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男生小說 >歷史軍事小說 >三國之無限召喚 >第七十四章有錢能使鬼推磨

第七十四章有錢能使鬼推磨 (1/1)

小說名稱《三國之無限召喚》 作者:堂燕歸來  更新時間:2015-08-05 06:35  字數:2571

琅邪國治,開陽城。

布署於開陽一線的兵馬,已經在暗中調動,從各處小道,向南面即丘方向集結。

尚自沉浸在殺退袁家,重獲和平的琅邪士民們渾然不覺,一場更大的暴風驟雨,正在向他們逼近。

國相府大堂中,陶商正與諸將共商軍事,這時親兵來報,言是關羽部將傅士仁,奉關羽之命前來求見。

「關羽果然派人來興師問罪了,樊噲這一票乾的漂亮。」陶商看了一眼酒不離口的陳平,二人的臉上,不約而上揚起一抹詭笑。

陶商遂高坐於上首,傳令傅士仁入內。

片刻後,從容的腳步聲響起,一身盔甲的傅士仁,手扶著佩劍,昂首挺胸的步入了大堂。

「陶商,你好大的膽子,竟敢搶前線的軍需糧草!」一入大堂,傅士仁連召呼也不大,就盛氣凌人的沖著陶商喝問。

陶商臉色立刻一陰,拂手喝道:「來人啊,把這個不知上下的狂徒,給本相拖出去重打二十大板。」

號令一下,花木蘭星眸一瞪,當場就準備動手。

「陶商,你想幹什麼,我乃關將軍麾下副將,奉關將軍之命前來,你焉敢對我無禮。」傅士仁大吃一驚,萬沒有想到,陶商一言不合就要打他軍棍。

「原來你也知道無禮二字。」陶商冷哼一聲,「我乃琅邪國相,朝廷兩千石之官,若純論官位,就連你家關將軍都在我之下,你一個區區幾百石的副將,見了本相不知行禮,還敢直呼本相之名,本相豈能不替關將軍教訓教訓你。」

傅士仁以為自己是關羽部將,就可以對陶商頤指氣使,誰料陶商竟根本不吃這一套,當場就給了他一個下馬威。

好漢不吃眼前虧,傅士仁立馬就心虛了,忙是收斂住囂張氣勢,強咽下窩火,陪著笑臉一拱手道:「末將適才一時情急,方才有所失禮,還請國相大人恕罪。」

陶商這才怒容收斂,一揮手,屏退了左右親兵,冷冷道:「罷了,看在你是關將軍部將面子上,本相就恕你冒犯之罪,你方才所說前線軍糧什麼,到底是怎麼一回事?」

傅士仁暗鬆了口氣,遂將前線三萬石糧草,被樊噲所劫之事,告知了陶商。

「竟有此事?」陶商一臉驚異。

傅士仁察顏觀色,看陶商那是震驚,似乎正如他先前所料,此事陶商並不知情。

「眼下州牧大人正在南面拒敵,陶國相的部下卻擅自劫走了急需的糧草,關將軍得知此事後,相當的震怒,甚至一怒之下要提兵前來問罪,幸虧末將從旁勸阻。」

傅士仁見陶商露了怯意,態度又恢復幾分自恃,「我勸住關將軍後,自請前來開陽問個究竟,陶國相,樊噲劫軍糧之事,到底是不是受你指使,你給個答覆,我也好回去向關將軍復命。」

「當然不是了,我怎麼敢劫軍糧,這一定是樊噲那廝擅自所為。」陶商當即一口否認,忙示意左右給傅士仁看座上茶。

剛才吃了一頓下馬威的餘悸,已是一掃而空,傅士仁知道陶商是「做賊心虛」害怕了,不得不對他態度客氣。

傅士仁便撣了撣衣衫,煞有介事的款款落坐,斜眼瞟向陶商,「我說陶國相,這件事雖然不是你指使,但畢竟是你的部下乾的好事,關將軍若是上報主公,真要追究起來,只怕你難逃罪責。」

陶商臉色一變,嘴唇發乾,神情越發的心虛。

他便屏退了左右諸將,又向花木蘭使了個眼色。

眾將退下,大堂中只餘下他二人。

陶商便移座近前,笑呵呵道:「樊噲這廝向來是個粗人,不懂什麼事,我一定好好的訓斥他。這件事終歸只是一場誤會而已,還請將軍回復關將軍時,替我美言幾句,盡量還是不要把事情鬧大。」

「這個嘛,不好辦啊……」傅士仁眉頭凝成了一團,很是為難的樣子,「陶國相你也知道,關將軍治下素來嚴厲,我若不能秉公回復,關將軍怪罪下來,我可是要掉腦袋的呀。」

陶商拍了拍手,親軍將一個精緻的檀木盒放在了傅士仁跟前,他笑著把盒子緩緩打開,一片璀璨的光芒,頓時照的傅士仁眼前一亮。

那是一盒珍珠,足足有近五十多顆,個個珠圓玉潤,一看便知是上等貨色。

琅邪國靠海,乃是漢帝國為數不多的幾個盛產珍珠的地方,陶商拿出這一盒珍珠,很明顯是想賄賂他。

「陶國相這是什麼意思?」傅士仁兩眼都在放光,卻故意裝糊塗。

陶商把檀木盒往他跟前一推,「為了這事辛苦將軍大老遠跑一趟,陶某實在是過意不去,區區一點薄禮,聊表歉意,還望將軍笑納。」

「都是為了公事而已,怎麼好意思呢……」傅士仁抓起一把珍珠,愛不釋手的把玩起來。

他的眼珠子都快迸出來,一臉貪婪的笑容,陶商暗暗冷笑,知道已經摸准了傅士仁的罩門。

手中珍珠嘩啦啦的落回盒中,傅士仁將盒蓋一關,表情立時變得嚴肅起來,正色道:「陶國相放心吧,此事末將已經調查清楚,全是一場誤會而已,末將回去之後會向關將軍好好解釋,陶國相也要趕緊把那批糧草如數送往郯城才是。」

「若如此就太好了,將軍不愧是雲長將軍部下,果然是公正無私,陶某佩服。」陶商面露喜色,忙承諾立刻派人往即丘訓斥樊噲,責令其儘快將三萬石糧草送往郯城。

傅士仁這才滿意,當即帶著那一盒珍珠,離了開陽還往幾百里外的郯城復命。

陶商親自把傅士仁送往門外,回到大堂後,眾將已經重新聚集在了堂中。

「夫君,那廝上當了沒有?」花木蘭迫不及的問道。

陶商一笑,「有錢能使鬼推磨,關羽有這樣貪財的手下,他不敗簡直就是天理不容。」

眾將的情緒頓時激昂起來,個個勢血沸騰,躍躍欲戰。

一片烈烈豪情的氣氛中,卻唯獨獻上妙計的陳平,卻渾然置身事外一般,只顧躲在角落裡貪杯,嘖嘖的大讚「好酒」。

「這個酒鬼……」

陶商無奈的搖了搖頭,年輕的臉上轉眼燃起狂烈的戰意,欣然喝道:「網已經撒好,就等著撈關羽這條大魚了,傳我將令,盡起開陽之兵,星夜南下直取郯城!」

divclass=author-sayid=authorSaystyle=display:none

divid=authorSpenk

#includevirtual=/fragment/6/323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