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男生小說 >歷史軍事小說 >三國之無限召喚 >第八十四章速戰速決之策

第八十四章速戰速決之策 (1/1)

小說名稱《三國之無限召喚》 作者:堂燕歸來  更新時間:2015-08-10 01:27  字數:2727

帳簾掀起,一名少女武將,挾著一身傲氣大步進入大帳。

那少女身著銀甲,身後紅色的披風獵獵如火,朱唇玉面,目若星辰,渾身上下散發著一種與生俱來的驕傲,就像是一顆耀眼的流星撞入帳中,剎那間令所有人都眼前一亮。

呂布一見那少女,刀削的臉立時一沉,喝道:「靈姬,不得對文遠出言不遜。」

那少女正是呂布的女兒,呂靈姬。

呂靈姬星眸一動,流露出幾分不滿,「前番女兒隨文遠叔去郯城跟那小子談判時,那小子明明實力不行,卻還敢跟咱們討價還價,現在又敢拿出兵之事來要脅父帥,女兒只是看不下去而已。」

父女連心,他二人都是驕傲自負的性情,呂布本來就心裡不爽,今被女兒這番話一煽動,更加覺得惱火。

呂布陰沉不語,臉上的怒氣卻愈燃愈烈。

這時,一直沉默不語的謀主陳宮,乾咳了幾聲,終於開口道:「北面司吾幾縣,皆是下邳富庶之地,今陶商一口氣都給要去,咱們即使攻下下邳國,也等於大打了個折扣,到最後得利最多的人,反而成了他陶商,大小姐憤怒也是應該的。」

見得陳宮也站在自己這邊,呂靈姬一下子又平添幾分底氣,俏臉一昂,更加自恃。

「不過嘛……」陳宮卻話鋒忽然一轉,「如果咱們不答應那小子,他就不肯出兵,劉備的大軍就能順利殺至下邳,到時候和陳登內外夾擊,形勢對我們就將極其不利,介時若不幸敗走,別說半個下邳國,只怕連到手的彭城國也得吐出來,這損失就更大了,所以嘛……」

陳宮捋著鬍鬚,不再往下說下去,只能一種意味深長的眼神看向呂布。

沉默許久,呂布深吸一口氣,「大局為重,速速回復那小子,本侯答應他的條件。」

呂布也是有大局觀的,在幾個縣和半個下邳郡還有彭城國兩者之間,他自然分得出輕重取捨。

此言一出,張遼陳宮皆暗鬆了一口氣。

呂靈姬則沒想到,陳宮竟然會轉口贊同向陶商割地,自己的父親竟然還答應了!

