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大唐說 >第四章:書稿

第四章:書稿 (1/1)

小說名稱《大唐說》 作者:十九平方  更新時間:2015-12-09 14:06  字數:2596

柳傲看長孫沖飛起一腳踢向家丁,很詫異。

「我讓你泄露我的行蹤.」

「小爺,真不是我說的,我一直在您身邊伺候您啊!小爺!」長孫沖的一腳還真不輕,將家丁踹的一個趄趔。

「不是你?」

「不是,小爺!」

「看你那熊樣,不是就不是,等會自己領是三兩銀子補償你吧。」說完再不理家丁。家丁面帶喜色的捂著腿感謝。

「那啥,哦,對了,柳傲,柳平安。我叫長孫沖,好樣的,平安。」長孫沖敬佩的朝柳傲伸出大拇指。自己老爹自己都很怕的,可是這個柳傲不卑不亢,言語縝密,硬搞的自己的老爹還很欣賞,這個真要好好學學。

「不敢,不敢,以後還請您多多幫襯。」柳傲拱手。

「什麼您不您的,我大,託大叫你一聲柳兄弟!我隨便你叫,叫名字都行。今天晚了,明天一早,你到城北國公府老宅找我,我在那裡等你!到時候給我提前透漏一下,這個趙子龍,嘿嘿,我喜歡這個人。」

屁話,誰不喜歡?這樣的大英雄,本身說出來就是讓人喜歡的。沒人喜歡,我說他幹嗎?柳傲心裡嘀咕,「明天?不行,國公讓我抄書,這個不敢耽誤啊!這樣,您讓人先將宅院打掃好,空屋就行。

我還要添置一些東西,罷了,我弄好後你來拿,反正知道我每天在這兒說古。」

「那好吧!」長孫沖告辭離去……

「公子,我們發財了!」栓柱長這麼大,也沒見過成錠的金銀啊!今天一收就是一個金錁子、五個銀元寶。

「這才是開始,收起來吧,真是煩啊!」實在不行要將鵝毛筆弄出來了。就是將鵝毛筆弄出來,也寫到手殘啊!自己一直是鍵盤黨,現在寫字真不知道受不受的了。柳傲看看自己還有繭子的小手。

這是練武功練的,不是寫字練的。

「公子,今天這麼好的收入,您還煩什麼?」栓柱很不解。

「幾十萬字啊!栓子,我要抄到什麼時候啊?」

「原來是煩這個啊!您不用抄啊,可以去買,公子,你還不知道吧?外面有人賣您說古的手稿的,一份三十文。從第一回到現在,估計今天講的,明天就有賣的了。現在您的那首什麼《臨江仙》已經被人編成曲子在唱了」

啥米?這麼快就有山寨了?誰說古人誠實?做這個生意的,現在肯定不缺錢!是個人才啊!自己說的書,現在還要自己去買,身為現代過來的人感覺怎麼這麼彆扭?

如果自己的書出版了,放到書店,自己買正常,可現在……

現在是肚子抗議了,不管了,先吃飽,這鬼天氣,古代的冬天似乎比現代冷啊!「今天收穫不錯,先吃頓好的,然後買幾床好的棉被。再買幾身保暖衣裳給王叔叔、嬸嬸用。」

「那哪行,這是你的錢。」栓子雖小,還是很懂事的。

「傻子,咱兩家什麼時候分的那麼清楚過?沒你們家,我恐怕早就餓死了!就這麼著吧,先去吃點好的,餓死了。」

錢是男人膽。身上有錢就是長精神。兩人來到一家飯店,叫了兩大碗羊肉湯,大塊的熟羊肉來兩斤。

柳傲十五歲、栓柱十二歲,常言道,半大小子,吃窮老子,正是長身體的時候,也是比較能吃的時候。

話說,羊肉在現在飯店還是要向官府備案的,每天殺了幾隻羊,說來好笑,只有羊、牛的肉才算肉,雞鴨鵝肉不算。也算是奇葩了。

兩人將兩斤羊肉和湯吃了個精光,柳傲還加了一張餅。栓柱半張餅就吃不下了。臨走,又帶了五斤熟羊肉走,栓柱家還有父母,還有一個小妹妹,雖然才剛會走路。

栓柱的父親,也是自己父親劉通的家將,現在在一家鏢局做趕車的車夫。已經回來了幾天了,還沒有新的生意。

雪已經停了,路上白雪開愷愷。不深,也就一指深,還好在早兩天,兩人都換了一雙保暖靴。

路上,柳傲兩人一人提著一床被子,還有買的一些吃的,邊走邊商量,柳傲的意思,是不想讓王叔出鏢了。現在響馬很多,風險非常大,雖說現在的響馬很少殺車夫,可是,受罪不是?畢竟風險係數高啊!

現在的人命不值錢。說人命如草芥都不過分。賣兒賣女的有的是。奇怪的是,將自己的骨肉賣出去是真正的疼愛,賣給人家做丫頭或者書童、家丁什麼的,好歹可以活命。跟著自己只會餓死。

這樣的事情確實在發生。王叔這麼賣命的做,也只能顧住溫飽而已,似乎,還要養活自己!在自己這具身體的記憶里,似乎自己都是靠王叔周濟著長大的。就這還當自己是主人一樣,還讓栓柱喊自己公子。雖然有時候喊自己傲子哥。

如果在後世,真不能理解。這裡階級劃分還是很明顯的。

柳傲有種負罪感,內疚啊!現在自己日子好過了,王叔自己也要報答一下。

自己現在不缺錢了,不說其他,就今天一天的收入,可以讓自己和王叔一家,一年內衣食無憂。當然前提不出現大災,糧食不提價的前提下!

一年內,自己不相信找不到足夠的生活銀子?

可是栓柱雖然也跟自己學了不少的字,可畢竟是個十二歲的孩子啊!沒法判斷的很理性,柳傲打算找王叔說說,畢竟自己的書院到時候也需要人手的。

還有自己的茶葉生意,天氣逐漸沒那麼冷了,春茶就要出來了。喝茶是柳傲在深圳養成的習慣,因為工夫茶在深圳柳傲喝了近十年。每天不喝點茶,都好象這一天沒過似的。

這裡的習慣是將茶葉碾成碎末,越碎越好,所以大部分茶葉都是碎的,柳傲找了好久,才找到一家茶行,有完整的茶磚,沒有被碾碎,說是半成品。

柳傲買了一些回來,茶葉弄的不地道。雖說顏色烤的差不多,但是味道差遠了。柳傲有幸參觀過茶廠,了解過製作炒茶的工藝,等春茶下來弄些出來,也是財源的來處。

柳傲到家的時候,天已經黑了。萬惡的舊社會啊!連電都沒有,天一黑,大家都點燃香油燈,小小的火苗,蠟燭也有了,那可不是一般家庭用的起的,就是香油,也有舍不的點的。天一黑,家家早早的鑽進被卧。

能不掌燈,盡量不用。多麼節儉的人們啊,想起自己在前世,自己出租房的電腦似乎很少關機。想想自己都臉紅……

分割線

PS:感謝:今天太多兄弟打賞,名字多就不列了,改天發個單章致謝!感謝您門!棋盤有您們,動力十足。

求收藏啊!新書要收藏,要收藏!重要的話說三遍,夢想一定能實現!加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