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男生小說 >歷史軍事小說 >三國之無限召喚 >第六十九章攜手造反

第六十九章攜手造反 (1/1)

小說名稱《三國之無限召喚》 作者:堂燕歸來  更新時間:2015-08-02 19:02  字數:2567

姓張,來自於西邊?

「讓他們進來。」陶商忽然隱隱有種預感,這個姓張的會是個來歷不凡之人。

片刻後,兩個商人模樣打扮的男子,從容步入了大堂。

那年長男子三十餘歲,古銅色的皮膚,濃眉大眼,英武爽朗,一副北地男兒的氣概。

跟隨在他身後,是一個十七八歲年輕人,皮膚白白凈凈,相貌倒也清爽,只是鼻下橫了兩道八字鬍,顯得與他年紀有些不相襯的成熟,看樣子應該是隨從。

「久仰陶國相大公,今日難得一見,幸會之至。」年長男子步於階前,拱手一禮,氣度從容不迫。

陶商微微點頭致意,令左右給他們看座。

那姓張的男子,跪坐於側,年輕白凈的後生則侍立在側,一雙黑漆漆的眼睛,卻時不時的瞄上陶商幾眼。

「聽聞你們急著見我,說有什麼重要之事,現在人也見了,可以說了吧。」陶商說話時,目光在他二人手上掃來掃去。

這二人的手掌里,隱約都長著一層老繭,那個位置長老繭的只有兩種人,不是莊稼漢,就是經常用兵器的習武之人。

看這二人的穿著和氣度,一看就不象是種地的農夫,必然是習武之人。

那姓張的一笑,「陶國相果然快人快語,那在下也就打開天窗說亮話,在下此來的真正目的,是想代我主人和陶國相談一筆生意。」

「談生意?什麼生意?」陶商越來越對這二人有興趣。

「瓜分徐州。」姓張的高聲道出了四個字。

瓜分徐州!

好大的口氣,這哪裡是尋常人敢做的買賣。

陶商心頭一震,再次審視眼前這人。

姓張、西邊來、奉其主之命、瓜分徐州……

驀然間,陶商猜到了**分,便哈哈一笑,「張遼,你好大的膽子啊,竟敢大老遠跑到琅邪來誘我造劉玄德的反,你就不怕我把你綁了押送給咱們的州牧大人嗎。」

『張文遠』三字一出口,階下那主從二人臉色俱是微變,神色間皆是掠起驚訝之色,顯然是沒有想到,陶商竟然這麼快就識破了他們的身份。

他們自稱是從西邊來,呂布的駐地小沛正好就在琅邪國的西面。

他又口出狂言,要跟陶商瓜分徐州,眼下最覬覦徐州之人,不是呂布還能是誰。

而此人既然是呂布的部下,呂布麾下之中,姓張的重要人物,除了一個張遼,陶商想不出還有哪一個。

陶商熟知歷史,知道歷史上,呂布也差不多是這個時候,對劉備下了黑手。

諸般線索一連起來,陶商自然不難識破他的身份來意。

「哈哈哈,先陶州牧果然是看走了眼,有這麼了得的兒子,不把州牧之位相傳,卻傳給劉玄德這麼個外人,當真是可惜啊。」他拐著彎的讚賞陶商,顯然等於承認自己就是張遼。

笑聲一收,張遼站了起來,向著陶商再次拱手,鄭重道:「不敢欺瞞陶國相,在下正是溫侯帳下張遼,今日登門造訪,正是奉我家溫侯之命,前來聯合陶國相,同時舉旗反抗劉備,事成之後,兩家瓜分徐州。」

果然不出所料,呂布要反劉備了。

說句掏心窩子的實話,陶商自己也很清楚,以他現在的實力,想要一個人反劉備,還是有點不太現實,畢竟硬實力上的差距是擺在那裡的,何況劉備還有糜家、陳家這等徐州大族支持,想要憑八千兵馬就掀翻劉備機率不大。

但陶商熟知歷史,知道呂布也心存野心,會在這個節骨眼上捅劉備一刀,所以他才敢謀劃著在此時反劉備。

事實果然如他所料,呂布不但要反劉備,還找上門來,要拉著他一起反。

「正合我意……」

陶商心中一陣,表面上卻很平靜,反問道:「難得溫侯看得起陶某,要拉著我一塊造劉玄德的反,不過溫侯怎麼就這麼肯定,我一定會反劉備?」

「這還不是明擺著么。」張遼一笑,「公子的弟弟莫名其妙的病故,公子也是被外放海西,被強令去征討海賊,接著又被調任琅邪國相,去對付泰山賊,然後好端端的袁家又會入侵琅邪,明眼人一看就知道,這一切必是劉備在暗中操控,想要除掉陶公子這個隱患,劉備都逼迫成這樣,陶公子你若還沒這個膽色敢反,那我家溫侯還真是看走眼了。」

張遼一席話,聽的陶商背上一涼,就感覺到有雙銳利深沉的眼睛一直躲在暗處,窺視著他,把他所經歷的,所做的一切,都看得無比透徹

呂布絕沒有這等智謀和眼力,那雙眼睛的主人必是陳宮。

「看來你是有備而來,事先都已經把我琢磨透了,很好,叫我一起反劉備也可以,那我倒要問一句,事成之後,咱們怎麼個瓜分徐州法,這虧本的買賣我可是不會做的。」

陶商也不再拐彎抹角,打開天窗說亮話,反正他也早有聯手呂布之心。

張遼眼中閃過一絲喜色,便站起身來,在屏上所懸地圖前一比劃,「很簡單,介時溫侯由小沛發兵,取道彭城國,直取下邳國。陶公子便由開陽發兵南下,攻取東海治所郯城。事成之後,彭城和下邳兩郡國歸溫侯,琅邪和東海郡歸公子。至於南面的廣陵郡,多半會被袁術趁機竊取,也就跟我們無關了。」

思路清晰,分工明確,連廣陵郡會被袁術奪走都算計了進來,看來這個陳宮果然不簡單,怪不得連智如曹操,都曾幾次三番在他的算計下吃鱉。

「戰術上沒有問題,不過兩家既然是聯手,為什麼事成之後,溫侯可分兩郡國,而我只能得到一個東海郡,這麼分是不是有些欠公允。」陶商起身立於地圖前比劃道。

「這個嘛……」

張遼還沒開口,他身後那年輕隨從卻搶先道:「怎麼分是要看誰的拳頭硬,我們有精兵九千,騎兵七百,還有精銳的陷陣營,你憑什麼想跟我們分一樣多的地盤。」

陶商一怔,回身看去,卻見那隨從八字鬍上翹,明亮的眼睛不滿的盯前他,白白凈凈的臉上,竟還有一副盛氣凌人的氣勢。

一個隨從,竟然還敢對他出言不遜!

陶商臉色立時一沉,拂手喝道:「本公子跟你主子說話,哪有你插嘴的份,給我滾出去。」

divclass=author-sayid=authorSaystyle=display:none

divid=authorSpenk

#includevirtual=/fragment/6/323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