情急之下,呂靈姬急道:「父帥乃天下第一武將,那小子不過一手無縛雞之力的奸詐小兒,父帥豈能被他要脅,這要傳揚出去,父帥的威名何在。」

呂布刀削的臉上,卻掠起一絲冷傲的不屑,「沒有地盤,再大的威名也早晚會煙銷雲散,那小子敢要脅為父,為父已經記住,有他後悔的時候。」

這時,陳宮又一捋八字須,嘴角再次鉤起一抹詭笑,「大家不要忘了,劉備的兵馬要遠多於陶商,就算陶商最後能擋住劉備,也必會兵力大損,到時候咱們就可以……」

陳宮又是嘿嘿一聲冷笑,深陷的眼眶中,閃過絲陰狠之色。

呂靈姬聽出其父口中,隱隱有將來報復的意味,再聽陳宮一番解釋,這才恍然大悟,亢怒的情緒方始平伏,不再有異議。

當天呂布便再命信使出兵,前去向陶商回復,請陶商即刻出兵。

……

一天後,沐水南岸。

正在行軍中的陶商,收到了呂布的親筆回信,願意答應多分下邳北面諸縣給他。

呂布的讓步早在陶商意料之中,回復一收到,陶商當即下令,五千大軍加快行軍,直奔沐口而去。

沐水起源於泰山,自北向南穿越琅邪、東海、下邳,最終匯入徐州最大的水系泗水之中。

兩水交匯之地,名為沐口。

至於泗水,則發源於兗州,流經下邳城,向南匯入淮河。

劉備大軍北歸,必然沿著泗水北上,直趨下邳城,沐口便成了必經之地。

陶商快馬加鞭,星夜兼程南下,早於劉備一天抵達沐口,安營紮寨,設下三重鹿角,擺出一副嚴守之勢。

一天後,劉備統帥著兩萬大軍,隨後趕到沐口一線,見陶商堵住了去路,只得在距陶營七里之地下寨,形成威逼之勢。

接下來的幾天,正如陶商預料的那樣,急著去解下邳之圍的劉備,沒有半分猶豫,立營已畢,立刻便對陶軍大營發動了猛烈的攻勢。

劉備仗著兵多,不惜士卒生命,不分晝夜的強攻,幾次三番險些攻破營牆,若非廉頗指揮得當,營壘險些就要被攻破。

一連數天的強攻,陶商損兵五百,開始有點吃不消。

劉備方面損失也不小,士卒死傷竟兩千之眾,暫時也停止了瘋狂的進攻,令士卒且作休整,並催促糜竺速發糧草往沐口大營。

陶商也很清楚,劉備的息兵只是暫時的,一則是他的士卒死傷頗重,二來則是因為他從淮南前線帶回來的糧草,消耗的已經差不多,他必須要等到糜竺送到的糧草補充完畢,沒有糧草之憂後,才會再次發動進攻。

那個時候,他便將面臨劉備更加瘋狂,更加猛烈的進攻。

一波進攻就損失了五百人,已經超過了陶商的心理底線,他已再經不起這樣的損失,必經得想個辦法,在盡量減少兵力損失的情況下,能夠擊敗劉備。

陶軍大營。

中軍大帳之內,酒香四溢,足足三壇甘家陳釀被擺在案几上,統統都開了封。

「陳酒鬼,是你提議我發兵阻擊劉備,也是你說會有智敗劉備之策,現在這酒都給你開了封,你儘管喝個夠,喝飽了就給我拿出個破敵妙計來。」陶商手一揮,指著酒罈,用命令的口氣道。

陳平一見美酒就兩眼放光,鼻子湊到最個壇口,深深的吸上一口,一副萬般陶醉的樣子。

「主公這麼大方,那我就不客氣啦!」

陳平是說不客氣就一點都不客氣,毫不顧忌什麼文人形象,抱起酒罈就仰面朝天的大灌起來。

大股大股的酒水,很快就將他打濕成了一隻「酒漕雞」,他卻渾然不顧,只顧痛飲,那般樣子,好似恨不得變成一隻醉貓,就淹死在酒罈子里算完。

左右臧霸等人,皆以一種嗔目結舌的樣,吃驚的看著狂飲的陳平,個個目瞪口呆。

就連自詡為吃貨的樊噲,也獃獃的看著陳平,忘了自己的手裡還攥著半條沒有啃完的羊腿。

不知灌了許久,陳平竟是將三壇美酒,灌了個乾乾淨淨,一滴不剩,然後便抱著酒罈,盤膝坐在地上,打起了飽嗝。

「別人喝酒是喝好,他喝酒卻要喝飽,真是名符其實的酒鬼……」

陶商心中暗自感慨,卻咳了一聲,問道:「陳酒鬼,這酒你都喝完了,計策呢?」

「主……主公,你手裡邊是不是還扣著……扣著糜芳和孫乾二人呢?」陳平喘著氣問道,滿肚子的酒憋得他連說話都費勁。

「都在我手中,那又怎樣?」

「那就……就好,這兩個人就是……就是咱們擊敗劉備的……妙……妙……妙計……」

divclass=author-sayid=authorSaystyle=display:none

divid=authorSpenk

#includevirtual=/fragment/6/323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