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男生小說 >歷史軍事小說 >三國之無限召喚 >第六十一章天下震驚

第六十一章天下震驚 (1/1)

小說名稱《三國之無限召喚》 作者:堂燕歸來  更新時間:2015-07-29 04:38  字數:2887

divid=chapterContentWapper

滿壇的毒酒,覆面而下,頃刻間就把袁譚給澆成了落湯雞,嗆的他痛苦的大咳。

花木蘭等諸將們,看著袁譚這狼狽樣,無不大呼解氣。

半晌後,一壇酒終於灌完,陶商揮手一示意,徐盛才下令軍士鬆開袁譚。

袁譚身子一軟,頓時癱軟在地,雙膝跪地,兩手撐著地面,痛苦的喘息咳嗽,狂噴著酒水。

「怎樣,袁譚,毒酒的滋味如何?」陶商冷笑問道。

袁譚身體劇烈一震,猛然才想起自己被灌的是毒酒,嚇得駭然驚怖,急是將手指伸入口中狂摳,強行作嘔,試圖把灌進去的「毒酒」給吐出來。

一陣接一陣的狂嘔,折騰了半晌,把自己嘔到連胃幾乎都要吐出來了,可惜才吐出不及十分之一。

無望之下,袁譚一屁股坐倒在地,絕望的瞪著陶商,悲憤的吼道:「陶商,你個不知天高地厚的狂賊,你今天毒死了我,我父帥一定不會放過你,他定會把你碎屍萬段,替我報仇雪恨,你的這些幫凶,統統都會被殺光……」

袁譚聲嘶力竭的狂吼,一直吼到嗓子都快破掉,方才有氣無力的癱倒在地,大口大口喘著氣,恐懼惶然的準備迎接毒發身亡的到來。

只是,喘了半晌,腹中的毒卻遲遲沒有發作,袁譚是越等越焦慮,越等越狐疑。

這時,陶商卻冷笑一聲,不屑道:「區區一壇假毒酒,就把你嚇的醜態畢出,原來堂堂袁家大公子的膽色也不過如此,什麼四世三公,我看狗屁不是。」

假毒酒?

袁譚猛然抬起頭,驚異的望向陶商。

他撞見的,卻是陶商諷刺的眼光,那眼神就像是在看小丑的表演。

兩側的徐盛等將官們,也盡皆哈哈大笑,肆意的在嘲笑他。

袁譚臉色一變,驀的恍然省悟,原來陶商給他灌的那壇酒里,根本就沒有下毒,壓根就是在嚇唬他。

省悟過來的袁譚,心中是百感交集,既為自己逃過一死而慶幸,又為自己方才恐懼害怕的醜態而羞愧。

「隗商,你——」袁譚怒瞪向陶商,滿臉通紅,羞愧憤怒,竟是無言開口。

陶商卻冷冷道:「要殺你,絕不會讓你這麼輕鬆的去死,這罈子酒,只是教訓教訓你不知好歹,還敢威脅我。來人啊,把這廝給我拖下去,好生看管。」

左右軍士一擁而上,將袁譚五花大綁,又重新拖了出去。

「夫君,這袁譚實在可惡,還留著他做甚,殺了他乾脆。」花木蘭還覺不解氣,憤憤不平道。

其餘徐盛等諸將,個個也主張殺了袁譚。

一片喊殺聲中,老將廉頗卻邊咳邊道:「袁譚武道和用兵之能均是平常,就算放了他也對我們構不成威脅,但他背後的袁紹,眼下卻坐擁並冀青三州之地,若殺袁譚,勢必會引起袁紹的瘋狂報復,眼下我們最大的敵人是劉備,還不是跟袁紹徹底開戰的時候。」

