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男生小說 >歷史軍事小說 >三國之無限召喚 >第八十七章借刀殺人,我也會

第八十七章借刀殺人,我也會 (1/2)

小說名稱《三國之無限召喚》 作者:堂燕歸來  更新時間:2015-08-11 12:57  字數:3696

兩日後,蒼亭。

北面那一片小山丘上,陶商匍匐在草叢間,一雙鷹目一動不動的盯著大道盡頭那一座小小的石亭。

那是他跟糜竺約定的地點。

日過正午,離約定之時還有不到半個時辰。

一騎斥侯從東北面飛奔而歸,爬上山丘來到陶商跟前,拱手道:「稟主公,東北面已經發現糜家的隊伍,大概有五百多人。」

「糜家果然是有錢,出一趟門光私兵就帶出五百多號……」

陶商心中暗自感慨,揮手喝了一聲「再探再報」。

斥侯飛奔而去,陶商的目光移向了西南面,糜竺已經準時出現,他布下的誘餌差不多也該提前到了。

果然,西北面大道的盡頭,很快出現了一隊人馬,打著他「陶」字的旗號,一路向著石亭這邊緩緩而來。

不多時,那隊一百多人的隊伍,便從陶商的眼皮子底下經過。

陶商的目光越過眾人,目光落在了眾軍環護,騎著高頭大馬的那名年輕公子身上。

那年輕公子斷了一隻手臂,正是被他監禁數月之久的糜芳。

相隔雖有數百步,陶商卻彷彿能夠看到,此刻糜芳的臉上,正洋溢著何等迫不及待,卻又暗自得意的表情。

隊伍抵達石亭,遂是停止前進。

糜芳立於石亭中,舉目遙望著東北方向,目光中溢洋著一絲飛鳥出籠般的期盼。

就在兩天前,陶商在中軍大帳中熱情的召待了他,聲稱已跟糜家達成協議,他大哥糜家將延後對劉備供應糧草,做為回報,他將得到自由,被放歸糜家,糜竺還會前來這裡親自接他回朐縣。

「陶商,你對我所做的一切,我糜芳死也不會忘記,你很快就會知道,放我走是一個多麼愚蠢的錯誤,我一定會鼓動大哥全力支持玄德公,早晚要把你碎屍萬段……」糜芳暗暗咬牙,拳頭攥的咔咔作響,眼中悄燃著恨意。

被陶商監禁的幾個月來,他不但被陶商斬了一臂,還被陶商每隔一月就沒來由的痛揍一頓,可謂是受盡了羞辱折磨。

身為糜家二公子,養尊處優已久,何曾受到過這樣的苦,此刻的糜芳已是迫不及待的想要離開陶商的魔爪,早日所仇雪恨。

他卻渾然不知,就在不遠處的那座小山丘上,他切齒的仇人,正是冷冷的注視著他。

就在他思緒澎湃,胸中醞釀著種種復仇計劃時,驀然間,身後方向響起的喊殺之聲,打斷了他的神思。

糜芳身形一震,急是轉身尋聲望去,但見石亭南面的樹林之中,竟突然間殺出了一隊兵馬,卷著遮天的塵霧,挾著震天的殺聲,向著他所在方向,狂撲而來。

糜芳臉色立變。

陶商不是說好了要放他走么,怎的這裡會突然間殺出一路伏兵,難道說陶商那小子突然反悔,竟想要殺了他不成?

這也不對啊,身邊這些護送他的士卒,都是陶商的人馬,陶商要想殺他,只消派一騎傳令兵便可,又何必這般興師動眾。

糜芳轉眼滿臉茫然,望著洶洶殺至的兵馬,陷入了手足無措的境地。

山丘之上,匍匐的陶商,看著那驟然殺出的伏兵,卻不由的笑了,口中喃喃道:「陳酒鬼啊陳酒鬼,你92的智謀果然不是蓋的,看來這一石二鳥之計是成功了……」

陶商壓根就沒想要跟糜竺會面,糜竺也根本沒有打算要歸降陶商,當日中軍大帳之外,孫乾自以為偷聽到的那段機密對話,只不過是陶商故意演給他看的一齣戲而已。

糜竺是什麼人,那可是天下第一大投機商人,他又豈會為了保住區區一個弟弟的性命,就在劉備還握有兩萬雄兵,徐州戰事沒有明了之前,就選擇投靠陶商呢。

陶商只不過是用放歸糜芳做條件,換取糜竺延後供應劉備糧草的日期而已。

糜竺估算著劉備的糧草還能支撐幾日,晚送幾天糧草也不至於影響到大局,且能換回自己弟弟一條命,這買賣還算有得賺,自然是痛快的答應。

為救弟弟一條命,就公然延誤軍糧運送,這等以私廢公之舉,糜竺當然不敢向劉備直言,只好以糧草籌備未齊為由,希望能敷衍過去。

他卻不料,他的拖延舉動,反而佐證了孫乾偷聽到的「事實」,讓劉備深信糜竺已反,才會用孫乾之計,派兵前來襲殺「陶商」。

劉備作夢也想不到,他成了陶商借刀殺人的工具,借他之手殺掉糜芳。

一旦劉備認定糜竺叛變,又殺了他的親弟弟,無論糜竺是出於憤怒,還是出於害怕,他都只能被逼背叛劉備,投靠陶商。

而劉備的大軍之所以到現在還沒垮,就是靠著糜家供給糧草,一旦糜竺徹底停掉糧草供應,劉備的兩萬大軍不出數日,必然不戰自潰。

到那個時候,陶商不但保存了實力,又成功阻擊了劉備,還羸得了糜家徐州巨富歸順於自己,不正是一石二鳥。

至於糜芳,陶商把他折磨成那樣,知他必深恨自己,怎麼還會讓這麼個隱患活著,這次借著劉備之手,既可除掉糜芳,又不會遭糜家怨恨,對他來說,簡直是一箭三雕。

陶商不得不說,陳平此計簡直是妙到了極點,也不枉他花費了90的殘暴點,還有那麼多的甘家美酒。

在他諷刺的目光視下,五百劉軍滾滾殺至,沖在最前面的,正是老對手關羽,跟在關羽後面的則是孫乾。

此刻,這二人皆以為陶商就在那一百多人當中,皆挾著無盡的復仇怒火,縱後狂殺而來。

陶商用戲耍般的詭計,詐取郯城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