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男生小說 >都市娛樂小說 >神道丹尊 >第4535章 打死他

第4535章 打死他 (1/1)

小說名稱《神道丹尊》 作者:孤單地飛(書坊)  更新時間:2018-05-19 11:18  字數:2538

兩千多萬戰績值?

尼瑪,誰能相信!

老者立刻就呆若木雞,臉上的表情好像凝固了一般。

咦,這是怎麼回事?

眾人都是奇怪,你只是看了一眼計分器,怎麼就成這副模樣了?

難道,那上面有毒?

要不然的話,哪怕戰績值再低也不需要這副表情吧?

呃,戰績值高得逆天?

喂喂喂,不要活在夢中,豈有如此的可能?

「愣什麼愣?」凌寒敲了一下桌子,神情不耐。

老者這才回過魂來,用疑惑不定的目光看著凌寒。

兩千多萬戰績值啊,這傢伙是怎麼弄來的?

他可以肯定,就算是黃金一代,目前的戰績值頂多也就是一百多萬,跟凌寒比起來只是一個零頭而已。

所以,一個無名小卒居然打敗了黃金一代,而且還是碾壓,這讓他怎麼相信?

然而這確實是帝族聯盟發放的計分器,如假包換。

這小子用了什麼手段,可以改變分數?

又或是,這小子運氣逆天,揀到一個絕世強者遺落下的計分器?

至於後者是怎麼可能發生的,他不知道,也不在意,只要知道有這麼一絲絲可能就夠了。

總而言之,這兩千萬多戰績絕不可能是凌寒打出來的。

這點,他萬分肯定。

他露出一抹笑容,合該他發財啊!

這抹笑容立刻就被收了起來,老者立刻容色一厲,大喝道:「好你個小子,竟敢偷取他人的計分器,你可知道,這是大罪!」

什麼,偷的?

眾人面面相覷,皆是恍然。

肯定計分器上的數值很高,根本與凌寒的實力不相匹配,所以老者才會先是一愣。

凌寒心知肚明,淡淡道:「接下來,你是不是要說扣下我的計分器,念我初犯,饒過我一次?」

「饒你,呵呵,你做夢哩!」老者森然說道。

他叫裴闊,屬於赤虹帝族,當然了,他在族中只是一個邊緣人物,否則也不至於淪落到來看守兌換所了。

但是,他黑吃黑,又有誰敢說他什麼?

兩千多萬戰績值啊,可以為他兌換好多寶物的。

凌寒不由一笑:「你比我預料得還要黑。」

不但要奪他的戰績值,甚至還要對他施以刑罰。

呵呵,以為他好欺負?

「衛兵!衛兵!」裴闊大聲叫道,他雖然也是真我境級別的高手,但堂堂帝族,哪有親自動手的道理,這也太落他的身份了。

很快,兩名衛兵進來,皆是生丹境。

「將這個惡賊拿下,送去治安府!」裴闊指著凌寒。

兩名衛兵立刻舉起了手中的長矛,對準了凌寒。

做為衛兵,他們的待遇不錯,這兩把長矛皆是法器,在他們的操控之下矛尖發光,只要凌寒稍露抵抗的動作,他們就會毫不留情地施以打擊。

凌寒搖搖頭,笑道:「為什麼我一點也不意外呢?」

「乖乖跟我們走,免得吃苦頭,甚至將性命送了。」一名衛兵說道。

凌寒出手,向著那名衛兵抓了過去。

「大膽!」兩名衛兵毫不猶豫地發動法器,咻、咻兩道青光立刻向著凌寒射去。

然而,青光打到凌寒身前時,卻是自行崩碎,而凌寒已是抓起一名衛兵,一扔,就把那人丟了出去,他如法炮製,又將另一名衛兵丟了出來。

——這兩名衛兵就那麼趴在了外面,沒能再爬起來。

嘶!

眾人都是一驚,本以為凌寒其貌不揚,應該是個無名小卒,誰也沒有想到,他的實力竟如此強大,可以將生丹境玩弄於股掌之間。

這是高階生丹境,還是……真我境?

如果是真我境的話,那已經有資格稱一聲高手了。

裴闊也有些訝然,沒想到凌寒的實力遠在他預料之上。

他心中隱約閃過一個念頭,莫非這戰績真是凌寒打出來的?

但只是一瞬間而已,他就立刻搖頭。

不可能!

連黃金一代都只是得到了一百多萬的戰績值,凌寒憑什麼超越黃金一代?

還有王法嗎?還有道理嗎?

「哼,難怪敢這麼橫,原來還有些實力!」裴闊冷笑一聲,伸手向著凌寒抓了過去。

他有些惱,自己可是帝族,讓他紆尊降尊親自動手,簡直掉份!

啪!

一聲脆響,裴闊的臉上已是結結實實地挨了一巴掌。

咦,什麼情況?

眾人都有些懵,凌寒是什麼時候出手的?

誰看到了?

裴闊自己也很懵圈,他看了看凌寒,然後惱羞成怒,再次發起攻擊。

啪,又是一巴掌,清脆響亮。

靠,又抽了一巴掌?

眾人看向裴闊,只見他左右兩邊臉頰都是高高腫起,青中帶紫、紫中帶黑,好像充滿了淤血,隨時都會噴出。

他們再看向凌寒,眼神就不一樣了。

連抽兩個耳光,說明凌寒的實力遠在裴闊之上。

可要知道,裴闊乃是真我境啊!

可以將真我境玩弄於股掌之間,那得是什麼修為?

「你、你好大的膽子!」裴闊都要哭了,他可是帝族,而且年紀一大把了,卻被人當眾抽臉,讓他情何以堪?

「呵呵,你也知道委屈?」凌寒冷笑,啪啪啪,耳光連抽,「那你想要黑我的東西,甚至還要將我打入冤獄的時候,怎麼不想想後果?」

「只能你害別人,就不準別人反抗?」

「你這是什麼邏輯?」

啪啪啪,凌寒手中不停,連連抽動。

裴闊被抽得嘴裡、鼻子里全在噴血,很快,牙齒也被打飛,一張臉甚至都被打爛,露出了森森白眼,兩隻眼珠子都是掉了出來。

好慘!

凌寒卻沒有一丁點的同情,靠,若非他的實力了得,不是真要被黑了東西,蒙受不白之冤?

誰又來同情他呢?

自作孽,不可活!

「你既然不要臉,就幫你打下來!」

眾人則都是倒抽涼氣,事情發展到現在,他們哪還會不明白?

——裴闊大概是看凌寒的功績值高,又誤以為他沒有什麼實力和背景,就想著黑掉這筆功績值,結果呢,卻偏偏踢到了一塊鐵板。

想到這裡,眾人皆有些同仇敵愾,因為這樣的事情也可能發生在自己身上。

「打死他!」不知道是誰叫了一聲,這引起了好多人的共鳴,紛紛叫了起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