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男生小說 >歷史軍事小說 >三國之無限召喚 >第五十六章該做個了斷了

第五十六章該做個了斷了 (1/1)

小說名稱《三國之無限召喚》 作者:堂燕歸來  更新時間:2015-07-27 06:03  字數:2834

「夫君,你還真是憐香惜玉呢,這幾天的功夫,就看了這位甘小姐三四趟。」

陶商一出外堂,便聽到花木蘭摻著几絲醋意的聲音,卻見自家妻子已全副武裝,手扶佩劍站在那裡,眸中閃爍著幾分異樣的笑意。

「咳咳,為夫最憐惜的人,不還是夫人你嘛。」陶商嘿嘿一笑,伸手在花木蘭的翹臀上,狠狠的掐了一把。

花木蘭臉蛋頓時一紅,一把將他的手打開,嗔怨道:「做什麼呢,沒個正經,讓人看見。」

瞧著花木蘭那一般戎裝,卻又眉目嬌羞的樣子,陶商愈覺可人,先前的那些許醋意,也被夫妻間的打情罵俏吹散。

陶商遂收斂壞笑,欣然道:「出發吧,咱們夫妻齊心,其利斷金,今天也該是跟袁譚那雜種做個最後了斷的時候了。」

他便再無猶豫,當即穿戴好衣甲,在花木蘭所率一眾親兵的保護下,出得軍府,徑奔城外而去。

隨著陶商出城,徐盛、廉頗二將,也各率本部兵馬相繼出城,四千餘兵馬沿著北上的大道,穩步開進。

一個多時辰後,前方斥候傳來消息,袁譚的一萬大軍已至五里之外,正急進而來。

陶商遂令全軍止步,就地列陣,擺出一副以逸待勞的防守架勢,坐等袁軍出現。

放眼望去,四千將士肅立如林,靜寂無聲,每一張年輕的臉上,都涌動著漸沸的熱血。

經歷了幾場勝仗的洗禮,那些新兵已磨練出了老兵的志意,陶商可以自豪的宣布,他這四千人馬雖少,卻是一支鐵打的精兵。

此時此刻,這些精兵們的臉上,再看不到半點慌張之意,眼神中只有昂揚如火的戰意。

諸軍中,花字和徐字的戰旗已經掩下,只餘下他的陶字帥旗,還有廉頗的將旗。

今天,他要來個將計就計,跟袁譚來一場最後的決戰。

一萬袁軍,這已是袁家在青州所存的主力,只要擊敗這股力量,就算是袁譚僥倖逃生,短時間內也無力再糾結力量入侵,琅邪北面的威脅將隨之解除。

而在廣陵方面,劉備與袁術的對峙已進行數月,情報聲稱袁術數戰失利,已有主動退兵的意向。

倘若等著劉備得勝而歸,發現他竟擊敗了袁譚,坐穩了琅邪,豈能坐視不理,必然會撕破臉皮,對他動刀。

所以陶商決定不再跟袁譚拖下去,必須速戰速決,然後他才能搶在劉備回師之前,先發制人。

時間就是陶商的生命線。

神思間,不覺已近正午時分。

正午。

西風驟起,天地肅殺。

忽起的狂風,掀起漫空的草葉塵沙,頭頂的太陽彷彿被遮了一聲紗幔,變得昏暗無比。

四千多陶軍將士鴉雀無聲,所有的戰士都安靜的彷彿沒有生命的兵馬俑一般。

陶商極目北望,但見原野的盡頭,滾滾塵霧中,一條細細的黑線在徐徐蠕動。

隱隱約約,彷彿有數不清的旗幟,迫不及待的想要從地平線下跳出來。

袁軍在逼近。

風打在他手扶的劍柄上,發出沙沙的脆響,陶商劍眉深凝,沉靜如山。

天邊的那條漆黑的線條變得更加粗重,悠遠綿長的號角從遠方傳來,充斥著濃烈的殺氣。

身後的將士們卻再沒有絲毫畏懼。

他們的心中有一個信念:

