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男生小說 >歷史軍事小說 >三國之無限召喚 >第五十四章詐降

第五十四章詐降 (1/1)

小說名稱《三國之無限召喚》 作者:堂燕歸來  更新時間:2015-07-26 03:55  字數:3117

divid=chapterContentWapper

東安以北百里,鄆亭。

一萬袁軍後續兵馬,正在袁家大將文丑、高覽,以及泰山將孫觀的率領下,匆忙行軍,趕著去與兵敗東安的袁譚會合。

大軍未至,南面卻傳來了東安失陷的消息,令袁軍上下為之震動。

就在文丑等將,擔憂著袁譚的安危時,是日黃昏,兵敗的袁譚,卻在寥寥數騎親兵的護送下,灰頭土臉的逃至了鄆亭。

「大公子,我大哥臧霸呢,為何沒隨大公子一起前來?」大帳中,袁譚屁股還沒坐穩,孫觀便惶然的問道。

「唉——」袁譚長嘆了一聲,優雅的臉上浮現出惋惜之色,「陶賊突襲東安,我率軍北上突圍,臧將軍拚死力戰,卻不幸沒能隨我殺出重圍,不光是他,就連淳于老將軍,還有孫乾二人,都沒能殺出來,他們恐怕此刻皆已遭陶賊毒手了。」

大堂中,立時一片嘩然。

孫觀神色驚變,咬牙怒罵道:「這個該死的陶商,把我們泰山軍趕出琅邪,現在還害死了我大哥,我非殺了他不可。」

袁譚又是嘆惜,又是撫慰,聲言必會為臧霸報仇,卻自不敢承認,是他強行留下臧霸斷後,以為自己脫身掙取時間。

「聽聞這個陶商,只是一個無能的紈絝子弟,竟然有這樣的能耐?」

一片嘩議聲中,那身形魁碩,如若鐵塔般偉岸,臉上鬍鬚與鋼絲般錚立的武將,發出了一聲好奇的疑問。

說話之人,正是河北上將文丑。

袁譚優雅的臉上,卻重現貴公子的驕傲,冷哼道:「那小子的確是有幾分詭詐,不過本公子也不是吃素的,我在撤出東安之前,已暗中在所有的酒中都下了毒,那小子必會大肆慶祝,只要他喝了毒酒,必死無疑。」

此言一出,大帳中,又是一番震動。

「大公子此計高明,不廢吹灰之力,便可滅了那小子,當真是高明之極。」另一名大將高覽,忙是拱手讚歎。

其中諸將,也紛紛讚歎袁譚妙計高明。

唯有文丑卻沒有附合奉承,暗暗一搖頭,喃喃嘆道:「只怕靠下毒獲勝,勝之不武啊……」

文丑乃袁紹愛將,在袁軍中身份極高,自然有幾分大將的自恃,說話是口無遮攔,也不顧忌袁譚這大公子的感覺。

他的嘆息聲音雖小,袁譚卻聽得清清楚楚,立時眉頭一皺,不悅道:「文子勤,你什麼意思,你是在諷刺本公子手段不光彩嗎?」

「末將不敢。」文丑忙是一拱手,畢竟身為部將,主臣有別,又豈敢公然指摘大公子。

袁譚眉頭這才一松,冷冷道:「正所謂無毒不丈夫,況且陶商那廝本來就奸詐,本公子這道毒酒之計,正是以毒攻毒,又有何不可。」

高覽等眾將,忙又是一番附合。

袁譚得到眾將的贊成,自信心愈盛,當即下令盡起全軍南下,再赴東安攻滅陶商。

「大公子,我軍新敗,將士們軍心動蕩,且連日急行軍,體力消耗不少,不如稍作休整,再進兵不遲。」文丑卻提醒道。

袁譚一聲冷哼,傲然道:「你我說話之時,說不定那小子已經毒發身亡,就算他僥倖沒死,我一萬生力軍輾壓而至,還有你文丑這員河北上將,還有什麼好忌憚,不必再猶豫,即刻給我進兵。」

袁譚新得一萬兵馬,自信之極,又迫不及待的想要親手宰了陶商,洗雪前恥,自然急著進兵。

文丑見他如此決然,也不好再多說什麼,只得聽從號令,與諸將各整兵馬,當天便拔營南下,一路浩浩蕩蕩的向著東安城殺奔而去。

……

一天後,東安以北五十里。

袁譚正挾著復仇的怒火,率領著一萬袁家生力軍,浩浩蕩蕩的殺奔南下,前軍斥候卻飛奔而至,報稱臧霸單騎趕來拜見。

臧霸竟然還活著?

