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男生小說 >歷史軍事小說 >三國之無限召喚 >第四十八章甘皇后

第四十八章甘皇后 (1/1)

小說名稱《三國之無限召喚》 作者:堂燕歸來  更新時間:2015-07-23 06:09  字數:2573

「啊——」

一聲殺豬般的慘叫聲響起,袁譚急是將手抽回,只見掌心竟已被戳出了一個血窟窿,鮮血一股股的往外翻湧。

「小賤人,你竟敢傷我,我要你的命!」驚怒的袁譚,萬沒有想到甘梅這個弱女子,竟然敢憤起反抗,甚至還敢這樣重傷他。

「什麼四世三公的名門公子,你就是個無恥之徒,呸!」甘梅嗔罵了他一句,將血淋淋的簪子一扔,奪過韁繩強行勒住了戰馬。

被一個女人所傷,接著又被羞辱怒斥,堂堂袁家大公子,何曾受到過這般窩囊氣,袁譚瞬間被激得怒髮衝冠,氣到甚至連手掌的痛疼也渾然忘了。

「小賤人,我要你的命!「袁譚撥劍在手,當即準備勒馬回身,去斬殺甘梅。

袁譚方自回頭,驀然瞧見身後陶商已率軍追近,倘若他回身去殺甘梅,殺是殺得了,勢必要被陶商追上,陷入包圍之中。

「可恨,陶商,我是不會把那小賤人留給你享受的!」袁譚暗罵一聲,不敢撥馬回身追殺甘梅,卻卸下弓箭在手,一面撥馬繼續前行,一面反身一箭射出。

一箭破空而去,直奔甘梅後心。

甘梅只顧著逃跑,哪料到身後會有冷箭襲來,只顧驅馬狂奔。

正面追來的陶商,驀見一名「女童」迎面而來,正自奇時,抬頭猛的撞見袁譚竟然要放箭射殺那女童,想也不想,大喝一聲「小心」。

咫尺間,箭鋒已至,甘梅被陶商這麼一喝,嚇得身兒猛的一震,向旁偏了三分。

正是這一偏,本是指向她後心的利箭,偏過她要害分毫,射入了她的後背。

一聲凄婉的慘叫,甘悔吃痛萬分,一時痛得頭暈目眩,雙腿夾不住馬腹,順勢向旁栽去。

關鍵之時,陶商正好策馬而至,兩騎相交時,他及時一伸手,將身子歪斜的甘梅,接到了自己懷中。

再想追擊時,卻因這片刻的耽擱,袁譚已逃出三十步之遠,這樣的距離,再想追也追不到了。

「袁譚,算你無恥,連女人都能用來做擋箭牌,這回就饒你一條狗命……」

陶商暗罵幾句,勒住了胯下戰馬,停止追擊,低頭向懷中那「女童」看去,只看一眼,卻瞬間倒抽一口涼氣。

那是一張潔白如玉,宛若含苞待放花蕾般的孩童之臉,讓人一看便會以為這臉的主人純真無暇,稚氣未脫,卻又是個美人胚子,長大後必絕美雙。

然而,再往下看,陶商卻看到了兩座如同聳立入雲的巨峰,其挺拔,其高聳,甚至讓陶商懷疑,她若是站立起來,低頭之時,是否能看到了自己的雙腳。

「童顏巨峰啊……」陶商的腦海中,瞬間迸出了這四個字。

原以為這樣的女人,只會出現在穿越前那個時代的愛情動作片中,卻沒想到,竟然會在這一千八百年前的漢代撞見,這不禁讓陶商有點懷疑,是否是那個坑爹的系統良心發現,給自己悄悄的安排了福利。

「嗯……你……你是誰?」懷中的甘梅顫慄喘息著,幾乎用哼吟的腔調的問道。

從最初的疼痛中蘇醒過來,發現自己躺在一個陌生男人的懷中,那個男人還正眼神異樣的盯著自己,不禁羞意大作,慘白的臉龐竟也染上了一層酥紅的暈色。

陶商這才意識到,懷中這女子還受了箭傷,看箭鋒的位置似乎還傷得不輕,自己這個時候胡思亂想,顯然有點不太厚道。

「我乃琅邪國相陶商。」陶商將她身體側放,盡量避免觸動傷口。

「陶商?你就是那個趕走泰山寇的陶大公子?」甘梅一聲驚呼,虛弱的眼神中,閃過一絲受寵若驚的神色。

「正是我。」陶商微微點頭,「不知姑娘芳名,那袁譚為什麼要殺你?」

「民女甘梅,本乃東安甘家女兒,誰想今晚那東安縣令為討好袁譚,以我家人做要脅,逼我去服侍袁譚,後來那袁譚被國相你打得敗逃,想要把民女一併擄走,適才我用簪子扎傷了他,想要趁機逃走,誰想他竟會對民女下殺手。」

陶商明白了。

他早聽說袁譚好色,自打下青州以後就極是驕奢,四處搜刮美女供其享樂,攪得青州士民怨聲載道。

讓陶商沒想到的是,袁譚竟然這麼猴急,剛剛才打了敗仗,方自逃到東安,就忙著要強擄民女尋歡作樂。

「甘梅,她說她的名字叫甘梅,莫非她就是……」

陶商鄙視袁譚之餘,驀然間想起了這個甘梅的身份,她不就是歷史上劉備的甘夫人,阿斗的親娘,蜀漢的那位甘皇后么。

他記得劉備在當徐州牧時,納了兩位夫人,一個就是那糜貞,另一個便甘氏。

傳聞這甘氏肌膚如玉,整個人如玉雕琢而成,如今懷中甘梅膚色如雪,豈不就跟玉人一般,不是她還能是誰。

「劉備,你的一位夫人因為跟我有婚約,不能嫁給你,你的另一位夫人又被我救,現在就躺在我懷裡,這可真是諷刺啊……」

陶商這邊冷笑感慨時,懷中的甘氏卻因氣息消耗,傷口太過疼痛,已經暈厥了過去。

「救人要緊,先回東安再說。」陶商神思收斂,急是撥馬而回,這樣原奇女子若就這般香銷玉隕了,實在是可惜,非得救活她不可。

策馬奔回戰場,此時戰鬥已結束,袁譚的幾百親兵已被殺了個精光,臧霸也被五花大綁,竟然被生擒。

陶商這倒是奇了,要知木蘭的武力並非臧霸對手,怎這般輕易就把他活捉。

再看徐盛也在,陶商便明白這必是他與木蘭聯手,將臧霸拿下。

「臧霸,你跟我作對這麼久,現在終於落在我手中,還有什麼話說。」陶商俯視著灰頭土臉的俘虜,冷冷質問道。

臧霸瞪了他一眼,胸膛一挺,長嘆一聲道:「陶商,你用兵如神,我臧霸落在你手裡也無話可說,要殺要剮,隨你的便。」

「想死,沒那麼容易。」陶商冷笑一聲,擺手下令將臧霸押解回城,再作處置。

臧霸便被一眾親兵,連拖帶扛,押往東安。

「夫君,我們在拼死拼活,你卻還有閑情擄了一個美人,你真是好雅興啊,哼……」花木蘭瞧見了他懷中的甘梅,染血的俏麗頓生幾分妒色,小嘴一扁,不滿的諷刺道。

divclass=author-sayid=authorSaystyle=display:none

divid=authorSpenk

#includevirtual=/fragment/6/323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