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男生小說 >都市娛樂小說 >神道丹尊 >第4376章 狼族來人

第4376章 狼族來人 (1/1)

小說名稱《神道丹尊》 作者:孤單地飛(書坊)  更新時間:2018-04-14 13:08  字數:2383

凌寒的速度已經夠快了,可在這個基礎,卻是再爆發十倍,這是什麼概念?

鳳翼天翔,世間最強的身法。

為什麼連大帝創造的身法亦不能超越?

那是因為,真凰乃是天地孕育,這是天地賦予真凰的一種能力,就像真龍天生體術無雙,都是無可比擬的,連大帝亦無法達到如此高度。

凌寒明明是在天空中划行,可速度快得卻如同瞬移一般,忽閃忽現,若非天空中還留下了一道璀璨的火焰,根本看不出他其實是在平滑移動。

「不愧是真凰!」

凌寒贊道,不但速度奇快,而在身後留下的火焰亦有可怕的殺傷力,不亞於全力出手。

可以想像,當初的真凰只需要以高速掠過,火焰便可焚燼敵人,根本不需要再出手了。

能夠與真龍並列,真凰確實有著過人之處。

「現在的話,我僅僅只能算是剛剛入門,而就算是不斷地苦修,也不可能達到終極高度。」

「一來,我並非真凰,先天受限,二來的話,也是我的境界不夠,待我邁進教主級的話,才能破繹更進一步的妙法,將速度再次提升。」

凌寒有些遺憾,這意味著他哪怕達到大帝級,也不可能擁有真凰當年的極速。

只是失落一下下,凌寒又打起了精神來。

若是他成帝,那普天之下還有人是他的對手,還有人可以從他的手底下逃脫嗎?

在如今這個時代,大帝註定孤寂。

無敵也是一種寂寞。

凌寒回祖王學院,既然天翼天翔已經修成,他也打起了去哪裡走動走動的想法。

在祖王學院的話,雖然也能得到不少的修鍊資源,但比起真凰巢穴的所得,那自然是不可能相提並論的。

所以,如果又有這樣的遺迹開啟,凌寒當然願意跑上一趟。

他在星網上尋找著,可最近一段時間似乎特別得風平浪靜,哪裡也不聞有這樣的事情發生,讓凌寒十分失望。

「我留在這裡的話,達到九變至少還需要十年。」凌寒扳著指頭數道,「於我的壽元來說,這真是小意思,可大時代已經來臨,也許還真得差不起這十年。」

可沒有外快可撈,他急也沒用。

又是一個月後,突然有人來了祖王學院。

妖狼帝族!

來了一個聖人,另外則還有一個教主級的小輩,不過五百多歲,可以說是十分年輕、天賦驚人,但放在祖王學院的話,一百多歲的教主多的是,甚至還有尊者級。

這個小輩叫帝伽,他可不是想進入祖王學院當學員,而是負有別的任務。

凌寒正在院落中賞花,這是他現在的日常,修天地大道,就要有一顆接納天地自然的心,冷不防卻覺一股強大的壓力襲來。

轟,院落中,樹木花草,所有的樹葉在一瞬間全部枯萎。

凌寒眉頭一皺,縱身而起,站在了圍牆之上。

外面,正有一個灰衣年輕人傲然而立,發現他出現後,立刻投來森然的目光,充滿了殺意。

「凌寒,我乃帝伽!」這個年輕人說道。

凌寒哼了一聲:「我管你是誰,賠我的花!」

帝伽一怔,你傻的啊,沒發現我是教主級嗎?

他咳嗽一下:「我可是小乘境!」

「那又如何?」凌寒懟道。

帝伽這火氣自然上來了,武道界每相差一個大境界,那就是天壤之別。

「哼,你果然如傳說一樣,生了一張臭嘴!」他森然說道,直接出手,向著凌寒抓去。

轟,哪怕他並非帝子,可教主出手,那是何等威勢?

一手探出,化成一座小山也似,五指間纏繞著道則,化成一道道的神紋。

凌寒自然不會硬拼,他再有自信,也至於在化靈七變的時候去剛教主級怎麼也得九變之後,再看看自己是不是強到可以對抗教主級的地步。

轟,大手按落,凌寒的院子頓時被震得粉碎。

帝伽收手,眉頭一皺,他感應得很清楚,並沒有將凌寒拍到。

咻,身形一閃,凌寒已是重新出現。

他連用了兩次星步,一次離開、一次回來,自然將帝伽這一擊躲了過去。

這可不是切磋,也不是在真凰巢穴這樣的秘境之中,星步當然可以盡展全威。

他心中閃過訝然,為什麼這個帝伽會如此得放肆?

第一,這可是祖王學院,有些規矩還是要守的。第二,九山聖人已經發話,誰要是仗著境界高去欺負凌寒,那他會拎著帝兵找上門去。

面對這樣威脅,便是帝族亦要三思,那就算帝伽衝動,妖族帝族的那位聖人也不去考慮後果嗎?

可偏偏,到現在亦無人阻止。

難道……已經有帝族在懷疑九山聖人了嗎?這是一次試探,所以,出動了帝伽這種不算太重要的族人。

唉,紙終究是包不住火的,凌寒知道,九山聖人其實並沒有帝兵的事情肯定會曝光,但問題是,他還沒有賺夠修鍊資源啊,現在就曝光真是太早了些。

「凌寒,你動了什麼手腳,竟能影響我族帝子!」帝伽問道。

這是他此行的任務,就是要弄清楚當初帝羅嗷嗷叫,奉凌寒有若主人的真相。

於妖狼帝族來說,這真是太可怕了,等於有人拿捏住了他們的命脈,如果連聖人亦要受到影響,那整個帝族不是都要向凌寒俯首稱臣嗎?

所以,妖狼帝族考慮再三後,終還是決定向凌寒出手,怎麼也要弄個明白。

凌寒微微一笑:「你是說這東西嗎?」

他取出大帝號角,攤在了手中。

「這什麼東西?」帝伽問道。

「你想知道?」凌寒反問。

「少廢話!」帝伽不耐煩地道。

「好,便讓你知道。」凌寒吹動號角,嗡,無聲的波紋揚動,頓時,帝伽就仰天狼嚎起來,身體不受控制地趴到了地上,嘭,衣物被綳裂,銀色的毛髮覆蓋了全身。

他化為了狼形態。

帝伽的眼神中閃過掙扎之色,卻還是走到了凌寒的身邊,伸出舌頭舔起了他的腳背來,有若家犬。

這個危機,輕鬆解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