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男生小說 >歷史軍事小說 >三國之無限召喚 >第八十一章甘做婢女

第八十一章甘做婢女 (1/1)

小說名稱《三國之無限召喚》 作者:堂燕歸來  更新時間:2015-08-08 22:56  字數:2799

那一聲哼吟,嬌柔如水,就像是一雙小手,在陶商的心頭輕輕的一撓,饒的他酥**癢的,心頭一陣的蕩漾。

自家妻子花木蘭,只有在巫山雲雨之時,才能哼出這樣的味道來,怎麼可能只被摸了幾下手,就春情蕩漾了呢。

而且,木蘭成天打打殺殺,一雙手又要握兵器,又要風吹雨淋,怎麼可能如此光滑如玉。

就算扁鵲有美手的醫方,又怎麼可能見效這麼快,畢竟扁鵲只是神醫,不是神仙。

「嘀……系統提示,對象甘梅產生情愛,宿主獲得8仁愛點,宿主現有仁愛點8。」

腦海中冷不丁的響起系統提示音,把陶商給嚇了一大跳,他萬沒有料到,自己摸的不是木蘭,竟然是甘梅。

他立刻鬆了手,下意識騰的跳了起來,毫無徵兆的就轉過了身。

迎面撞見的,正是那張稚嫩的童顏。

而且,陶商起的太猛,甘梅又靠的太近,被這麼一嚇一撞,「啊」的一聲驚呼,豐腴的身子便仰面朝後倒去。

「甘小姐……」陶商不及多想,急是伸手向她的蠻腰間攬去,想要扶住她。

誰想到,甘梅仰得太厲害,陶商腳下又被一絆,身子向前傾去,不但沒有能拉住甘梅,反而被她帶的一起身前跌去。

然後,兩人一上一下,同時倒地。

所幸地板是木製的,還鋪著毯子,但陶商的重量也不輕,這麼壓著甘梅倒下去,還是壓的她「嗯哼」一聲喘吟。

倒地的瞬間,陶商本來及多想,空閑的那隻右手,本能的就往最近的跟前一按。

軟軟的,彈彈的,就好像是按在了一隻巨大的,充滿了水的皮球上。

那種感覺,舒服啊……

陶商心頭一陣蕩漾,低頭看去,才發現自己的那隻爪子,不偏不倚,正好無意間按在了她胸前巨峰上。

陶商又驚又喜,一時失神,竟沒想到要起來,就那麼壓在甘梅上面,右手保持姿勢不動。

甘梅這才回過神來,被陶商的重量壓的喘不過氣來,櫻桃小嘴大口大口的吐著如蘭香氣,撲面吹來,攪得陶商心頭蕩漾,更加不想起來。

她喘了一口氣,卻才發現二人正以這樣不雅的姿勢,緊緊的貼在一起,再向下瞟去,更是駭然發現,陶商那隻輕薄的爪子,竟然就按在自己的……

驚羞之下,甘梅瞬間雲霞滿面,臉畔生暈,羞到耳根子都紅了,熱到發燙。

「國相,你壓倒我了……」驚羞之下,甘梅喘著氣,難為情的低聲抱怨。

陶商這才清醒過來,猛然意識到自己的舉止,似乎頗為不雅,有故意輕薄她之嫌,心中雖不情願,卻也只得把手抽走,趕緊從她身上下來,站了起來。

「咳咳,你沒事吧,有沒有傷到哪裡?」陶商倒是從容的緊,把甘梅從地上扶起來,很淡定的詢問。

「沒……沒事。」甘梅低低的回答。

她臉畔依舊雲霞赤染,不敢正視隗商的目光,只顧低頭整理衣容,以掩飾內心的嬌羞尷尬。

「甘小姐,你怎麼想起來郯城,也不說一聲?」陶商笑著轉移了話題,以緩解她的尷尬。

甘梅輕吸了幾口氣,臉畔紅暈稍斂,方是歉然一笑,「先前國相不是下令,命我們甘家進獻家釀美酒么,我便奉爹爹之命,前來郯城。適才我進來時,見國相似乎肩膀有不適,我便想為國相揉一揉,誰想卻驚動了國相,還請國相恕罪。」