陶商微微點頭,廉頗果然具有統帥者的戰略眼光,非是徐盛等將才可比,一語切中要害。

諸將恍悟,花木蘭道:「夫君的意思我們明白了,那我們現在該怎麼做?」

「很簡單,擴軍備戰,等著袁紹來求我們,解決了與袁家的恩怨,就是跟劉備翻臉的時候。」陶商回應的乾脆,眼眸中,流轉著意味深長的笑意。

次日,陶商便揮軍北上,不到七日功夫,便將琅邪北部諸縣盡數收復,屯兵於最北面的姑幕城按兵不動。

文丑高覽等敗將,忌憚於袁譚在陶商手裡,自不敢跟陶商交手,一路退回北海國,收攏數千敗軍,據守高密城,一面擺出防守陣勢,一面派信使飛馬往鄴城向袁紹告急。

陶商大軍進抵邊境便沒有再進兵,而是利用臧霸的聲望,收得三千多的泰山軍,再陸陸續續的整編了一些降卒,短短不到十日功夫,總兵力數就猛增至了八千之眾。

而在陶商大敗袁軍,生擒袁譚時,四方安插在琅邪國的眼線,已是迅速的將這震驚天下的消息,傳播開來。

……

東海郡,朐縣,糜家莊。

「真是沒想到,袁大公子竟然連戰連敗,最後還被陶商生擒,這個陶商是怎麼做到的,這也太不可思議了……」

庄中正堂,糜竺拿著琅邪眼線傳來的消息,又是搖頭又是嘆息,眼神之中,儘是震驚與茫然

那般驚詫的表情,儼然是自己看走眼,做了一筆虧本的買賣。

糜竺踱步於堂中,口中喋喋不休的自言自語,跪坐的美若蓮花少女,明澈的眼眸中,又何嘗不是涌動著深深的震撼。

「玄德公本來還指著借袁譚這把刀,滅了陶商,順勢結好袁家,現在玄德的全盤布局,卻全被這個陶商打亂了,唉。」

聽著兄長的震驚和嘆息,糜貞秀眉微凝,眼眸波動,悄然掠起幾許異樣之色。

「臧霸不是他的對手,連袁譚也不是他的對手,他真的做到了,難道,我真的看走了眼嗎……」

少女一時間神情陷入恍惚,一雙眸中,悄然掠過一絲悔意。

……

廣陵郡,盱眙,徐州軍大營。

中軍大帳中,劉備觀著手中那份帛書密報,深不可測的目光中,漸漸湧現絲絲的驚訝。

除了驚訝,還有不易覺察的厭惡。

「這個袁大公子也太廢物了吧,還四世三公,名門之後呢,連個陶商都打不過,還被那小子給生擒了!」張飛大聲嚷嚷道。

「不是袁譚太廢物,是這個陶商深藏不露,騙過了我們所有人。」劉備將手中情報,輕輕的扔在了案上。

大帳中,眾幕僚的身形皆是一震,那眼神之中,再沒有輕視,皆已添了絲絲忌憚。

張飛一拍大腿,罵道:「早知道這小子這麼陰險,當初老子就應該親自出馬,在他去海西的路上就宰了他,真是氣死老子了。」

劉備沉默不語,眉頭暗凝,似乎在醞釀著什麼。

「大哥,要不要叫二哥發兵,別跟他再兜圈子,直接發兵滅了他省事。」張飛惱火的嚷道。

「不可,眼下我們跟袁術的戰爭,已到了最關鍵的時刻,這個時候後院起火,乃是兵家大忌。屬下以為,主公無論如何也要也忍耐過這一陣,等擊退袁術,大軍回師徐州後,再處置陶商也不遲。」

進言者,正是劉備的另一員謀士簡雍。

劉備暗鎖的眉頭,因簡雍這一席話,漸漸松展,眼中那一抹殺機,也悄然隱去。

「你說的對,這陶商雖然不簡單,終究比不得袁術這等龐然巨鱷,先擊敗袁術,然後再回去收拾他不遲。」

劉備拍板做了決定,張飛雖然不爽,也只能遵從。

軍議結束,諸幕僚退攻,只餘下劉備一人。

他站起身來,立於帳門外,抬首遙望著北面方向,目光中閃爍著令人捉不透的神色。

「陶公,沒想到你竟養了這麼個深不可測的兒子,連你都騙了過去,早知他狼子野心,我就不該把他外調海西,不過你放心,我很快就會糾正這個錯誤,一切都會重新回到我的掌控之中……」

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,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!

divclass=author-sayid=authorSaystyle=display:none

divid=authorSpenk

#includevirtual=/fragment/6/323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