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男生小說 >歷史軍事小說 >三國之無限召喚 >第六十八章叫你啞巴吃黃連

第六十八章叫你啞巴吃黃連 (1/1)

小說名稱《三國之無限召喚》 作者:堂燕歸來  更新時間:2015-08-01 17:21  字數:3237

昏昏沉沉,也不知昏睡了多久,袁譚終於幽幽轉醒。

環視一眼四周,袁譚發現自己已身在一輛馬車之中,晨光透過車簾照在他的臉上,有些刺眼,外面已經天亮。

袁譚微微動了動,想要坐起身來,突然下體傳來一陣的痛楚。

那痛楚刺激著他的頭腦猛然清醒,想起了昨天發生的一切。

「一定是在作夢,那一定是場噩夢,不可能是真的……」袁譚喃喃自語,不斷的安慰著自己,顫抖的手緩緩向著襠下摸去。

空空如也。

一記驚雷,轟落頭頂。

剎那間,袁譚頭目眩暈,幾乎又要暈死過去,萬念俱灰,想死的心都有了。

悲憤、羞恥的痛楚感覺,如萬箭穿心般,四面八方的扎向他的心頭。

袁譚終於清醒認識到,自己已變成了一個閹人。

四世三公的高貴出身,名滿天下的袁紹之子,竟然被那些卑賤的狗賊,實施了閹刑,變成了一個男不男女不女的廢人!

一瞬間,他當真想一頭撞死在車上算了,還有什麼臉活著在這世上。

但他卻終究下不了決心,畢竟好死不如賴活著,自殺這種事,不是誰都能做出來的。

他便只好忍著襠下的楚痛,沉陷在自殺還是苟活的糾結中,一路向著高密方向而去。

日過正午,高密城已近,前方已可以看見袁軍連營。

離自己家的大營越近,袁譚心頭的羞恥之心就越發的強烈。

他這個樣子,還怎麼去面對袁紹,面對袁家的那些文武部眾,面對天下人。

袁紹是絕不會把袁家的基業,交給他這麼一個閹人,他將徹底失去儲嗣的繼承權,從此成為兄弟們眼中的笑柄,眼看著袁家繼承人的位子,落在袁尚的手中。

「我不能死,不能讓人知道我被閹了,袁家基業是我的,我絕不能讓給袁尚,我要活著,親手把陶商那狗賊碎屍萬段,讓他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……

袁譚咬牙切齒,心中把陶商罵了無數遍,終於是打消了殘存的自殺念頭,決定苟活下去。

不知不覺中,馬車進入了袁營,激動的袁軍將官士卒們,紛紛趕來迎接。

袁譚只好緊咬牙關,忍著襠下的痛苦,佯裝笑臉的走下車,前去大帳見袁紹。

……

大帳中,袁紹正高坐於上,不動聲色的看著手中兵書。

帳前一眾文武們,都在焦慮的等著袁譚的歸來,擔心陶商會食言而肥,得了戰馬卻不放人。

唯有袁紹,卻不動如山,絲毫沒有丁點擔憂。

「主公,大公子回來啦,大公子平安回來啦。」大帳外,響起了親兵驚喜的叫聲。

大帳中,眾文武頃刻間陷入歡騰之中,個個喜不自勝,皆長鬆了一口氣。

瞬間,袁紹蒼老的臉上,掠過一絲不易覺察的激動,端著書簡的手也微微一抖。

那激動只一閃即逝,旋即,袁紹便又恢復如常,依舊坐觀兵書,沒有一絲動容。

片刻後,袁譚瘸著腿走入帳中。

「兒拜見父親大人。」袁譚低著頭,一臉愧色,不敢正視袁紹。

袁紹也不理他,彷彿沒有覺察到他的存在,依舊面無表情的看著兵書,直到把最後一卷看完,方才緩緩的放下竹簡,冷冷的瞟了他一眼。

「我令你坐鎮青州,你不得我號令,擅自入侵徐州,損兵折將不說,還被區區一個寒門之徒所俘,丟盡我了袁家的臉,你還好意思回來嗎!」袁紹怒瞪著袁譚,毫不留情的當著眾人的面斥責他。

