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男生小說 >歷史軍事小說 >三國之無限召喚 >第五十九章罵我夫人的下場

第五十九章罵我夫人的下場 (1/1)

小說名稱《三國之無限召喚》 作者:堂燕歸來  更新時間:2015-07-28 12:17  字數:2782

divid=chapterContentWapper

文丑飛馬而來,從側後直奔孫觀。

手中一桿大槍如電刺出,掀起狂瀾怒濤般的力道,捲起血腥的尾塵,直取後背。

正壓迫袁譚的孫觀,驀覺身後殺氣襲來,急是回馬轉身。

抬頭時,驀見文丑已如鐵塔般撞來,那一槍快如閃電,勢如雷霆之怒。

孫觀心中一慌,不及多想,只能傾盡全力回槍相擋。

哐——

一聲金屬嗡鳴,一道鮮血飛上半空。

文丑的槍鋒,輕鬆的突破了孫觀的戰刀防禦,刺穿了他的胸膛。

孫觀的武力值只有70,不過是當世二流武將,文丑93的武力值,卻位列當世絕頂。

兩人武道相差太遠,只一招間,文丑便秒殺孫觀。

大槍一收,斗大的血窟窿赫然現出,大股大股的鮮血往外翻湧,孫觀捂著胸口悶哼一聲,便是栽倒於馬上,當場斃命。

「文丑,敢殺我兄弟,我要你命!」臧霸眼見孫觀被秒殺,咆哮怒吼著拍馬趕到。

手中大槍疾舞如風,層層疊疊的槍影如狂風暴雨般,無情的轟向文丑,每一槍皆用盡全力,要為孫觀報仇。

「叛賊,也敢在本將面前逞狂,我就一併取你狗命。」文丑卻將臧霸的狂攻之勢視若無物,冷哼一聲,槍鋒一抖,反手揮盪而去。

鏘鏘鏘!

一連串的金屬撞擊聲中,文丑只單手持槍,輕輕鬆鬆就化解了臧霸最強的一輪狂攻。

然後,他雙手一握戰槍,反手一式「怒盪千軍」,電射而出。

染血的槍鋒疾射而,快如雷霆一般,瞬間便穿過強弩之末的臧霸槍勢,狠狠戳中了他的肩頭。

臧霸一聲痛哼,肩頭鮮血已飛濺而出。

80的武力值,不出五合,竟已被文丑所傷。

這一幕,正在狂奔趕來的陶商,看得是清清楚楚,既揪心臧霸的生死,又驚羨於文丑的武力值。

幾招間,輕鬆的殺孫觀,傷臧霸,這等強橫的武力,怪不得可以跟顏良並稱河北雙雄!

「這樣牛逼的人物,武力比廉頗還厲害,若能招到我麾下就好了……」

正缺人才的陶商,看著文丑就像看一道稀有的美味佳肴,兩眼竟是冒出了「讒光」。

不過他很快意識到,文丑收入麾下可能性極低,再遲一步,臧霸倒是極有可能死於文丑槍下。

陶商猛然清醒,大喝道:「廉老將軍,給我救下臧霸!」

不用他提醒,廉頗已殺破亂軍,追至了文丑身後,臂上青筋暴漲,手中開山斧挾著碎岳的力道,一招「泰山壓頂」,狂轟而下。

文丑正欲取臧霸性命,驚覺廉頗襲來,眉頭一皺,只得回槍一橫,傾力相當。

吭!

