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男生小說 >玄幻奇幻小說 >超級學神 >第二千五百八十七章 命徒!

第二千五百八十七章 命徒! (1/1)

小說名稱《超級學神》 作者:鬼谷仙師  更新時間:今天01:21更新  字數:2159

新界王誕生,那必定是混沌世界第一等的大事,到時候,只怕整個混沌的勢力都會重新排布,眾聖自然是要恭賀的,而且還得趁早,無極界一門兩界王,可容不得誰怠慢!

眾聖是帶著期待的,可是,這時候的陳小利姐弟兩個,卻遇到了難題!

無極後山,閉關崖上!

盤勝坐在崖前,為陳小利守關,陳小利要突破界王境界,必然會引得四方實力騷動,保不準便會有人出手搗亂。』

尋常人肯定沒有那個膽量來觸霉頭,但怕就怕那幾位界王境的存在,陳小利成就界王,此漲彼消,在陳大勝看來,那幾位多半不會坐視,親自駕臨搗亂,並非不可能。

所以,給陳小利守關,很有必要,儘管如此,陳大勝都還覺得不保險,畢竟,以他的實力,在混沌眾界王之中該是排得上號的,但所說洪真親至,或者多來那麼一兩個,他這關只怕也是守不住的!

不過還好,此時恰逢靈果宴,要好的幾位界王都來了,蒼天也於昨日到場,這讓陳大勝心安了不少。

……

陳大勝抬頭看了看陳小利,陳小利盤腿坐在一方石台之上,身後豎著一塊石碑,正是從命運神殿帶回來的那塊命碑,石碑上陳小利三個字還在燁燁生輝!

都已經這麼多天了,怎麼還不見突破?

陳大勝皺了皺眉頭,心中隱約感覺有些不妙,他可是經歷過突破界王境的,對突破的事可以說很了解,想當年,命運敕封之後,他幾乎是立地成道。

陳小利的情況有點特殊,因為是他們自己培養的命碑,敕封之事也得來有點不太光彩,延遲個幾天,倒還可以理解,可是,等那興奮勁一過,他總感覺有點什麼不太對勁的地方,具體在哪兒,卻又說不上來。

正當陳大勝有種不好的預感的時候,命碑前閉目盤坐的陳小利,卻突然睜開了雙眼。

陳大勝心中一緊,以為有什麼突發的事情,可是卻見陳小利眉頭緊鎖,臉上帶著十分的鬱悶,眉宇之間,疑惑,苦惱,無奈之色盡顯!

「大勝!」這時候,陳小利叫了陳大勝一聲。

陳大勝連忙起身走了過去,「怎麼了,姐?」

是突破了么?不對啊,他並沒有感覺到陳小利又任何的變化,境界也自然還停留在准界王境,並沒有跨過那道坎!

陳小利長出了一口氣,搖了搖頭,「大勝,你說,我們是不是弄錯了?」

「弄錯了?」陳大勝眉頭輕輕一皺,「姐,你什麼意思?」

陳小利神愣愣了半天,方才緩緩開口,「和以前一樣,我總感覺少了什麼,閉關這幾天,始終感覺不到契機,界王境依然遙遠,看不到,摸不著,混混沌沌,不明就裡,大勝,你說,會不會我們一開始就錯了!」

陳大勝聞言,眉頭皺得就像擠壓了幾千萬年的岩石層一樣,「沒道理的,命碑之上已經有你的名字,那就證明姐姐你已經獲得了敕封,沒道理還是沒法突破,或許是時間沒到吧,這才幾天,姐,你再閉關幾日,再嘗試一下!」

陳小利苦笑了一下,擺了擺手,「沒用的,我都感覺不到契機,就算閉關再久,都不可能有突破!」

說到這兒,陳小利回身看著那塊命碑,臉上表情十分的複雜,也不知道在想什麼。

許久,陳小利長嘆了一聲,「等了這麼多年,原以為能夠得償所願,想不到還是竹籃打水一場空,唉,大勝,我感覺,我有點累了!」

累,是真的累,心累!

陳小利一句話說出來,彷彿是卸盡了全身的力氣,全身晃了一下,差點栽倒下去。

「姐!」

陳大勝連忙伸手扶住,眼眶一下子就濕潤了,聲音有些哽咽。

姐弟間的感情,旁人是根本無法體會的,當年陳大勝還沒發家,還是個普通人的時候,幼年便沒了父母,全由姐姐帶大,為了掙錢養這個弟弟,陳小利坑東家,騙西家,當神婆,陳大勝還因此曾和陳小利鬧過矛盾。

但是,當陳大勝長大一些,才真正的明白姐姐的苦,陳小利為了他,可以說是付出了一切,從小姑娘到老姑娘,把終身大事都給誤了,如果沒有陳大勝這個拖油瓶,陳小利的一生應該是很幸福的。

對於這個姐姐,陳大勝一直都感覺虧欠,也一直在想辦法彌補,現在弄成這樣,他的心裡真的很難受。

「沒有理由的!」陳大勝連忙寬慰,「姐,你不要多想,我一個人算錯,那還可能說是錯了,但還有蒼天道友他們,都算在了他的身上,就算他不是命運,也應該是命徒……」

「命徒?」陳小利轉臉看向陳大勝,眉宇之間帶著幾分疑惑。

陳大勝點了點頭,「不錯,命徒,我曾經也是命徒,伴命運而生,眾界王境存在,都可以稱為命徒,命運使徒……」

頓了多,陳大勝解釋道,「命運曾伴我左右,雖然我不知道他是以何種形態存在,雖然他最後離我而去,但我能感覺到他切實的存在,命運轉生玄黃界,雖然或許為人,或許為物,但這個蘇航,是很值得懷疑的,我相信,就算他不是命運,也該與命運有聯繫,就像當初的我一樣!」

陳小利的一雙眼睛,又恢復了幾分神采,「所以呢?」

陳大勝道,「命運的心意,徘徊不定,無法琢磨,咱們這次多有騙封之嫌,或許命運在潛意識裡,根本就不同意這次的敕封,但是,不管怎樣,命運始終是會回歸的,不管是不是他蘇航,到時候我一定會為你求來這一敕封的機會,姐姐這麼多年來,一心向道,只有修行,命運不該辜負你!」

陳小利苦笑,「那得等到什麼時候?」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