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男生小說 >歷史軍事小說 >三國之無限召喚 >第七十二章一朵奇葩

第七十二章一朵奇葩 (1/1)

小說名稱《三國之無限召喚》 作者:堂燕歸來  更新時間:2015-08-04 05:52  字數:2979

「系統精靈,給我把所有的仁愛點都轉換成殘暴點,我要召謀士英魂。」陶商集中意念,向系統精靈下令道。

幾天前一個月期限一到,陶商就把糜芳、淳于瓊幾個「提款機」,挨個又蹂躪了一番,搜取了不少殘暴,再加上先前攢的點數,估摸著至少應該能湊夠90左右的殘暴點。

「嘀……系統轉換完畢,扣除轉換消耗點,宿主現有90殘暴點,仁愛點0。」系統精靈熟悉的聲音,響起在了腦海中。

「果然有90個殘暴點,把忠誠度為0以上,我能召喚的謀士英魂,統統都給我調出來。」陶商再次下令。

「嘀……系統已調出名單,請宿主選擇。」

陶商的腦海中,立刻像電子顯示屏一樣,拉出了一長串的名單,可召喚的英魂數量,比原來魅力值低的時候,增加了許多。

「周朝開國第一功臣姜子牙,韜略家、軍事家、政治家,統帥100,武力65,智謀100,政治90……」

一看到姜子牙的數據,陶商就兩眼放光,倒抽了一口冷氣。

統帥和智謀雙百,政治只差10點就滿值,就連最差的武力值都有65,大概是因為年紀太大的原因,這等華麗的數據,放眼古今只怕都區指可數。

這麼牛逼的數據,怪不得歷代都公認他是儒、法、兵諸家的源祖,被尊為百家宗師。

陶商便想這要是把姜子牙給召喚出來的話,他簡直就可以宣稱,子牙在手,天下我有,什麼諸葛亮、賈詡之類的當世絕頂謀士,估計都得靠邊了。

「……初始忠誠度-30。」

最後一段數據,如一瓢冷水澆在了他的頭上,毫不留情的澆滅了他的幻想。

「這也難怪啊,姜子牙在河邊吊了幾十年的魚,一門心思的等著吊周文王這條大魚,周文王那是什麼人,那是歷朝歷代尊崇的聖人啊,我要是以50多點魅力值,就能把姜子牙給召了,那才見鬼了……」

姜子牙只能跳過,繼續往下瀏覽,陶商的目光,最後定格在了一個如雷貫耳的名字上:

陳平。

西漢開國功臣,謀略家,統帥60,武力50,智謀92,政治80,初始忠誠度10。

大名鼎鼎的陳平啊,陶商對他的歷史熟悉到不能再熟悉。

鴻門宴後劉備被困咸陽,正是陳平設計,騙得項羽放了劉邦,之後的楚漢戰爭中,陳平屢獻奇計,幾次救劉邦於危難之中。

陳平最著名的傑作,當屬白登之圍,陳平獻計賄賂匈奴單于的老婆,才使劉邦能從三十萬匈奴鐵騎的包圍之下脫困。

92點的智謀,足以當得起陳平的履歷。

而且,他還有80點的政治,這在陶商陣營中已經是最高,放眼當世也是不低的存在。

打仗打的就是經濟,打得就是國力,治國光靠武力和智謀遠遠不夠,更需要的就是政治能力,若召喚陳平的話,不光能給他出謀策劃,還能為他處理政務,一舉兩得,這筆買賣絕對不虧本。

「就陳平了,我要召喚他的英魂。」陶商當機立斷,做出了選擇。

「嘀……請宿主選擇合適肉身。」

陶商不動聲色的瞟了一眼眉頭緊鎖的諸將,忽然一拍腦門,「我差點忘了,演武堂前不久還開設了文賢館,裡面招了幾個資質不錯的文生,其中一人我看著頗有才華,不如把他叫來,或許能想出一道妙計也說不定。」