「兒有罪,有辱袁家之名,兒……」袁譚又是羞愧,又是委屈,眼角竟還泛起了淚珠子。

袁紹看他這副樣子,氣就不打一處來,喝道:「怎麼,你做了錯事,連累得我放著幽州內亂不去進攻公孫瓚,卻跑到青州來救你,被那些臭小子羞辱,我教訓你幾句還有錯了嗎?」

袁譚嚇了一跳,趕緊收了眼淚,撲嗵便跪伏在了地上,不斷說著「兒知罪」。

「罷了,你既已知道教訓,就起來吧。」袁紹到底還是慈父,嘴上責怪幾句也就罷了,又豈會真治袁譚的罪。

袁譚這才鬆了一口氣,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,垂首不敢正視袁紹。

袁紹見袁譚腿腳不利索,便問他腿是怎麼一回事。

袁譚不敢說是被陶商砸斷,只謊稱自己是作戰時,摔下了馬,摔斷了腿。

「你被俘之後,陶商那小子有沒有對你怎樣?」袁紹的語氣已經溫和起來,漸漸充滿了慈父般的關懷。

袁譚身形猛然一震,低垂著的頭,下意識的向著襠下那裡望了一眼。

他被閹害的瞬間,那恐怖之極的畫面,無法剋制的湧現在腦海中,令他渾身打了個冷戰。

「怎麼,莫非陶商那小子,竟然還敢慢怠你?」袁紹的臉色立刻陰了起來。

袁譚一咬牙,強行穩住心神,抬起頭來,臉上勉強擠出一絲笑容,「那小子畏於父帥之威,怎麼敢動兒呢,兒雖然被俘,他卻對兒客氣的緊,不敢有半分慢怠。」

「量他也不敢。」袁紹捋著長須一聲冷哼,蒼老的臉上掠過幾分自傲。

袁紹的這番表現,很顯然是怒氣已消,對他已經不再那麼生氣。

袁譚見狀,臉上立時燃起猙獰的復仇之火,拱手道:「兒既已平安歸來,父帥就沒必要再有所顧忌,兒請父帥即刻發兵南下,兒願為前鋒再戰那小子,這一次兒必將那小子的人頭斬下。」

「老夫已跟那小子達成協議,你是想讓為父背信棄義嗎?」袁紹瞪著他反問道。

「當然不是。」袁譚忙是搖頭,卻道:「對君子才要講信義,那姓陶的小子陰謀奸詐,卑鄙無恥,跟這種小人根本不用講什麼信義。」

左右高覽等不少袁家將領,皆附合袁譚,激昂的向袁紹請戰。

袁紹手一抬,壓下了眾將的激憤,方高聲道:「陶商蔑視我袁家,老夫早晚會收拾他,但你們記住,公孫瓚才是我們最大的敵人,老夫豈會因一時之怒,就錯過了擊滅公孫,一統河北的大好機會。」

袁紹的態度已經很明白,激昂的眾將們,立時都識趣的閉上了嘴巴。

「可是父帥……」

袁譚咽不下這口氣,還要再勸,袁紹卻將臉一沉,不容質疑的喝道:「夠了!老夫教了你多少次,成大事者,凡事當以大局為重,你怎麼就是不長記性。你即刻就隨老夫班師,回鄴城好好養傷,好好的反省,青州由你二弟接替你主持大局,就這麼定了。」

「父親教訓的是,兒遵命。」袁譚被嗆了一鼻子灰,只能默默的退下,不敢再多言。

袁紹便叫眾人退下,為班師回冀州做準備。

袁譚一瘸一拐的步出大帳,襠下之痛再難受,咧起了嘴,大口大口的喘著氣。

「我袁譚活下去的唯一目的,就是殺了你,陶商,你給我等著,終有一天,我會讓你生不如死!」

……

姑幕,陶軍大營。

兩日後,斥候傳來消息,袁紹如約撤兵而去。

很快,細作又傳回詳細的情報,袁紹留其二子袁熙率軍一萬,代替袁譚坐鎮青州,自率大軍匆忙的趕回了冀州。

一切正如陶商所料,袁紹為了擊滅公孫瓚,只能強咽下這口惡氣,退兵而去。

至於留下來的袁熙,其實力比袁譚還要弱,有他那個大哥做前車之轍,料想他也不敢輕舉妄動。

來自於北面的威脅,終於解除,雖然是暫時的,但現在陶商終於可以抽身南下,準備去跟劉備翻臉了。

於是在袁紹大軍撤走後數日,陶商便留徐盛率一千兵馬守姑幕,鎮守北面,自率七千餘步騎兵馬開始南下。

是日黃昏,陶商率軍回往了治所開陽城,準備讓士卒稍作休整,再跟劉備開戰。

還往國相府,陶商屁股還沒坐穩,親兵便入內稟報,稱府外有一姓張的男子,自稱是從西邊而來,有重要之事想要求見陶商。

divclass=author-sayid=authorSaystyle=display:none

divid=authorSpenk

#includevirtual=/fragment/6/323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