚。無家可歸的,斷糧的,都可以去那裡領粥。大家可以相互轉告,記得,是南城的張記茶樓旁邊。」

一席話說的大家掌聲雷動。

吃,一直是現在民眾最關心的東西,雖說現在天下大定,李世民英明,可是,戰亂帶來的破壞太大了,修養生息要時間啊,現在才是貞觀二年春天。

才剛剛穩定到一年多的時間。很多的流民剛從山裡出來不久。糧食,似乎永遠不夠吃。現在大多數的家庭是吃兩頓飯。

這具身體的記憶里,王叔家也是,早上一頓,晚上一頓。還不能放開量的吃。自己還好些,王叔對自己似乎比對栓柱還好些。

小藍將柳傲的誓言,一字不落的聽個清楚。柳傲這段時間說古,嗓門不由自主的就高了起來。聽完柳傲的誓言後,小藍似乎眼神里多了一絲敬佩。然後想起了什麼,轉身離去。

柳傲讓栓柱掏幾吊錢,塞到母親的手裡,「拿著,好好過日子,有什麼困難到南城張記茶樓找我,我叫柳傲,一個說古的人。」

哪知母親死活不收,還將小丫頭往柳傲手裡塞。「恩公啊!小英很聽話,也聰明,請您收下她,他爹是戰死的府兵,已經快兩年了。

官府給了一點銀兩,奴家又生了一場病,早就一乾二淨。家裡已經斷炊兩天了,如果是夏天還好,可以找些野菜,現在天寒地凍,你能幫的了一時,幫不了長遠啊!您就收下她,她能順利長大,我也對的起她死去的爹……」說著又開始哭泣。

柳傲以前,有一個最大的弱點,就是看不得女人哭,女人一哭,柳傲就沒了冷靜和理性。為這個弱點,沒少吃虧。當然都是一些不值得提的生活瑣事。

麻煩還沒結束。一件事情還沒解決,身邊的人多了起來,都是頭上插著茅草的女孩,大到十一、二歲,小到五六歲。

「公子,買了我吧,我會做飯,會做衣服…..」

「買我吧,我再過一年就十三了……」

一萬隻烏鴉在柳傲腦門飛過……

柳傲數了數,十一個,加上小英十二個了。話說大了啊!自己的身家總共也就五十兩銀子左右啊!自己剛才說什麼?開粥棚?泥瑪!衝動是魔鬼啊!

不說開粥棚花費多少還不知道,就眼前這些都不知道需要多少銀子啊!自己說過的話,難道要收回去?開玩笑,自己是誰?自己什麼時候退縮過?

柳傲揉了揉臉,搓了搓手。罷它的!男人不能說不行,自己是靠嘴吃飯的,問問再說。想到這裡,柳傲開口:「大家安靜,安靜。我柳傲剛才的話,相信大幾也聽到了,我說過,就一定辦到。你們,都是因為斷炊,斷糧的,舉手我看看!」

人群中間,在茶館,長孫無忌的那個管家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的,眯著眼,不留痕迹的關注著柳傲的反應

.分割線

PS:每天都有朋友加入《大唐說》的這個故事的來,棋盤好開心啊!求收藏、求推薦!您的支持,是棋盤的動力。謝謝好多兄弟們的打賞,棋盤說了,會開單章感謝,這周末,棋盤開個單章,將書評出現過的書友都列出來,一起感謝。謝謝大家的支持!謝謝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