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男生小說 >歷史軍事小說 >三國之無限召喚 >第五十一章召喚神醫

第五十一章召喚神醫 (1/1)

小說名稱《三國之無限召喚》 作者:堂燕歸來  更新時間:2015-07-24 15:08  字數:2634

divid=chapterContentWapper

「系統精靈,給我打開英魂名單,調出我能夠召喚的古代神醫英魂。」陶商集中意念,向系統精靈下令。

那首領醫官不是說了,只有華佗在場,才能救木蘭他們的命,華佗醫術是神,但古往今來,神醫可不止華佗一位。

「嘀……扣除轉換消耗值,宿主最終可獲得56殘暴點,經過篩選處理,宿主可召喚神醫扁鵲英魂,其各項數值為統帥30,武力29,智謀50,政治40。」

扁鵲啊,那可是春秋戰國時的神醫,醫術之高明,似乎還在華佗之上,陶商記得他上學語文課本里,好象就有一篇關於扁鵲的文章。

「早知道扁鵲消耗殘暴點這麼少,我早應該召喚出來,隨時帶在身邊,防患於未然了……」

陶商心頭一陣興奮,看著扁鵲那低價的數據,有種白撿了個便宜的興奮,想也不想就向系統精靈命令道:「還等什麼,把仁愛點統統都轉化成殘暴點,然後給我把扁鵲召出來。」

「嘀……仁愛點轉化完畢,宿主現有殘暴點56,無法召喚扁鵲英魂。」

「什麼!」陶商大吃一驚,當場就火了,「不能召喚你把他調出來幹什麼,你坑爹啊,扁鵲最高一項智謀也不過50,我有56個殘暴點,為什麼不能召喚?」

「嘀……系統提示,扁鵲存在隱藏屬性『神醫』,宿主想召喚扁鵲,除所需殘暴點之外,還需額外消耗3點魅力值。」

隱藏屬性?

還要消耗魅力值?

陶商頓時就鬱悶了,如果這個系統精靈是個實體站在他面前的話,此刻他一定會毫不猶豫的衝上去,把那坑爹的傢伙按在地上一頓暴打。

「你還能再黑點嗎,老子辛辛苦苦打了半天仗,死了多少個弟兄,好不容易才掙到3個魅力點,尼瑪你召個醫生,就全都給拿回去了,你奸商啊。」陶商極度不爽,很是不爽。

「這不是黑,這是維持系統平衡,具有隱藏屬性的英魂,往往具有改變局勢的能力,如果系統允許隨便召喚,極其容易破壞系統平衡,導致系統崩潰,從科學角度……」

「打住,給我打住,別給我再普及你的平衡,我都聽了幾百遍,都快聽吐了。」陶商沒好氣的打斷了系統精靈的長篇大論,無奈道:「你的系統你做主,要扣魅力值就扣吧,別廢話,趕緊把扁鵲給我召出來吧。」

雖然有點不爽,但若能召喚出千古神醫,救了木蘭他們,挽回眼下的危機也算大賺了一筆,況且神醫也不是一次性消費品,以後帶在身邊總歸還有用處。

至於那3個寶貴的魅力點,大不了以後再掙就是了,陶商嘴上不願承認,心裡邊卻很清楚這筆買賣他是賺到了的。

「嘀……仁愛點全部轉換完畢,宿主現有仁愛點0,殘暴點56,魅力值60,召喚英魂後,宿主將余殘暴點6,魅力值57。召喚即將開始,請宿主為英魂選擇肉身。」

陶商深吸了一口氣,環視一眼眾人,將那名醫官首領,召至了跟前。

「跪下吧,本相有話跟你說。」陶商命令道。

那醫官首領一臉茫然,還以為陶商要怪罪他救治無功,頓時面露慌色,忐忑不安的跪了下來。

陶商便伸出一隻手,按在了他的頭頂上,鄭重其事道:「本相堅信,以你的醫術,足以救活這些人,本相現在為你改名『扁鵲』,希望你鼓起信心,以扁鵲般的神奇醫術,救治這些中毒之人。」

醫官首領越發糊塗,不明白自家主公,為何會突然說這樣的話,還要為自己改名扁鵲。

正當中心中茫然,開口想要說話時,驀然間便僵固在了原地,瞬間石化。

「嘀……請宿主保持與肉身接觸,否則召喚將失敗,現在開始載入英魂,十……九……八……」

耳邊又響起系統精靈熟悉的倒數聲,陶商就那麼一動不動的,在一雙雙不解的眼神注視下,死死的按著肉身的頭頂。

「三……二……一……載入完畢,恭喜宿主英魂召喚成功。」

結束了。

陶商鬆了一口氣,收回手來,再次審視那具原本平庸的肉身,立刻就看出來,他的氣質已經完全變了。

原先那不自信的表情,已是煙銷雲散,取而代之的,則是雲淡風輕,自信從容的氣勢。

只見他緩緩站起來,雙眸中閃爍著仁慈之光,輕輕撣了撣衣袍上的灰漬,微微一拱手,淡淡道:「扁鵲拜見主公。」

看那自信的氣度,看那眼中的仁慈之光,果然是一代神醫扁鵲上身成功。

陶商心中一喜,當即令道:「扁鵲,主母和眾將官的毒就交給你了,別讓本相失望。」

「主公稍作片刻,且看屬下略施手段。」扁鵲自信的回應,瀟洒的一個轉身,挾著一身道風仙骨般的氣質,走向了已昏過去的花木蘭。

他先是為花木蘭搭脈,診查了一番她的諸項體征,然後又將那有毒之酒拿來,細細的檢查了一番。

大堂中一片安靜,所有人都以懷疑的眼神,注視著這個被陶商賜名「扁鵲」的醫官。

「陶商,你以為你給他改個名,他就真有扁鵲的醫術,能起死回生了嗎,笑話,真是天大的笑話啊,哈哈哈——」奄奄一息的孫乾,又哈哈大笑,肆意的嘲諷起來。

「閉嘴!別吵!」陶商看著他就厭惡,一腳狠狠的踹在了孫乾嘴上,踹了他滿嘴的泥巴。

大堂中重新又安靜下來。

一刻鐘後,扁鵲做完了所有的檢查,向陶商拱手道:「稟主公,鵲已診查完畢,主母和諸位將官的毒並不難治,鵲只需略施針灸之術,再開一劑解毒的方子,喂他們服下,相信不出一個時辰,便可解毒。」

陶商長鬆了一口氣,懸在嗓子眼的心總算落下,興奮道:「那還等什麼,趕快動手啊。」

扁鵲遂是提筆寫下一方,令其他醫官依方配製解毒藥,扁鵲則取出金針,先從花木蘭開始,為其用針鎮毒。

趴在地上的孫乾又緩過了勁來,抹乾凈嘴上的鮮血,以一種看笑話諷的刺目光,冷眼看著扁鵲,彷彿在等著看這個「冒牌」扁鵲牛皮吹破,花木蘭毒發身亡後,陶商那痛徹心扉的痛苦之狀。

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,轉眼一個時辰已過。

孫乾看著看著,那諷刺得意的表情,卻忽然間如潮褪去,轉眼間,一張慘不忍睹的臉,便被無盡的驚愕所襲據。

花木蘭醒過來了。

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,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!

divclass=author-sayid=authorSaystyle=display:none

divid=authorSpenk

#includevirtual=/fragment/6/323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