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庶庶得正 >番外二 好事近

番外二 好事近 (1/2)

小說名稱《庶庶得正》 作者:姚霽珊  更新時間:2016-06-01 05:37  字數:4645

?

顏府的後花園,向例只得一季可看。

顏茉坐在水閣邊兒上,支頤望向眼前。

五月的天氣,那一大片月月紅開得妍麗,深紅嬌粉,似要將三季的冷寂於這一季里燃燒殆盡,那一番噴涌而出的香與艷,堆疊出滿園子的熱鬧。

今兒這顏府倒也真是熱鬧的,不止這後花園裡荼蘼的綺麗,那前頭正房裡來來去去的,亦是一段煙火紅塵。

「喲,大姑娘在這裡呢,倒叫我好找。」三太太華氏笑著從園外走了進來,那一身掐腰細點子洋縐紗桃紅輕衫,硬是被她穿出了雞血灑身的意味。

顏茉向她點了點頭,並未起身,華氏扭著水桶腰一屁股便坐在了她身邊,一面用帕子扇風一面笑道:「大姑娘怎麼不去前頭瞧瞧去?莫不是害羞了不成?哎喲喲這有什麼可害臊的,這男婚女嫁天經地意。不是我說,那安寧伯府可真真是大手筆,光是那聘金就有三千兩,嚇,還有那聘禮也有整一百擔,可叫人瞧花了眼去,比四房前些時候出嫁的五丫頭可體面多著了,你是沒瞧見你們太太的臉色,嘖嘖,那可真是……」

口沫橫飛地說到此處,她忽然便住了聲,拿了帕子掩著嘴,誇張地睜大眼睛看著顏茉,那表情像是恨不能咬掉自己的舌頭,偏眼睛裡又帶著針尖般的嫉恨與不屑。

不過是個嫁不出去的老姑娘,竟得了安寧伯的青眼,要被聘為正頭娘子,就算是續了三茬的續弦,那也是一步登天,母雞變鳳凰。

且那安寧伯傅庚是什麼人?那可是大漢朝最俊的探花郎,即便歲數大了些,可方才華氏也在後堂瞧見了,端地是生得俊美無儔,那一身的氣度,十八、九的少年郎如何比得?

這天大的福氣,怎麼就叫這老姑娘得著了?

華氏的眼睛從帕子後面射出光來,簡直要在人身上照出兩個洞。

顏茉斜了她一眼,立刻便看透了這位三堂嬸那點兒心思,且,對方也確實沒怎麼遮掩,就是明著要給人瞧出來的。

她便冷笑,直著身子坐得端正:「三堂嬸怎麼不往下說了?起鬨架秧子可不興這樣兒的,要說就得說完,最好能說得我心頭火起,衝到我後娘那兒跟她鬧上一通,三堂嬸心裡就舒坦了不是?」

華氏被她一語戳破心事,倒也無甚不自在,乾笑兩聲便拿帕子向顏茉身上輕輕一撲,嬌嗔道:「哎喲喲,大姑娘就這一張嘴不饒人,三堂嬸我這不也是替你擔心哪,你們太太這會子是真不歡喜,人家好心來給你提個醒兒,你倒還拿話戳我的心窩子。」說著便做出一副捧心狀,還拿帕子去按眼角。

顏茉厭惡地皺了眉,拿手扇著鼻子道:「得得得,我怕了您還不成?您這帕子又熏了多少的香?三里地外都能把人嗆暈過去。」說著那眉間便擎起一抹冷意來,橫眉道:「我倒忘了,三堂嬸家裡也有個嫡嫡親的六姑娘,想來您這是想要先活活地嗆死我,再讓你們家姑娘頂了我的名兒嫁去伯府罷?」

華氏那張貌似憨厚的胖臉上,有厲色一閃而過,復又笑著掩口道:「瞧瞧你這張利口,我這可真真兒是一片好心,你倒不領情兒。.扒、書』小『說『網』」說著便又向前湊了湊,還想要說些什麼。

顏茉將手一擋,人已經站了起來,正色道:「三堂嬸,我且把話放這兒。別說您了,便是你們三房整個兒捆起來,我顏茉也不懼。那安寧伯府可不是什麼阿貓阿狗的人家兒,您也別總想著像前些年那樣,叫你們三房的女兒頂了我的親事,這一回你們三房但凡敢犯一點兒壞水,我定叫你這一房絕了戶!你且試試瞧我敢不敢!」

她疾顏厲色地說到這裡,胸脯已是氣得一起一伏地,臉上升起兩朵憤怒的紅雲,倒像是那月月紅開到了臉上來,平添了幾分妍媚。

她現在可是一點兒不怕的。

她們長房唯一的男丁便是顏茉的親弟弟,如今正在山東讀書,算是脫離了顏家的掌握,顏茉這會兒自是狠話也說得,狠事也做得。

華氏聽了先是一怔,旋即便跳起腳來要罵,誰想此時忽聽院兒外有人高喝了一聲:「大膽,誰敢對顏姑娘不敬!」

那聲音森冷肅然,天生帶了幾分煞氣,就如一陣寒風刮過,將那一園的奼紫嫣紅硬生生給刮成了三九寒冬。

華氏張開的嘴還沒閉上,身子便不由自主地抖了抖。

就算是他們顏府的掌家老太太,也斷沒有這般威嚴的聲氣。

她轉著眼珠往旁看去,卻見一位穿著絳色蜀錦宮服的年老女官,肅容立在花園門口處,身後跟著兩個媽媽並四個丫鬟,皆是遍體綾羅,比起不得著錦的平民人家,別是一種富貴氣象。

華氏雖無甚見識,卻也不是無知蠢婦,若不然當年也不會施巧計硬是叫自家女兒頂了顏茉的婚事,又仗著與管家的二房太太肖氏乃是姨表親,將顏茉所在的長房家產刮分殆盡。

一見這幾人的裝束打扮,華氏立刻便知這是高門裡來的,而那個打頭的嬤嬤,那一身的女官服飾則是宮裡的樣式。

華氏只看了一眼,額頭便冒出汗來,也不敢造次拿帕子擦,眼珠轉了轉便迎上前去,方要阿諛幾句,忽見這幾人身後還跟著人,倒皆是顏府的下人,更有肖氏身邊的管事杜媽媽。

那杜媽媽素與華氏交好,此時直向她殺雞抹脖子地使眼色,又拚命往旁呶嘴。

華氏倒也乖覺,見此情景立刻便退到了一旁,臉上的笑容也抹平了,換上了一副恭謹的模樣。

夏嬤嬤便拿眼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