眾人都抬起頭,狐疑的看向陶商。

儘管廉頗樊噲這些人,統統都是講武堂出身,但他們的英魂卻跟裡邊的人沒有半毛關係,自然對此表示懷疑。

片刻後,一名文生被召至堂前,陶商裝模作樣的考察了他一番,表示非常滿意,便令他跪在了自己的跟前。

「方才我已考量過,你已學有所成,也該是站出來擔起重任的時候了,本公子現在為你改名陳平,望你能像漢朝開國功臣陳平那樣,奇計百出,輔佐我陶商成就大業。」

嘴裡念叨過一番障眼之詞後,陶商一本正經的,把手按在了那文生的頭頂。

「嘀……系統開始載入英魂,十……九……八……七……」

那文生頓時雙目獃滯,身形僵硬的跪在了原地,一動不動像一俱凝固了的雕像一般。

一雙雙狐疑的眼睛注視下,系統倒數完畢,那具身軀驀然一震,整個人又重新活了過來。

他的神情氣度,已與剛才判若兩人,很顯然,召喚已經成功,站在陶商面前的,不再是那個不名一文的文生,而是大名鼎鼎,智謀可比當世郭嘉、賈詡之流的陳平。

讓陶商有些意外的卻是,他從陳平的眼神中,並沒有看到智謀之士那種深邃的目光,相反卻看到了些許醉意。

陶商且按下疑心,問道:「陳平,我要造劉備的反,奇襲關羽鎮守的郯城,你可有什麼速勝的妙計?」

「哎呀呀,好久沒有喝酒了,這腦子糊塗得緊,哪裡想的出什麼妙計啊。」陳平身子晃了幾晃,眼中的醉意更重,竟像個喝高了的醉鬼一般。

陶商一怔,這什麼情況,一被召喚出來就討酒喝,別人是喝多了腦子糊塗,他卻吵著不喝酒才腦子糊塗。

眾人面面相視,皆是狐疑。

樊噲卻已不耐煩,大步上前,一把就掐住了陳平的後頸,叫道:「主公叫你想妙計,你磨嘰什麼,信不信我揍你。」

「哎呀呀,你這粗魯的匹夫,快放開我。」陳平一臉厭惡的嚷嚷,手腳撲騰著想掙脫,可惜小雞仔似的身子板,又豈掙得脫樊噲的虎掌。

「嘀……系統掃描對象陳平情緒出現波動,忠度誠有下降可能。」

腦子裡冷不丁的響起系統提示音,陶商嚇了一跳,要知陳平忠誠度本來就只有10點,這要是一下降成了負值,自己豈不是白浪費了90點的殘暴點。

「樊噲,休得無禮!」陶商當即喝止。

樊噲這才鬆了口,罵罵咧咧的退了下去,陳平則理著衣容,嘴裡也嘟囔著「粗魯匹夫」,沒好氣的反瞪著他。

「只要你能想出破敵妙計,我又豈會吝嗇幾壇好酒,來人啊,把甘家進獻剩下的那壇好酒給他拿下來。」陶商又下令道。

片刻後,一壇好酒便擺在了陳平面前,塞子一拔淳香的酒氣頓時洋溢出來。

一聞到酒香之氣,陳平就像那聞到肉香的貓兒一般,饞蟲立時就被勾了起來,兩眼都放光。

陳平口水一吞,二話不說就撲了上去,一杯接一杯的就豪飲起來,全然不顧什麼儀態,完全一副嗜酒如命的樣子。

喝到最後,他竟乾脆把酒罈舉起來,仰頭大口的往嘴裡灌,形容粗野放縱,哪裡還有半點文人的優雅氣質。

「好酒啊,很久沒有喝到這麼好的酒了,痛快啊,哈哈——」

陳平爽朗的大笑著,酒水從嘴邊濺出,打濕了身上的衣衫,他竟也全然不顧。「好個癲狂的臭酒鬼……」

左右的諸將看著他這誇張的豪飲相,無不是面面相覷,皆是驚奇不已。

「嘀……系統掃描,對象陳平忠誠度上升2,現有忠誠度12。」

陶商算是明白了,原來這個陳平,竟然是個嗜酒如命的傢伙。

「先是樊噲這個吃貨,又來了個陳平是酒鬼,劉邦的身邊都是些什麼奇葩啊……」

divclass=author-sayid=authorSaystyle=display:none

divid=authorSpenk

#includevirtual=/fragment/6/323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