追隨陶商,血戰到底。

大地在震動,耳膜在隆隆作響,黃天反襯著枯野,耳邊烈風呼嘯,刮面如刀。

北面的盡頭,黑線愈加粗重。

在滾滾雷聲的襯托下,敵人的影像終於撞入了眼帘,只見數不清的士兵,數不清的戰旗,數不清的刀槍,如潮水般遮天蔽日而至。

頃刻間,一萬氣勢洶洶的袁軍,便如蓄勢待發的洪流一般,綿延數里填滿了前方的視野。

袁軍陣中,那一面赤艷的「袁」字大旗下,一身金甲的袁譚星目微凝,絲帕輕拭著臉畔塵漬,渾身上下都散發著與生俱來的貴族優雅氣息,高傲的目光,不屑的藐視著幾百步外的陶軍。

「敵軍陣中只有那小子的帥旗和廉字將旗,看來臧霸所說果然不錯,那小子的其他部將皆已被我毒死,他已經是孤家寡人一個。」

袁譚那冷峻高貴的臉龐,不禁浮現出絲絲得意的冷笑,大仇將復的快感,已經提前感受到。

「陶商,你個寒門卑微之徒,竟敢幾次羞辱我,今天這一仗,就是我袁譚跟你徹底清算的時候……」

恨意如火的袁譚,絲帕一手,拔劍在手,厲聲喝道:「文子勤,我命你統前軍四千兵馬,即刻進攻,給我正面輾殺敵軍。」

文丑得令,卻沒有即刻執行,「大公子,前番你跟陶商一戰,也是兵多將廣,卻為陶商算計,咱們這一次是不是該提防著點,以免重蹈覆轍。」

袁譚臉色立時微變,目露幾分慍色,顯然是在暗自責怪文丑不該哪壺不開提哪壺,讓他難堪。

強咽下惱火,袁譚冷哼一聲,「本公子精通兵法,還用得著你提醒嗎,我已廣派斥候,將方圓十里都偵察的清清楚楚,沒有陶賊半個伏兵的影子,他這回休想再故伎重施。」

文丑不語,依舊存有疑惑。

袁譚火了,厲聲道:「本公子乃全軍統帥,我叫你攻你就得攻,莫非是想抗命不成。」

盛怒之下,袁譚星目怒睜,獵獵殺氣迸射而出。

文丑身形微微一震,濃眉深凝,一雙虎目迎視著袁譚盛氣凌人的眼神,卻並沒有一絲懼意。

主臣二人對視片刻,文丑喉頭微微一滾,輕哼了一聲,沉聲道:「末將豈敢違抗大公子的將令,既然如此,那我們就把敵軍輾平吧。」

說罷,文丑撥馬上前,直奔前軍,大槍一招,率領四千前軍精銳開出陣,向著陶軍正面推進。

見得文丑遵令,袁譚的嘴角掠過了一絲得意的冷笑,再喝道:「高覽臧霸,爾等各統左右兩翼之軍,齊頭並進,給我同時進攻。」

號令傳下,兩翼二將各統兩千兵馬,稍晚於文丑所部數十步開動。

九千多袁軍士卒,形如一道移動的鋼鐵長城,浩浩蕩蕩的向著陶軍逼迫而近。

隆隆的戰鼓聲衝天而起,吶喊聲震天動地。

震天的喊殺聲中,袁譚拔劍一揮,指揮著中軍一千親軍,尾隨於前軍之後,也壓上陣來。

陶商的虛實已看破,四面也無伏兵,擁有著三倍多的優勢,袁譚哪還有任何顧忌。

他要一股作氣,將陶商蕩平。

「夫君,敵人開始進攻了,那個臧霸當真靠得住嗎?」身邊的花木蘭,不安的問道。

靠不靠得住,還得看臧霸的忠誠度有多高。

陶商不語,深吸一口氣,集中意念道:「系統精靈,給我掃描臧霸現在的忠誠度。」

「嘀……系統掃描完畢,對象臧霸現有忠誠度0,系統提示宿主,對象隨時有叛變可能。」

divclass=author-sayid=authorSaystyle=display:none

divid=authorSpenk

#includevirtual=/fragment/6/323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