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男生小說 >歷史軍事小說 >三國之無限召喚 >第八十章妻子的手

第八十章妻子的手 (1/1)

小說名稱《三國之無限召喚》 作者:堂燕歸來  更新時間:2015-08-07 16:33  字數:3080

泗水東岸,劉軍大營。

自破袁術後,劉備率領著兩萬得勝之師,沿著泗水徐徐北上,準備班師下邳。

這一戰威名大震,威脅解除,劉備也就不急於回下邳,大軍不過日行三十里而已。

劉備這是有意在向南面諸縣士民,炫耀自己的軍勢,以威服人心,增強自己對徐南一帶的統治力度。

時已傍晚,中軍大帳中,酒香四溢。

意氣風發的劉備,正在帳中與諸將小酌美酒,談笑風聲,縱論天下。

「大哥,聽說陶商那小子竟然生擒了袁譚,還逼得袁紹屈尊跟他會面才放了袁譚,這小子是越來越成氣候了,咱們這次回去,要不要收拾了他?」酒氣熏熏的張飛,大咧咧的問道。

劉備沉默不語,淺飲了一口杯中之酒,方嘆道:「他畢竟是陶公之子,陶公臨死前囑吩我要好好的照顧他,不到萬不得已,我是真不想對他動手,畢竟會遭人誹議啊。」

「主公此言差矣。」

簡雍卻搖頭一笑,「主公今新破袁術,救徐州士民於水火之中,威望已盛,誰敢誹議,況且天也要滅那小子,給了主公一個絕佳的借口。」

劉備眼神一動,好奇的看向簡雍。

簡雍便捋著鬍鬚,嘴角鉤起一抹詭秘的弧度,「今早關將軍發來急報,那陶商的部將樊噲,不久前不遵他號令,擅自劫了糜別駕發出的一筆糧草,這正是天賜咱們的一個絕佳借口,咱們只需給他冠上一個勾結袁術的罪名,便可堂而皇之的發兵滅他,介時徐州士民人人恨他入骨,誰還敢誹議主公。」

「竟有此事?」

劉備一臉奇色,深陷的眼眶中已閃爍起絲絲興奮,卻明顯在故意的壓制,不願意表露出來。

「此事千真萬確,雍先在這裡要提前恭喜主公雙喜臨門啦。」簡雍拱手笑道。

「哪裡來的雙喜臨門。」劉備卻揣著明白裝模糊了。

這時連張飛也聽明白了,興奮到眼珠子陡增,粗嗓門嚷嚷道:「這還用問么,大哥先破袁術,現在又能名正言順的除掉陶商這個狼子野心的禍患,當然是雙喜臨門啦。」

劉備笑而不語,一杯酒舉頭灌盡,嘖嘖讚歎好酒,得意之色已是溢於言表。

大帳中,笑聲更加暢快,氣氛愈發愉悅。

氣氛正熱烈時,斥候急入,驚聲叫道:「稟主公,下邳陳從事急報,呂布突然舉兵造反,發兵襲破彭城國,目下正兵圍下邳城,陳從事請主公速速回師救援。」

「什麼!」劉備驟然變色,一身的春風得意,瞬間被這驚人的消息所驅散。

張飛一躍而起,把酒杯往地上一摔,惱怒的罵道:「俺早就說過,那三姓家奴的狗雜種不是個東西,勸哥哥你早些除掉他,哥哥你就是不聽,還把小沛讓出來給他,這下可好了吧。」

劉備眉頭深凝,灰白的臉上慍色漸燃,有種被人恩將仇報的窩火。

就在劉備還未及發奴時,親兵再次急入,用更加驚慌的腔調叫道:「稟主公,大事不好,琅邪國相陶商突然舉兵造反,發兵詐取郯城,關將軍不敵敗兵,部將傅士仁被生擒,郯城已被攻破,關將軍請主公速回師相援。」

轟隆隆!

又是一道威力更強悍的驚雷,當頭轟落,把劉備的慍怒轟碎,轟成了錯愕震驚。

陶商那小子,竟然跟呂布這三姓家奴,就像是約好的一般,同時造反。

呂布也就罷了,畢竟下邳還在陳登的手中,陶商這小子,竟卻攻破了由關羽鎮守的郯城?

這怎麼可能!

