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男生小說 >都市娛樂小說 >神道丹尊 >第4914章 大結局

第4914章 大結局 (1/2)

小說名稱《神道丹尊》 作者:孤單地飛(書坊)  更新時間:2018-08-20 15:54  字數:3766

消息傳出,震驚天下。

這個少年是誰,竟能斬殺證道大帝?

少年瀟洒,功成離去,只是留下了一個名字。

——凌落塵。

爾後,這位少年便被尊稱為落塵大帝,每當有惡聖為禍天下時,他便會出現,履行著一位大帝的職責。

……

四原星。

「爹,該換人了!」凌落塵毫無形象地叫道,「我已經鎮守天下百萬年了,該輪到允弟、同弟他們了!」

「大侄子!」大黑狗立刻迎了上來,鐵內褲依然亮閃閃的,可以閃瞎人眼。

凌落塵立刻露出警惕之色,這條大黑狗可是出了名的賤,而且連自己人都坑,所以,一定不能掉以輕心。

「嘖嘖嘖,你這是什麼表情!」大黑狗立刻不滿地道,但很快就不以為杵,繼續道,「狗爺最近在創造要素的領悟上頗有心得,你看,這運用在超帝兵上,可以強化超帝兵的效果。」

「不不不!」凌落塵露出驚容,這位不靠譜的長輩顯然又要拿他當試驗品了。

他想要溜,但晚了,刷,一道豪光亮起,然後急速地變化著。

紅橙黃綠藍靛紫,不但顏色劇變,而且亮度強得驚人。

「啊!」凌落塵連忙捂上眼睛,但眼淚卻是止不住地往下流。

「果然,狗爺真是厲害,改進成功了!」大黑狗哈哈大笑。

「老黑,你又在欺負人了!」小青龍走了過來,身邊則是伴著一位英氣逼人的女子。

「咦!」大黑狗一見,不由震驚了,「你、你、你,狗爺一直以為你是個基佬,還特意每天穿著鐵內褲保護菊花,沒想到你居然轉性了?」

小青龍嗤了一聲:「你在認識我之前,就一直是這副猥瑣的模樣好不好!」

英氣女子則是一笑,爽朗地道:「我是梅若男,請多多指教。」

「指教,指教。」大黑狗點點頭,然後摸著下巴,「現在連四腳蛇都有了媳婦,狗爺是不是也該去找一條好看的母狗了?」

正說話間,只見猴哥肩挑鐵棍,大步走了進來。

「猴伯!」凌落塵連忙行禮,相比於大黑狗和小青龍的不靠譜,猴哥就要正經多了。

猴哥點點頭:「有沒有發現什麼你對付不了的敵人?」

凌落塵不由汗,斗戰一脈,不是在戰鬥、就是在戰鬥的路上,你不覺得現在天下太平,應該去找一隻母猴子了嗎?

「我們來了!」嘻嘻哈哈的笑聲之中,只見七個奶娃一起出現。

葫蘆娃們還是一樣,長不大,但也沒有半點衰老。

她們並非一般意義上的生靈,而是從原始深淵中誕生的源寶,完全可以吸收生命要素,擁有無盡的壽元。

「咦,怎麼連奶娃們都來了?」林洛也從天而落,他身後是周恆和楚浩,他們三個也早就達到了准帝,在帝島證道了。

「今天是什麼大日子嗎?」周恆也笑道。

陸陸續續,又有人出現,如井浩然、水清昶,還有諸如無涯大帝、凌天祖王等等。

可以說,帝級力量再次齊聚。

這時,凌寒走了出來,臉色有些凝重。

這讓眾人大驚,以凌寒現在的強大,還會有什麼事情能夠困擾他?

只有猴哥露出興奮之色:「二弟,是不是有新的敵人出現了?」

啊啊啊,他的鐵棍已經飢渴難耐了。

凌寒道:「我感應到天地的變化,隱約讓我有些心驚肉跳。」

眾帝都是大驚,要知道以凌寒現在的實力,那絕對是有史以來的第一人,可連他亦生起了這樣的感覺,那到底會發生何等大事?

轟!

彷彿在給凌寒的話做註解,只見天地之間升騰起了紫氣,化成無盡的霞光。

這!

凌寒放開神識,整個宇宙皆在他的注視之下,而他赫然發現,整個星宇到處都有紫氣揚溢。

有不可知的存在要出現了嗎?

就在這時,只見一名婢女急匆匆地跑了過來,氣喘吁吁的。

眾帝都是有些緊張,突然看到她跑過來,一臉慌張的模樣,皆以為發生了什麼大事,頓時紛紛看了過去。

被這麼大的大帝盯著,那婢女差點直接嚇死。

還好,畢竟她可是凌家的婢女,不可能沒有點抵抗力的,連忙道:「大人,晗夫人生了!」

晗夫人,當然就是遲夢晗了。

凌寒先是一愣,然後大喜,遲夢晗懷孕已經有幾百萬年了,卻始終沒能生得下來,讓他都要急死了。

因為準帝都只有五百萬年的壽元,這個小傢伙卻在娘胎里一待就是幾百萬年,連聖人都能熬死好幾批了。

終於生了!

他連忙向著內院奔去。

眾帝同樣一愣,然後哈哈大笑,難怪凌寒會心驚肉跳,因為預感到自己的孩子要降世了,血脈相連,肯定會有觸動。

只是,這紫氣又是什麼鬼?

不過,他們也不好意思去內院,那就等著凌寒再出來吧。

凌寒跑進內院,只見遲夢晗正躺在床上,懷裡則是抱著一個小小的嬰兒。

「生了?」他小聲地道。

「嗯,是個女兒。」遲夢晗說道,然後將女兒遞向凌寒。

凌寒小心翼翼地接過,無論他做了多少次父親,但有新生命出現,他總是充滿了驚喜。

這是一個漂亮無比的女孩兒,雖然才剛剛出生,可已然能夠看出,這是一個美人胎子。

「寶貝女兒!」凌寒笑。

小嬰兒一點也不怕,沖著凌寒笑,還伸出了兩隻肥嘟嘟的小手,向著凌寒的臉虛抓,好像要摸他的臉似的。

然而,她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