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男生小說 >都市娛樂小說 >神道丹尊 >第4585章 塔倒

第4585章 塔倒 (1/1)

小說名稱《神道丹尊》 作者:孤單地飛(書坊)  更新時間:2018-05-31 08:43  字數:2478

什、什麼?

程風不由地一僵。

「四極草已經給你了,你還想怎地?」他壓著怒火問道。

凌寒一笑:「奇怪了,我只是讓你將四極草放下,又沒有說放下之後你就可以走了。」

這!

程風立刻想到,他之前也是如此吩咐那五名道子的,現在卻是還諸到了自己的頭上。

這報應也太快了吧。

他咬了咬牙:「那就一戰!」

顯然,凌寒根本不可能放過他,所以,他也不需要再自取其辱了。

他主動殺了出來,嗡,頭頂浮起了一面戰鼓,嗵地一下,竟是自行敲響。

「唔!」五名道子只覺胸口一痛,頓時狂噴鮮血。

這戰鼓彷彿擂在了他們的心臟上,差點將心臟都是生生震爆了。

而這,還是因為程風主攻的目標是凌寒,他們只是受了一點餘波震蕩而已,不然的話,他們現在早已經死了。

聖器!

凌寒在身前築起了一道規則防禦,將音波衝擊給擋了下來,不過,音波過去,這道規則之盾也立刻宣告破碎。

那可是聖器打出來的攻擊,威力豈能尋常?

而這時,程風趁機……調頭就走。

他清楚地認識到,自己肯定殺不了凌寒,所以,與其糾纏冒險,不如抽身離開。

因為他可是馬上就能晉級聖位的,而凌寒將永錮教主級,所以,他是何等金貴,幹嘛要和凌寒這塊瓷器硬碰呢?

就算可以勝,但要付出巨大代價的話,他也會選擇放棄。

這也是他為什麼肯交出四極草的原因,正所謂光腳的不怕穿鞋的,他可不想和凌寒死磕。

凌寒並沒有追擊,因為程風並不比他遜色多少,而這裡又極適合伏擊,他也不想太過冒險。

從對方手中強行奪走了四極草,這還不夠嗎?

「謝謝!」那五名道子皆是向著凌寒說道。

凌寒點點頭,轉身離去。

接下來,他便沒有再遇到帝子,一個月後,他與猴哥他們會和,然後前往下一個地點。

遠遠的還沒有走到,便見聖人屍塔高聳入天,乃是最好的指引。

他們來到這第四個亂葬崗,同樣約好,一個月後在屍塔下會和。

每天都在尋找仙藥,時間過得很快,一個月一晃即過。

凌寒來到聖人屍塔下,這次他是第一個,猴哥他們還沒有到,因為他提前了一天。

他盤坐著,這些天他一直沉浸在聖威之中,怎麼都會有所感悟,需要來整理一下。

過了小半天,有人趕到。

凌寒一開始還以為是猴哥他們三個,但扭頭看了過去,只見那是井浩然。

「老鐵,又見面了。」井浩然揮了揮手,熱情無比。

這,我跟你好像也沒有太熟吧。

凌寒嘆了口氣,這個傢伙和大黑狗一樣,屬於嘴賤型的,哪天因為口無遮攔被人砍死也屬正常。

他心中一動:「老鐵,有一筆十分划算的生意,你做是不做?」

「什麼生意?」井浩然立刻問道。

「我用高階仙氣和你換低價的,差一個星級的,一換五,如何?」凌寒提議道。

嘶!

井浩然倒抽一口氣,然後立刻道:「行啊老鐵,你竟掌握了將低階仙氣煉化成高階仙氣的手段!來來來,把這手段賣給我如何?」

這傢伙倒是聰明,只是憑這點線索就猜出了真相。

不愧是元世界主宰,絕不能因為他口無遮攔就小看了他。

「你會煉丹嗎?」凌寒笑道。

「嘿,你在小瞧我嗎?」井浩然咧嘴一笑。

做為元世界的主宰,哪一個不是活了幾個紀元的悠長歲月,無論是煉丹、鑄器又或是其他的旁門左道,肯定都是學了個遍。

凌寒也是一笑,這會是一回事,但達到什麼水準則又是另一回事。

就他所知,丁樹也會煉丹,但只能說會,並沒有特別驚人的天賦。

「行啊,拿一萬份八星仙氣來換。」他獅子大開口。

有這麼多的仙氣,足以他邁進尊者,並修到四極境的巔峰,那麼,接下來他就不需要仙氣了。

「你怎麼不去搶啊!」井浩然狂翻白眼,這不是開玩笑嗎?

別說他拿不出一萬份八星仙氣,就算所有帝族都願意慷慨解囊,那也是遠遠不夠的。

「那你可以拿出多少份來?」凌寒笑道。

「頂多二十份。」井浩然還價。

「呵呵,你怎麼也不去搶呢?」凌寒翻白眼,怎麼比他還要無恥哩。

「八星仙氣本來就稀少好不好,再說了,上次被你坑了多少?」井浩然頓了一下,「大不了,我再給你加點七星仙氣、六星仙氣之類,湊足一百份。」

這傢伙,砍價好不厲害。

凌寒正想說話,卻是「嗯」了一聲,向著屍塔看了過去。

井浩然也是如此,他感應到了異樣的動靜。

「喂喂喂,不是要屍變吧?」他喃喃道。

正在這時,只見一具聖屍的手臂突然動了一下。

靠!

「你個烏鴉嘴!」凌寒說道。

井浩然聳聳肩,怪我咯?

他呵呵一笑:「還能壞到哪裡去?」

轟,整個屍塔輕顫,只見最上端有一具具屍體掉了下來,頓時好像下起了聖屍雨,漫天而落。

「你再說一個字,我就剁了你的腦袋!」凌寒向井浩然警告道,這傢伙絕對有「言出法隨」的能力,但全部是反面的。

元世界之主果然個個奇葩,他是自帶麻煩光環,而井浩然則總能預言最糟的情況。

只是一瞬間而已,整座屍塔便轟然倒下,聖屍如雨,灑遍了整個亂葬崗。

底下的人連忙紛紛躲閃,雖然掉下的聖人屍體早就掛了,可那畢竟是聖屍啊,誰又敢讓其碰一下,要是真被砸到,那不啻被聖器正面轟中,保證死得透透的。

而在閃躲的同時,大家也在向著聖人屍塔的方向而來,想要知道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情況。

一個、兩個、三個,來的人越來越多。

這屍塔還沒有垮完,留下了一個「塔基」。

發生了什麼?

眾人過來,都是帶著這樣的疑惑。

轟,就在這時,這僅剩的塔基也開始倒塌,當所有聖人屍都滾落到一邊去之後,這底下竟是現出了一口青銅大棺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