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男生小說 >歷史軍事小說 >三國之無限召喚 >第七十章該清算總賬了

第七十章該清算總賬了 (1/1)

小說名稱《三國之無限召喚》 作者:堂燕歸來  更新時間:2015-08-03 18:21  字數:2750

divid=chapterContentWapper

我的地盤上,豈容他人對我不敬!

那隨從被陶商這麼一喝斥,非但不錯,反而似受了多大羞辱似的,白白凈凈的臉立時漲的通,作勢就要還嘴。

「別衝動,忘了溫侯的叮囑了嗎!」張遼幾步上前,擋在那隨從身前,沉聲喝道。

隨從話到嘴邊,被他這麼一喝,只好硬生生的咽了下去,卻仍滿臉不爽的瞪著陶商,好似受了多大委屈似的。

「你先在外邊等著吧,別耽誤了溫侯大事。」張遼生怕他再惹事,把他往外面推,還暗使眼色。

那隨從一副不高興的樣子,卻還是被張遼連哄帶推,退出了堂外。

脾氣這麼大的下人,陶商還是頭一遭見到,不由冷笑道:「張文遠,你這隨從派頭還真夠大的,我差點分不清你們誰是主誰是仆。」

「是我治下無方,讓陶公子見笑了。」張遼慚愧的一番自嘲,忙把話題一轉,「不用管他,咱們繼續說正事。」

「既然要說正事,我剛才的疑問,不知你打算怎麼解釋?」陶商又扯回了「分贓」上面來。

張遼乾咳幾聲,方一臉誠懇道:「咱們既然要聯手,也沒必要互相藏著腋著,坦白講,我那隨從雖然態度不好,但話卻沒說錯。況且下邳乃徐州治所,城池堅固,又有陳登這樣的智謀之士坐鎮,攻下邳難度遠要大於郯。誰出的力多,誰分的地多,這也算公平吧。」

