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大唐說 >第三章: 愁黑腦門

第三章: 愁黑腦門 (1/1)

小說名稱《大唐說》 作者:十九平方  更新時間:2015-12-09 14:06  字數:2445

「非也、非也。男兒膝下有黃金,跪天、跪地、跪父母、先人,這是人倫。天、地、親、君、師我都可以跪,齊國公乃當朝重臣,為官我自然要跪,可是我是民啊!我一沒犯法,二沒防礙國公辦差,何罪之有?

再說,國公出生在洛陽,洛陽就是他老人家的家鄉,他回來是探親,不是回來給鄉親耍威風的,我是讀書人,執手禮已是最大的尊重,我難道做的不對么?」

「你……」管家啞口無言。

「啪啪……」長孫無忌拍手稱讚。「好一張利口,哈哈,是個人物。

滾滾長江東逝水,浪花淘盡英雄。是非成敗轉頭空。青山依舊在,幾度夕陽紅。白髮漁樵江渚上,慣看秋月春風。一壺濁酒喜相逢。古今多少事,都付笑談中。

這首臨江感慨,並不是你一個弱冠的年齡可以感悟的文字,可否告知出處?」說完笑咪的望著柳傲。

薑是老的辣啊!這首《臨江仙》是自己說古的時候,照著《三國演義》上說的,原作者羅貫中借用的明朝家楊慎的詞文。楊慎被貶後流放到廬州,作此詞時都四五十歲了,看慣人情冷暖、世態炎涼。

自己就是前世也不過是三十來歲的都市白領,這首詞的意境自己真做不到。腦袋急轉下,脫口而出,

「確時不是小的所作,此乃一個叫楊慎的老漁翁所作,早些年戰亂四起,跟隨家父到處躲避戰亂,在一江邊,聽一老翁高歌此曲,感覺感慨,隨將此記了下來,在說三國時感覺比較貼切,就加了進去。」

「恩,懷才不遇,老來垂釣,江邊高歌,看慣人間冷暖,一壺老酒,談笑古今。真乃奇人,奇人啊!正應了一句古話,奇人異士在民間啊!

你說的三國,每場都有順口詩出現,這個也是聽來的?」

這話不好回復啊!自己說到如今的四十多回了,想起來確實是,都是應景的順口詩。似乎這個長孫無忌就聽這一場,老傢伙怎麼連這個也知道?

看他連自己的開場詞都說了出來,估計還真的不好對付?怎麼辦?總不能說自己剽竊?柳傲用手指無意識的蹭了一下鼻子。

靠,怕個錘子,自己是什麼人,最優秀的講師,既然要我說,就裝一回逼了,又怎麼樣?高人么?總要有高人的樣子,你看人家姜子牙裝的多高、大、上?用垂直的魚鉤釣魚,自己不過是說了一篇古三國!

不行,怎麼也不能丟了現代人的面子,一個現代人要是給一個古人問住了,乾脆拿用豆腐撞死,不用活了!

「詩詞,小道也,根據故事隨口胡編,算不上什麼好的詩詞。只能算口水詩,難登大雅之堂。真正的詩詞,歌以詠志,抒發人的情懷,文字讓人哭、讓人笑,讓人深思、讓人共鳴。精美的詩詞可以讓人入魔,意想翩翩。」

柳傲說的氣勢蓬勃,抑揚頓挫,栓子一臉崇敬的張著嘴,眼光獃滯!

「讓人入魔,意想翩翩?老夫自認讀的書不少,詩詞也略通一、二,還真沒遇見一首可以讓人入魔、意想翩翩的詩詞,可否吟出一首開一下眼界?」

泥瑪,老老傢伙很難纏啊!讓人入魔、意想翩翩的詩詞?有么?是不是吹大了?將我軍啊!柳傲小手從鼻子上撤下來,雙手背在身後。來回跺步。

長孫無忌坐在那裡,似乎很期待。肥而短的手指在桌子上晃動。

有了。《岳陽樓記》後段可以啊,齊國公啊,這個要拍馬屁拍的好,隨便賞點,以後還用自己每天說古?捷徑啊!笨,剛才怎麼沒有想到?

「居廟堂之高則憂其民;處江湖之遠則憂其君。是進亦憂,退亦憂。然則何時而樂耶?曰「先天下之憂而憂,後天下之樂而樂」乎?

這段話談不上詩詞,但是我的老師這句話給我的教育,意義深遠,齊國公乃我大唐重臣,將這段話送您和各位長者,願我大唐繁榮昌盛,千古安寧。」說完還有模有樣的一個長揖。

「啪啪啪!」長孫無忌拍手大呼:「好,好,好啊,好一個先天下之憂而憂,後天下之樂而樂!汝師傅乃高人也!無忌當前去膜拜!」

「額……」你膜拜范仲淹?難度不是一般的大啊!除非你穿越過去?

長孫無忌看柳傲欲言還休的樣子,「怎麼?不方便么?改日也行!」

「不是,只是難度有點大啊!他老人家不境界太高了,不喜人間繁華,早已駕鶴西遊去了。」柳傲說完,做悲傷狀。

長孫無忌一時沒反應過來,怔了一下。

看到柳傲悲傷的表情,恍然而悟。「先師大才,不能為我大唐所用,甚憾!甚憾啊!」粗短手指捋下自己的鬍子,很稀疏,可是留的還挺長,真不理解唐人為什麼那麼喜歡留長鬍子,吃飯不礙事么?

特別是男人搽米分讓柳傲最不能接受,感覺噁心!怪不得評書說一個男人英俊都說是面如敷米分,不是面如啊,是真的敷米分啊,長孫沖就是活生生的例子,家庭狀況稍微好點的少年郎,都敷米分。

聽說,沒見過,就是窮苦人家的少年,結婚那天都要敷米分,如果……柳傲惡寒的想,讓自己敷米分的話……泥瑪,想想柳傲都沒法活。

「既然這樣的話……」長孫無忌語氣稍微停頓,「我相信你曾受過高人授藝,畢竟年少,修建學院,工程浩大,先弄一學府吧。

我老宅還空一處,先在那裡吧,我倒,你教出來的人兒會是什麼樣。我就要回長安了,下次回來,我看看效果!那個你說的三國,幫我抄一份,我帶走。抄好後我讓沖兒去取。」

說完,滿含深意的看了柳傲一眼,轉身離開。

「恭送齊國公……」柳傲躬身執手禮。

泥瑪,都講到四十多回了,每回近五千字,加上自己添油加醋的評書詞語,每回近萬字!

又沒有電腦,讓我用毛筆抄?雖然自己有一手漂亮的毛筆字功底,寫幾個字還行,抄四十來萬字?

霎時一大群烏鴉嘎嘎飛過。柳傲的腦門都愁黑了。坑爹啊!最不能讓柳傲忍受的是,沒付勞工費啊!不對,不是有五錠銀子么?

好吧,柳傲看早被栓柱裝起來的鼓鼓的布袋,心裡平衡一些。

齊國公走後,長孫沖沒跟著走,站起來一腳踹向身邊的家丁……

PS:求收藏啊!兄弟們,多支持棋盤!多多推薦哈!有用手機看的,隨手贊一個,或者轉發微播什麼的,謝謝您!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