「放你娘的狗臭屁,郯城有我二哥鎮守,怎麼可能被那小賊輕易攻破,你小子敢謊報軍報,老子撕了你!」驚怒的張飛根本不相信,一腳便將那親兵踢翻在地。

那親兵痛得嗷嗷直叫,卻被張飛嚇到要死,顧不得疼痛,忙是將情報奉上,「小的怎敢謊報軍情,這是剛剛送到的情報,請主公和張將軍過目。」

未等張飛伸手,劉備已搶上前一步,將情奪奪過來,沉思思掃視。

他越看臉色越陰,不禁跌足叫道:「這個陶賊,當真好生狡猾,竟然借口送還糧草,詐奪了城門,雲長啊雲長,你怎麼能如此大意啊。」

劉備抱怨著,將那帛書往地上生氣的一扔。

震驚的糜竺和張飛二人,將地上的情報撿起來一看,兩個人的嘴巴瞬間張到老大,方才恍然驚悟。

簡雍的臉立刻扭曲變形,浮現尷尬羞愧之色。

就在片刻之前,他還自以為是的嘲笑,陶商劫糧是給了他們借口,自取滅亡。

卻不想,劫糧壓根是陶商故意所為,是他詐取郯城的詭計。

陶商用實際行動,深深的羞辱了簡雍的自以為是,令他一種無地自容般的羞愧感。

「陶賊,呂布,你們竟然敢暗中勾結,一起起兵叛我,可恨……」劉備恨得咬牙切齒,拳頭暗暗緊張。

怒火狂發,劉備猛然起身,厲聲道:「傳令全軍,今晚拔營北歸,隨我剿平兩個叛亂之賊!」

張飛和簡雍等眾文武,情知事態緊急,焉敢有半分遲疑,匆忙下去傳令。

劉備怒氣才是稍息,心中暗自發誓:「陶商,我幾次三番的饒過你,無非是看在陶謙的面子,你現在竟敢公然叛我,你真當我劉備沒有狠辣的手段嗎……」

當日,兩萬劉軍拔營而起,向著徐州腹地急行而去。

……

郯城。

城頭變換大王旗,現在,這座東海郡的治所,已經是他陶商的了。

不過,攻破郯城,並不意味著他就拿下了東海郡。

離郯城較近的襄賁、蘭陵數縣,因畏於陶商兵威,皆表示歸降。

東面利城、祝其、厚丘、朐城數縣,則因是糜家的勢力範圍,糜竺還明確表示支持劉備,這幾個縣當然也不會改旗易幟。

至於餘下的承城幾縣,則因離郯城較遠,又不在糜家的勢力範圍,因此對陶商的傳邀的招降,並沒有做出明確的回應,顯然還處於觀望狀態。

陶縣知道,他們在等著劉備的歸來。

陶商和呂布的兵變雖然來勢兇猛,但劉備手中還握有兩萬大軍,徐州大部分的地盤還掌握在其手中。

劉備聞知徐州兵變兵,必定會回師平叛,那時必定會與叛軍展開一場激烈的交鋒,戰爭的結果才將決定誰才是徐州的主人。

「這個陳登果然有兩把刷子,呂布都幾天了還沒有拿下下邳城,劉備卻馬上要回來了,看來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啊……」陶商感嘆了一聲,放下手中情報,伸了伸懶腰,揉起了肩膀。

前番郯城之戰殺得太猛,肩膀有點抽到,這會又坐久了,不免便有些肩膀犯酸。

正揉著時,身後傳來了輕盈的腳步聲,然後,一雙手便按在了他的肩膀上,溫柔的幫他揉起肩來。

「木蘭,你的手勁什麼時候變這麼溫柔了。」陶商笑道,雖不回頭也猜得到必是自家妻子,抬起胳膊便向肩上那雙溫柔的手摸了去。

肌膚相觸時,那雙手卻像觸電一般,劇烈的一抖,本能的就想抽走。

「都老夫老妻了,摸個手還害什麼羞。」陶商笑嘻嘻的取笑道,偏要緊緊的握著不放,摸得反而更加肆意。

摸著摸著,陶商嘻笑的臉上,卻漸漸泛起了幾分奇色,「我說木蘭啊,你這雙殺人的手,什麼時候變的這麼光滑了,連手心的繭都沒有了,莫非是從扁鵲那裡得了什麼美手的妙方嗎……」

那光滑新鮮的感覺,令陶商越摸越肆意,禁不住,身後傳來一聲少女嬌羞的哼吟聲。

divclass=author-sayid=authorSaystyle=display:none

divid=authorSpenk

#includevirtual=/fragment/6/323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