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大唐說 >第二章: 第一條「魚」

第二章: 第一條「魚」 (1/1)

小說名稱《大唐說》 作者:十九平方  更新時間:2015-12-09 14:06  字數:2561

柳傲作為一名穿越者,怎麼會不知道長孫無忌?對,相信大家也看出來啦,柳傲就是個穿越者。

今天,是柳傲穿越到這個朝代的第六十六天。

事情是這樣的:柳傲是一名企業培訓講師,愛好旅遊。

剛在深圳接到一家公司的業務,給企業里的業務骨幹和企業管理骨幹進行培訓。由於成績顯著,公司老闆很大方的趁小長假為由,請柳傲和公司的骨幹一起去九寨溝旅遊。

話說柳傲去過了很多的地方,還真沒去過九寨溝,正是瞌睡就有人送枕頭啊!更正要的是,柳傲單身,三十三歲的他,還沒有玩夠。如今事業有成,身邊不缺乏女伴。可是,一提到結婚,柳傲就躲避!似乎有恐婚症。

其實柳傲不是恐婚,是實在沒碰到讓自己真正動心的女孩。現在的女孩太現實了,也太拜金。所以,柳傲也不認真,自己身邊的女孩是經常的不一樣。

柳傲選擇單飛。因為昨天已經約好一個人,金海蓉。一個公司的人事經理,和柳傲之間有些業務來往,二十五六歲,長的相當嫵媚。一個地道的湘妹子。

柳傲將自己的坐駕,一輛大眾寶萊停在深圳機場,進了剪票口,金海蓉很自然的將手挎在了柳傲的臂彎……

九寨溝溝內特色木屋客棧,柳傲推開房門,伸了一個懶腰。天好象有點不對,一邊濃墨如漆,烏雲翻滾,一邊蔚藍天空,一絲雲彩都沒有。

中間一道白線,白線正在柳傲的頭頂穿過,由南到北。

烏雲怎麼翻騰也過不到白線一絲,詭異異常。「阿蓉,出來看,好特別的景象啊!」說完趕緊回去拿自己的包,怕消失掉異常的景色,來不及細找,直接將不包拿過來,邊走邊將自己的IPAD拿出來,順手將挎包挎在身上,趕緊拍照。

「昨天累死了,讓我再睡會,你拍好我睡醒給我看。」金海蓉沒有睜眼,庸懶的聲音還是那麼有磁性。

柳傲嘴角一抹邪笑,趕忙對著天空設定連拍功能。

突然,一道白色光線從白線中射出,直接照到柳傲的身上。柳傲瞬間失去了知覺……看來男人不能太花心啊,花心遭報應啊!

再次醒來時,出現在一所土牆圍起來的院子中的草堆里。一個十一二歲的孩童在搖晃著自己。「傲子,你怎麼了?你別嚇我啊!剛才什麼東西?一道白光將你從屋頂打了下來?」

「柳傲迷糊的睜開眼,腦袋很疼,自己正在拍照,怎麼一白光一刺眼就昏迷了?這小孩是誰?又一陣刺疼襲來,沒有昏迷,等等,這個孩子叫栓子,是對面王叔家的兒子。

自己怎麼知道?這個孩子穿的衣服、還長發垂鬢。穿的也是補丁衣服,粗布染的皂色,面色明顯的營養不良。

木屋客棧來拍電影的啦?有些拍攝公司來九寨溝取景一點也不希奇。希奇的是自己怎麼會在這裡,還認識這個小屁孩?我的大床呢?剛泡到手的湘妹子呢?我的包……

四處打量一下,自己的牛津真皮運動挎包在草堆里露出半截帶子。

沒這麼狗血吧?穿越?泥瑪啊!柳傲一拍額頭!不對?手怎麼小這麼多?手上有老繭,下意識的望東牆望去,果然,有一個石鎖,一桿木頭長槍。

「栓子?現在是貞觀二年?」

「你沒發燒吧,可不是乍的,去年唐王登基,大赦天下!著回外地戰亂臣民。我們一家和你不都是從外面搬來的么?你還教我識字,你忘啦?」

柳傲記起來了,自己是隋朝大將軍劉方的孫子劉傲,字平安,父親劉通,已經在戰亂中去世,栓子的父親是自己父親的家將,為隱瞞身份,現在改姓柳。按照爺爺臨死前囑咐,棄武從文。給自己取字平安,就是讓自己平平安安的讓劉家流傳下去。

我類個去!大發了,大發了!真的穿越了!自己穿越到一個十五歲的少年身上,還是名門之後,可惜,這個身份暫時還不能公開。算什麼?前隋餘孽?

朝代更迭,管老子什麼事?管你李淵、李世民,靠,早知道穿越準備好啊,什麼土豆啊、玉米啊什麼的,一種莊稼說不定可以換個侯爺啊、男爵之類的官噹噹。還光拿俸祿不幹活,多好!

柳傲起身,將栓子借口打發走,自己一個人回到房間,因為房間漏了,這個身體的主人上去加茅草,被白光劈到,自己莫名的進來了,靠,那傢伙不會回到自己在木屋客棧的身體里去了吧?

趕緊轉身,將自己的牛津真皮運動挎包從草堆里拽出來,四處打量一下,無人注意,趕緊回屋。

自己的小米note頂機版,花了三千多RMB呢!自己是講師,下載很多的參考資料!32G的內存,雙卡雙待,可惜,一點信號沒有。

還好有太陽能充電寶。這是為旅遊準備的,數據線、多功能小刀、錢包沒有用了,強光手電筒、和手機一個電源V數,一堆應急的藥品、還有幾包芙蓉王香煙,哈哈!一包紙巾、一個打火機。一副耳機。Ipad沒帶來。

沒了,就這些!柳傲用不習慣的小手拍拍腦門。肚子「咕…咕」叫,餓了。將東西藏到被子里,天啊,什麼鬼被子,裡面是什麼?草么?哦,賣羔的,是毛草、麻子類的東東。

還好,鋪的是一張羊皮么?是的,茅草上面鋪著一張羊皮。有點冷,衣服單薄了些。走出茅屋來到東邊的廚房,一口小鐵鍋,架在兩塊石頭上。半袋面米分,還有幾張大餅,硬榜榜的,靠,這日子沒法過了。

思索著,院子里不還有幾隻雞么?思想指揮行動。一個時辰後,一鍋雞湯吃的痛快,就是作料太少點。一隻雞,柴的很,沒多少肉,就這吃的肚子圓滾滾的。還剩半鍋雞湯。雞頭、雞爪、雞翅膀什麼的,柳傲最不喜歡吃,沒肉!

下午,柳傲一個人想啊想啊!管他,自己一個靠嘴吃飯的講師,還能過不上好日子?於是想出了先說書賺錢,有了錢什麼都好辦。自己看的書夠多了,隨便拿一本來講都可以講的好,結合評書的語氣不就行了?

於是,想好了決定後,在栓子來後,柳傲這麼那麼的教栓子,當然,半鍋雞湯泡大餅進了兩人的肚子。栓子連骨頭都嚼了咽下去。看的柳傲辛酸,更加堅定了努力賺錢的決心。才有了茶館的說書一幕,沒想到將長孫無忌這個大BOSS引了出來。

「小的見過齊國公,剛才不知,多有冒犯,見諒則個!」如是唐朝人,應該下跪的,柳傲可不習慣,栓住已經跪下了!

「大膽!見到國公還不下跪?豎子,你可知罪?」管家摸樣的男子怒喝!

PS:新人打滾求收藏,這部書棋盤寫的很用心,字數少,先放到書架上養著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