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大唐說 >第一章:說書公子

第一章:說書公子 (1/1)

小說名稱《大唐說》 作者:十九平方  更新時間:2015-12-09 14:06  字數:2476

貞觀二年,洛陽。

外面零星的雪花飛舞,可是在張記茶樓里,卻是里三層、外三層的圍滿了人。不少人都站到了門外,窗戶底下也站滿了人。個個凝神傾耳。

「啪」一聲響。

「戰將全憑馬力多,步行怎把幼君扶?拚將一死存劉嗣,勇決還虧女丈夫。這個糜夫人真乃女中豪傑!為救阿斗,不想拖累趙子龍,自己投井死了。

趙雲一看夫人死了,防止曹軍盜屍,見邊上有一堵土牆,來到跟前,雙掌運足功力,直接拍向土牆。要說趙子龍勇猛,那真不是吹啊!一下子土牆被推倒,將井口掩蓋。此時,曹兵已然臨近。

趙雲趙子龍解開甲絛,將阿斗兜在胸前。翻身上馬,剛將長槍提起,一隻三尖兩刃刀散發著寒氣逼近趙雲身體。趙子龍用手臂護碗一格,單手執槍,直接刺出。

眾位,此乃曹洪的手下一員戰將晏明,準備快馬殺到殺趙子龍一個不及,沒想到趙子龍反應這麼快,一槍,被趙子龍刺中咽喉,落馬而亡啊!趙子龍揮舞長槍……」

茶館裡傳來一個聲音稍微有些尖不尖、啞不啞的聲音。有經驗的人一聽就知道,這是正出於變聲期的年紀。

果其不然,一個一身青衣長衫,頭扎馬尾,素麵朝天的年輕後生,坐在一張桌子後,桌子上就放著一個木塊。剛才說的可能口渴了,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,腳尖隱蔽的朝坐在身邊一個童子似的小子踢了一下。

童子忽然怔了一下,似乎還在剛才的故事裡沒出來,很快的回過神來,這是要開始卡住收錢啊!

起身端起一個托盤,圈了一個羅圈揖,「各位叔叔、大】爺,各位掌柜客商,我家公子今天在這裡說書已經二十來天,今天已經講到趙子龍單騎救主了,還沒完,下面熱鬧的很,請各位賞臉,有錢您隨便打賞點,一文不嫌少,十兩不怕多。

說實在的,收這個錢也不是我家公子要,主要是我家公子看不得大家疾苦,不識字,學習困難,公子打算想建一座學院,算是為學院募捐吧。」

說完,托著托盤在人群中走動,不時托盤裡響起銅錢的聲音。

「啪」托盤上一定黃澄澄的金錁子從一個少年手中滑落在托盤裡。看穿著,不是一般的家庭,這個桌上就坐兩個人,外面那麼多沒坐的,也沒有人過來拼桌。這個年輕的公子臉色很白,似乎搽著米分一樣的東西,頭插玉簪,身體比較壯實。

「開學院么?我支持!書說的很好!學問一定不差,只是你也比我大不了多少,做先生的話不一定行啊!」

說書的少年起身供手先謝過賞賜,「學問無先後,達著為師!話說,有志不在年少,無知空活百歲!然否?」

「說的好!好一個達著為師,好一個無知空活百歲!」錦衣公子還沒說話,被身後一桌,一個胖子,員外一樣的壯年漢子站起來打斷了。

錦衣公子聽到說話的人,似乎脖子一縮,作勢要打同桌的隨從一樣的家丁。

「我道這幾天你老是借口不讀書、不練功,偷跑出來幹什麼!原來是到這裡聽書來了。算了,今天我也懶的責罰你,發現一個人才,也不虛此行。

來人,看賞。身後走來一個管家一樣的人,五顆大銀錠整齊的瑪在托盤裡,放到說書公子的桌子上。

「不知小友如何稱呼?」

「小的柳傲,字平安,謝您的賞賜,在下惶恐!您,請坐,等說完這段後,再拜謝於您。大家都等著呢!」

管家模樣的人似乎面有怒色,被胖員外一樣的男子止住。

錦衣公子偷偷的朝柳傲豎了一個大拇指,然後坐下來準備聽書。可是身邊的家丁卻再也不敢坐下去了。

這一切都看在柳傲眼裡。似乎是個大人物啊!不知道是哪位牛人?反正大唐牛人多,碰上一兩個也不是不可能事情!

將心裡的疑惑放下。船到橋頭自然直。

醒木一拍「啪」

「話說曹操,在景山頂上,見一騎將,在自己大軍里斯殺,所到之處,如割麥一樣,自己的軍隊無人是他對手,無人可以挫其鋒芒。

忙問左右:此人是誰?曹洪回復:此乃常山趙雲趙子龍是也。

曹操啊!都說曹操奸,寧負天下人,不讓天下人負我,可是,曹操也愛才啊!都說是千軍易得是一將難求,如此猛將,哪有不愛惜之理?隨傳令三軍,不許放箭,要活捉趙子龍!

趙子龍是誰啊!讓你活捉?

曹操打錯了算盤了。趙子龍懷兜幼主,只殺的血染戰袍。白色戰甲都被血染成了紅色,這要殺多少人啊!

詩曰:「血染征袍透甲紅,當陽誰敢與爭鋒!古來沖陣扶危主,只有常山趙子龍」啊!

趙雲當下殺透重圍,已離大陣,血滿征袍。這也多虧他的戰馬赤兔,一般的座騎早就累趴了!

正行間,山坡下又撞出兩枝軍,乃夏侯惇部將鍾縉、鍾紳兄弟二人,一個使大斧,一個使畫戟,大喝:趙雲快下馬受死。

正是:才離虎窟愈生去,又遇龍潭鼓浪來啊!欲知趙子龍如何脫險,切聽下回分解。」說完,柳傲醒木一拍。

端起茶杯,喝了幾口茶。說書,口是最乾的,每天要喝大量的水。只是柳傲的茶水似乎和這店裡的茶水不一樣,金黃金黃的,而且散發出一股清香。

而茶館裡買的茶,那就不是茶,是油湯。柳傲打死都不喝的。

雖然結束了,外面的人陸續離開,可是還是有一些人纏著問:「後來怎麼樣了?」說完,幾個人眼巴巴的望著柳傲。

錦衣公子和那個「胖圓外」也沒走。

「後來啊?恩,下回是張翼德大鬧長坂坡,大喝三聲當陽橋。江水倒流,翼德發威。只能透露這麼多啦,要聽的明個趁早啊,我說張叔,你每天來聽,我可沒見您掏過一個子啊!」柳傲笑著回復剛才那個問話的漢子。

「好小子,叔聽你說古還向叔要錢?就這每天還給這個該死的茶樓貢獻五文錢的茶錢,不交茶錢還不讓進門?傲子,下回叔到你家去聽,每次結束都吊胃口!你也夠狡猾的,你是什麼腦袋,怎麼編的?」

「別…叔,您還是來這裡聽吧。這不是編的,是歷史,只是有點誇大而已,當然,加了一些趣味性,不然誰聽啊!

張叔和幾個熟悉的夥計不舍的離開了茶館後,柳傲起身來到員外打扮的人面前一拱手:「還沒請教貴姓,失禮!失禮!」

「老夫複姓長孫,名無忌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