張遼解釋之時,陶商也一直在分析著利弊。

呂布的軍力要強於自己,這一點,陶商不得不承認,畢竟這個世道誰的拳頭大,誰就有更大話語權。

至於下邳,陶商記得歷史上,劉備本是留張飛守下邳,結果張飛性情暴烈,打了城中大族曹豹,還喝醉了酒,結果被呂布裡應外合,輕輕鬆鬆就打下了下邳。

而現在,或許是自己的出現,造成對歷史的改變,守下邳之人卻變成了陳登。

此人詭計多端,極有軍事才華,又是徐州大族出身,有他坐鎮下邳,只怕呂布就沒那麼容易襲取下邳了。

這樣一來,攻取下邳的難度,似乎是比攻取關羽這樣一個單純武夫所守的郯城,難度是要大不少,戰後呂布多分點肉倒也合情合理。

「如果陶公子真覺的不合適,我軍可以止步於彭城,下邳留著讓陶公子來打便是,誰打下來便是誰的。」張遼又很大度的笑道。

陶商才沒那麼傻。

他如果去打下邳國,劉備率軍回援,就要面臨被內外夾擊的威脅,陶商很清楚,以他現在的軍力,還打不了這等高難度的勝仗。

況且,到時他跟劉備血拚,呂布卻蹲在北邊的彭城看熱鬧,介時就算他打羸了,以呂布的反覆無信,十有**會趁虛來攻。

以慘勝疲憊之兵,去敵呂布精力充沛的虎狼之師,結果如何可想而知。

「好,就依溫侯的提議,彭城下邳歸你們,東海歸我,咱們什麼時候動手。」陶商算好了利弊,不再討價還價,拍板做出決斷。

張遼面露喜色,哈哈一笑,欣然道:「陶公子果然是豪傑之士,我家溫侯沒看錯人!事不宜遲,我們必須要趕在劉備回師之前動手,不如就約定十日後同時起兵,陶公子意下如何?」

「十日後就十日後,擊掌為誓。」陶商欣然答應,舉起了手掌。

張遼也舉起手來,二人於這大堂中,擊掌為誓,敲定大計。

達成約定後,張遼也不久留,當即告辭要回小沛,陶商便親自將他送出堂外。

步出堂外,卻見守候於門外的花木蘭,正以一種好奇的眼神,上上下下的打量著那名隨從。

至於那脾氣極大的隨從,則連正眼也不看花木蘭一下,目光始終都盯向堂內。

見得張遼出來,那隨從馬上迎了出來,張遼向他暗暗點頭示意,那隨從一臉的不爽快,方才稍稍緩解,跟隨著張遼而去。

臨走之時,他還忘回頭瞪上陶商一眼,方才揚長而去。

「小小一個隨從,脾氣倒是不小,虧得張遼能忍,要換作是我,早扒了他褲子抽他屁股了。」陶商不悅道。

花木蘭湊上近前,冷艷的臉上浮現別有意味的笑容,「人家一個女兒家,你好意思扒人家褲子么。」

女兒家?

陶商一怔,茫然的看向自家夫人,一時沒轉過彎來。

「夫君你也太不細心了,你沒看出來嗎,那隨從沒有喉結,耳垂上還有洞,一看就是女扮男妝。」花木蘭笑著解釋道。

陶商這才恍然大悟。

怪不得他看那隨從感覺有點怪怪,皮膚白白凈凈,身上還有淡淡香味,說話也有幾分娘娘腔,原來竟是個女人所扮。

「張遼來跟我談判,卻帶了個女扮男妝的隨從,脾氣還挺大……」

陶商喃喃自語時,花木蘭聽到「張遼」之名,卻花容微變,疑道:「夫君,那張遼不是呂布麾下大將嗎,他跟來咱們琅邪做什麼?」

陶商神思回歸,嘴角揚起一抹意味深長的冷笑,「先傳令給徐盛和樊噲,叫他們快馬加鞭,星夜趕來會合,也該是把徐州鬧個天翻地覆的時候了。」

說罷,陶商豪然大笑著,揚首回往大堂。

看著殺氣大作的自家夫君,耳聽著他的軍令,花木蘭愣怔一瞬,驀然間省悟,眼眸之中,不禁湧起絲絲興奮之色。

號令傳下,北面鎮守姑幕的徐盛,以及南面鎮守即丘的樊噲,不敢遲疑,很快便低調的趕到了開陽。

是日黃昏,陶商召集眾將於國相府,廉頗、臧霸、徐盛、樊噲,還有自己的夫人花木蘭,麾下所有重要將領,皆已齊聚於堂中。

眾將齊集,陶商神情肅然,挾著一股殺步,昂首步入堂中。

那前所未有的殺氣,凜烈四射,當他從諸將跟前經過時,眾人甚至感受到一種強烈的壓迫感。

步上高階,猛一轉身,鷹目向堂前環視掃射。

「我說主公,你大老遠的把老樊從即丘召來,我可是一天一夜沒合眼,連肉都沒顧上吃,你到底有啥事要宣布啊。」樊噲腦子粗,還沒有察覺到氣氛的不同,哇哇的嚷嚷。

「閉嘴,聽主公說話。」花木蘭瞪了那莽漢一眼。

「閉嘴就閉嘴……」樊噲嘟囔著閉上了嘴巴。

大堂安靜了下來,鴉雀無聲。

陶商冷肅不語的凝視眾將許久,那銳利無比的眼神,讓這些虎狼之將的情緒漸也緊張起來。

「大家都到齊了,我也就不拐彎抹角,明說了吧,我決意反劉,十日後發兵取郯城!」

陶商終於開口了。

神情肅殺,自信從容,向他的部將們宣布了反劉的決定。

在場所有人,包括夫人花木蘭在內,無不為之一震。

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,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!

divclass=author-sayid=authorSaystyle=display:none

divid=authorSpenk

#includevirtual=/fragment/6/323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