陶商這才想起這檔子事,若不是為了「取悅」陳平那酒鬼,他也不會令甘家進獻美酒。

要說這甘梅看著稚嫩,膽量卻可比她胸前巨峰,竟敢召呼也不打,就主動為自己捶肩掐背。

陶商明白後,便笑道:「你甘家的酒確實乃當世好酒,我最近新得一謀士,最喜歡你家的酒,所以才會勞煩你甘家,你們想要什麼獎賞,儘管說來。」

甘梅頓時一臉受寵若驚,忙是將小臉一搖,「國相於我甘家有恩,這是我們應該做的,豈敢望報。」

「一碼歸一碼,我救你之事另當別論。」陶商卻把手一擺,「我陶商從不虧欠別人,不賞你點什麼,心裡堵得慌,你儘管開口便是。」

「這……」

甘梅明眸中流露出幾分喜色,便要開口,但話到嘴邊,卻幾次三番又難以啟齒。

陶商看出她心有所求卻不敢開口,便是大度一笑,「我陶商喜歡快人快語,你有什麼想要的儘管說,當然,前提是我能辦到,不然你跟我要天上的月亮,我可沒那個本事給你摘下來。」

甘梅「噗哧」一聲給他逗笑了,便也不再顧慮,「既然如此,那民女就厚著臉向國相討要一下琅邪和東海兩郡國的釀酒權,不知國相願不願意賞給我甘家。」

陶商嘴角揚起一抹笑意,心想這甘梅看著稚嫩,心下里卻也聰明的緊,懂得利用跟自己的良好關係,趁機為他甘家求取釀酒權。

自陶謙執掌徐州後,為了充盈庫府,便將釀酒權收歸官有,未得官府批准,私人不得擅自釀酒,劉備當上徐州牧後,也繼承了陶謙這一項法令。

至於甘家的淳釀,他們自己宣稱是在法令實施前所釀,但陶商猜測他們多半是私下裡暗中釀造。

一旦甘家獲得了兩郡國的釀酒權,就意味著兩地無論官民,都只能從他們甘家買酒,這就相當於他們壟斷了兩的酒業,這可是一項利潤不菲的賣買。

甘家原本只是東安一小土豪,倘若能擁有這麼一項賺錢的產業,財源滾滾而來,不消數年必可成為琅邪大族。

陶商思緒飛轉,眼珠子一轉,卻道:「你的這個請求我可以答應你,不過這賣酒所得的收益,你甘家卻得分我三成,你看如何。」

陶商背後沒有糜家這等有錢的大族支持,如今他兵馬擴充迅速,軍餉錢糧飛漲,正是用錢的時候,賣酒這樣賺錢的買賣,豈能輕易的就送給甘家,當然要從中分一杯羹。

甘梅卻頓時眉開眼笑,想也不想就點頭答應,還連連福身見禮,向陶商感激的道謝。

「有錢大家一起賺,今後咱們就是自己人了,你也別叫我國相了,聽著見外,直接管我叫公子就行了。」陶商笑呵呵的將她扶了起來。

「是,公子。」甘梅稚聲叫了他一聲,卻又淺淺笑道:「那公子也別總稱我甘小姐了,和爹爹兄長們一樣,都管我叫梅兒好不好。」

陶商一笑,便欣然叫了她一聲「梅兒」。

甘梅頓時笑顏如花,臉上卻忽然又泛起了猶豫,輕咬著鮮紅的嘴唇,遲疑了片刻,方不好意思的說道:「公子,梅兒不家一個不情之請,不知公子可否答應。」

「說吧。」

甘梅臉畔又悄生紅暈,低下頭不敢正視陶商的眼睛,卻含著羞意,低低道:「梅兒看公子征戰在外,夫人也要上陣殺敵,身邊也沒個人照顧公子飲食起居,公子若是不嫌棄,梅兒願跟隨公子身邊做個婢女,服侍公子,也算報答公子對梅兒的救命之恩,還請公子恩准。」

divclass=author-sayid=authorSaystyle=display:none

divid=authorSpenk

#includevirtual=/fragment/6/323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