震天的激鳴中,兩具身軀皆是劇烈一震,氣血翻滾激蕩。

「文丑,老子跟你拼了!」臧霸見援手殺手,精神振作,瘋了一般,不要命的招式狂轟向文丑。

廉頗也威風抖擻,撼天碎地的斧式,如漫天襲落的驚雷般,鋪天蓋地轟向文丑。

文丑的威勢就此被壓制,在二人的夾攻下,轉眼陷入全面的被動,根本再無還手之力。

「大公子,助我一臂之力,我們殺出重圍。」情急之下,素來自恃的文丑,也只能大叫著向袁譚求救。

廉頗武力跟他不相上下,再加上一個臧霸,他必敗無疑,唯有袁譚出手才能助他擊破對手攻勢,他主臣二人才能雙雙逃走。

逃過一劫的袁譚,正欲挺槍上前相助文丑,忽然間眼眸一轉,一咬牙轉身便走,頭也不回的叫道:「文丑,速速撤退,我們在前面會合。」

袁譚嚇破了膽,竟拋下文丑獨自逃走。

「想溜,沒那麼容易,木蘭,給我拿下他。」從後追至的陶商,厲聲大叫。

話音未落,花木蘭已從斜向襲來,手縱銀槍,借著戰馬狂沖之力,運起生平力道,直擊袁譚。

袁譚只顧著狂奔,哪想到斜刺里會再殺出花木蘭,驚覺之時那一襲火紅之影已撞面前,驚恐的袁譚不及多想,幾乎是本能的抬槍相擋。

哐——

獵獵的金屬激鳴聲中,袁譚大槍脫手而落,整個人凌空而起,被震飛了出去。

「賤人,你竟——」

半空中的袁譚,「竟然」二字未及出口,花木蘭已策馬追至,碩大的槍桿自上而下,朝著袁譚的肚子就狠狠的轟了下去。

只聽「砰」的一聲沉悶撞擊聲,袁譚一聲慘叫,口吐著白沫被從半空擊落,重重撞在了地上,緊跟著又是「咔咔」脆響,不知肋骨撞斷了幾根。

「小賤人,你竟敢傷我,你個賤人……」

撞落地的袁譚,痛的連爬都爬不起來,卻仍滿嘴噴著唾沫星子,萬般惱羞的破口大罵。

堂堂四世三公的家世,名滿天下的袁紹之子,自打娘胎出來時就養尊處優,何曾有人動過他一根毛。

如今他卻被花木蘭一介女流,打得骨頭不知斷了幾根,這等羞辱,這等傷害,深深的刺激到了袁譚的尊嚴,竟令他忘了自己現在的處境。

此時,陶商已率領著一往親軍,從後追了上來。

耳聽著袁譚罵自家妻子,陶商就氣不打一處來,翻身下馬,隨手奪過親兵手中鐵錘,掄將起來,朝著袁譚的左腿就狠狠的砸了下去。

咔嚓嚓!

一聲骨頭斷折的脆響,袁譚的左邊小腿,應聲被砸斷。

然後,戰場上便響起一聲殺豬般的嚎聲,袁譚抱著那條斷腿,撕心裂肺的嚎叫,原地打起了滾。

「讓你敢罵我夫人,你再給罵一句試試,你罵一句我就砸你一錘子,你想再斷條腿還是斷胳膊,儘管開口。」陶商把鐵錘在袁譚身上比劃著,隨時準備再下狠手。

「你——你——」

袁譚痛到要死,憤怒到就要吐血,卻被陶商狠辣的手段嚇到,憋到嘴邊的污言穢語,卻偏偏不敢再出口。

「滴……系統掃描宿主對袁譚實施殘暴,獲得10殘暴點,宿主現有殘暴點16。」腦海里響起了熟悉的系統提示音,殘暴點又到手。

十幾步外,正自苦戰的文丑,一眼瞥見袁譚落馬,殘存的戰意旋即跌落谷地。

情知大勢已去,再見必死無疑,文丑只能暗嘆一聲,強攻幾招逼退廉頗和臧霸,撥馬望著東北方向逃去。

臧霸和廉頗欲再追,陶商見臧霸渾身是血,傷得不輕,廉頗也氣息連喘,體力大耗,這等狀態再強行追下去也沒什麼結果。

雖是走了一個文丑,但此役大破袁軍餘下一萬兵馬,活捉袁譚,已經完成了既定目標,收穫豐厚之極。

「窮寇莫追,鳴金收兵吧。」陶商果斷下令,目光射向打滾的袁譚,「把袁大公子給我拖回城去,該是跟他好好談談心的時候了。」

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,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!

divclass=author-sayid=authorSaystyle=display:none

divid=authorSpenk

#includevirtual=/fragment/6/323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