袁譚頗感意外,急令傳臧霸前來。

片刻後,那張熟悉的刀疤臉,策馬而來,不是臧霸還能是誰。

「末將臧霸,拜見大公子。」臧霸滾鞍下馬,拜於袁譚馬前。

「起來吧。」袁譚也不下馬相扶,只一揮馬鞭,一臉好奇道:「臧宣高,你可真行啊,沒想到你竟然還能活著殺出重圍。」

臧霸卻面露愧色,低著頭道:「不敢隱瞞大公子,末將當日力戰群敵,最終卻因力竭而被陶商所擒。」

此言一出,袁譚臉色立時一沉,「你既被那小子活捉,又怎麼會活著來這裡?」

袁譚語氣中,分明有狐疑和責怨。

臧霸忙拱手道:「大公子息怒,請聽末將解釋。當日在東安縣府中,那小子大宴諸將,還打算逼降末將,正當這時,他麾下將官卻突然毒發,除了他自己和那個廉頗之外,幾乎所有人都不治而亡……」

「那小子果然中計,喝了本公子留下的毒酒,哈哈哈——」

未等臧霸說完,袁譚就興奮的狂笑起來,左右袁家諸將,除了文丑之外,個個也都彈冠相慶,跟著大笑起來。

「原來那毒酒竟是大公子的妙計,末將真是萬萬沒有想到啊。」臧霸頓時一臉驚喜,儼然恍然大悟。

聽得臧霸驚嘆,袁譚臉色愈加得意,對臧霸的懷疑也減輕幾分,令他繼續說下去。

臧霸便稱為了把這個好消息報與袁譚,他只好忍辱負重,假意歸降,陶商不但對他信以為真,還放他回來,令他在兩軍決戰之時充當內應,對袁譚反戈一擊。

臧霸為了脫身,便假意應允,這才能逃離虎口,活著回來見袁譚。

「這個陶商,部將盡皆毒發身亡,竟然還想著跟我們決戰?」文丑狐疑道。

袁譚卻一臉料事如神的自信,冷笑道:「那小子部將盡亡,自知被動防守只能是自取滅亡,才想利用臧宣高這步棋,殺我們一個措手不及,做孤注一擲的掙扎,可惜啊,他的詭計盡在本公子的掌握之中。」

袁譚當即安撫臧霸一番,令他與孫觀繼續領泰山軍,戴罪立功,臧霸自是一番感恩,方才策馬而去。

「大公子,你真相信臧霸所說嗎?萬一他是真降了陶商怎麼辦?」文丑始終存有疑心。

「文子勤啊,你真是想的太多了,他是真降假降,本公子豈能看不出來嗎?」

袁譚不以為然的一笑,「臧霸是被陶商奪了地盤,豈能降他?再說,就算是他真的歸降了陶商,大可編個其他理由說自己逃了出來,又何必說自己是詐降陶商,徒自引起我們的懷疑。」

袁譚一番分析,倒也極有道理,文丑再無話可說

袁譚遂提振精神,馬鞭遙指南面,肅殺喝道:「臧霸歸來,此乃天助我也,傳令下去,大軍加速南進,明天的此時,我要陶商那寒門狗賊人頭落地!」

……

東安城,日近黃昏。

房門吱呀呀被推開,陶商步入房中,正見扁鵲在收拾藥箱。

「扁醫官,那位甘小姐的傷如何了?」陶商問道。

「此女的生命力倒也頑強,她眼下已無性命之憂,不過至少還得休養一兩個月才能痊癒。」扁鵲說了一番甘梅病情,便拎著藥箱告退。

陶商鬆了一口氣,遂是轉過屏風,往內室親自去探望。

轉過屏風,那童顏巨峰的倩影便入眼帘,卻見甘梅正側躺在榻上,一張玉做的臉上,顯然已添了幾分血色,多了一絲榮光。

因是她箭傷在背上,不能正躺,此刻只能頭枕著胳膊,側倚榻上,這個姿勢使得她那巨碩的傲峰,雙雙的斜墜下來,竟是擋得她上半截胳膊都看不見,更有種驚心動魄的美感。

「現在我終於知道大字怎麼寫了……」

見得這副美人斜卧之景,陶商立時倒吸幾口涼氣。

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,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!

divclass=author-sayid=authorSaystyle=display:none

divid=authorSpenk

#includevirtual=/fragment/6/323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