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男生小說 >都市娛樂小說 >神道丹尊 >第4474章 丹聖洞府

第4474章 丹聖洞府 (1/1)

小說名稱《神道丹尊》 作者:孤單地飛(書坊)  更新時間:2018-05-04 01:06  字數:2446

既然凌寒用的只是六星法器,它又怎麼可能動用尊者級的力量呢?

這與規則不符。

哪怕它強大無比,卻也不敢破壞規則,這是它得以生存的基礎,不遵規則的話,它會立刻消亡。

火老虎無語,怎麼會有這樣的對手?

無奈,它只好加強攻擊,以儘快轟敗凌寒。

它的戰力其實是超越教主級的,雖然動用的皆是六星規則,可哪個教主可以一擊揮出二十道規則的?

所以,同階之內,無人可以勝過它。

問題是,凌寒再加上混沌極雷塔,儼然也是教主級中至強的存在,雖然不如火老虎,可只是拖時間的話,卻是毫無問題。

兩百招、三百招、五百招。

火老虎都不想打了,這時候就算把凌寒打敗,其實也沒有什麼區別,肯定要給予他最短的通道。

轟!

但是,為了尊嚴,火焰巨虎還是強勢攻擊,終是將凌寒轟敗。

「虎王大人真是厲害!」凌寒贊道,「同階之內,您是第一個打敗我的人。」

尼瑪,這是誇讚嗎?

火老虎根本笑不出來,它其實是頂級尊者的實力,這是壓制戰力的結果,可依然用了五百多招才把凌寒轟敗,簡直丟虎的臉。

「你走吧。」它揮了揮爪子,頓時,一道光將凌寒包裹,瞬間即將他送走。

眼不見為凈,心好累。

咻,凌寒進入了一條通道,這裡空蕩蕩的,並沒有另一個人。

他大步前進,只不過用了一天的時間,他就走了出來,前方是一片起伏的丘陵。

好快,就一天而已。

凌寒想到之前火虎所說,最長的通道得走一年半載,那相比之下,他這幾乎就沒有花費時間了。

他自信一笑,說到能扛,他本身再加上混沌極雷塔,真可以說是當世第一。

現在,他應該已經重新奪回第一的位置了吧。

可惜,明明是第一個通過的人,為什麼沒有啥獎勵呢?

凌寒再一想,可能耗時最短就是獎勵吧。

這路上,會不會有什麼機緣?

他目光閃閃,一路前進,也一路搜索。

走了好一會,他不由一愣,因為他看到了一片古戰場。

這裡,屍橫遍野,白骨處處,殘破的盔甲到處都是。

奇怪,為什麼這裡會有一座古戰場呢?

凌寒走了進去,想看看這個戰場是不是真實存在的,而並非只是幻境。

風,輕輕刮過,沙子揚動,有些地方還現出了地下掩埋的白骨。

凌寒俯下身,揀起了一片戰甲碎片,時間太久,而且這也受到了極大的打擊,早已經化為了凡鐵,只是輕輕一捏就粉碎了,隨風飄揚。

可凌寒能夠肯定,這在很久以前的話,至少也是六星級的仙金。

他看過了許多破碎盔甲,發現其原材料大多是六星、七星級別,也就是說,當初這場戰鬥的層次是相當之高的。

而且,教主級、尊者級強者一般是不會穿戴戰甲的,會一定程度地影響靈活性,只有在大規模戰鬥的時候,因為是亂戰,所以才會穿戴上戰甲,以防流矢之傷。

當初,這戰場役的規模會有多麼大?

凌寒一路走一路看,尋找著有沒有什麼遺落下來的好東西。

可惜,縱使是高階仙金也因為歲月的腐蝕而化為了凡鐵,神性不在。

浪費啊,太浪費了,這裡有多少六星、七星仙金,拿出去賣的話,怎麼也能換回好幾株高階仙藥。

行了小半天,他驀然看到一塊斷裂的石碑。

上面有字。

凌寒走了過去,目光一掃,只見那是用最古老的文字所寫的,那個時代文字的特點就是簡練,一個字就能表達很深的意思。

但也因為如此,後世人去讀的話,便非常得吃力。

凌寒讀得很艱難,好一會之後,他才終於弄明白這寫的是什麼。

原來,這裡埋下了一位丹聖!

而這裡會發生戰爭,也是因為有四方勢力為了爭奪丹聖留下的絕世丹藥。

不過,石碑斷掉了,所以這記載的內容也不完整。

凌寒不由心中一動。

丹聖!

他現在可以煉製七星丹藥,甚至以他的神識之強,便是聖丹也能勉強一試。

凌寒缺的是丹方,畢竟每一張丹方都是前人靈光一閃之後,通過不知道多少次嘗試才最終定下來的。

他現在可沒有時間去如此嘗試,所以有現成丹方的話,他自然可以煉製六星、七星甚至聖級丹藥了。

走,去那個丹聖的洞府看看。

凌寒出發,按照石碑的提示,他很快就來到了地方。

這洞府已經打開了,兩扇大門只有一扇在,另一扇已經被打得只剩下半截,往裡看的話,裡面是一片狼藉。

很顯然,許多年之前這裡就被人光顧了。

還可能有收穫嗎?

凌寒抱著一線希望,走了進去。

大堂、空,卧室、空,貯丹室、空……凌寒轉了一圈,最後來到了煉丹房,在其他地方他都是零收穫。

一腳踏進去之後,凌寒驀然發現,這原本是一片亂糟糟的丹室竟是奇蹟般地恢復了過來。

——原本丹爐是倒在地上的,現在則是豎了起來,好端端地擺著,原本擺放藥材的架子已經塌了,現在卻又完好如初。

就在凌寒詫異的時候,只見一個白須老者走了進來,不等他有什麼反應,便從凌寒的身體中穿了過去,好像並沒有實體。

凌寒頓時明白過來,這應該是不知道多少年前的殘景,現在如同影像一般又重演了一次。

那麼,這位就是丹聖了?

凌寒原本已經放棄希望了,可現在卻是又燃燒了起來。

只見丹聖一邊走,在架子上挑選藥材,一邊則是喃喃:「這九皇十葉丹的丹方,今天應該可以完成!老夫苦想了九十三年,只要將玄葉草換成苦黃根,就不會有問題了。」

他一邊說,一邊取出藥材,開始了煉丹。

換了另一個人的話,現在肯定是一臉懵逼。

因為他看了也是白看,不懂煉丹的話,看得再仔細也沒有用。

可對於凌寒來說,這用處就大了去了。

——丹聖現場演示,他還可能看不懂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