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男生小說 >歷史軍事小說 >三國之無限召喚 >第四十七章喪家之犬

第四十七章喪家之犬 (1/1)

小說名稱《三國之無限召喚》 作者:堂燕歸來  更新時間:2015-07-23 06:09  字數:2828

divid=chapterContentWapper

異變突生,伏兵四起!

自袁譚以下,臧霸和孫乾,也無不駭然變色。

卻唯有被挾持的甘梅,絕望無神的眼眸中,瞬間閃過一絲驚喜的希望之色。

兩百袁軍殘兵,更是驚慌失措,頃刻間就亂了陣腳。

「這裡怎麼會有敵軍?」袁譚臉色蒼白,脫口一聲驚呼,已完全失了貴公子的從容氣度。

臧霸驀然省悟,急叫道:「末將早說過那陶商極是詭詐,他一定料到我們會棄城北退,提前派一軍在此設伏,就為等著截殺咱們。」

袁譚猛然間恍悟,這才驚醒過來,意識到自己所走的每一步,竟然都在陶商的意料之中,自己簡直如猴子般被陶商玩弄於股掌之中。

堂堂袁家大公子,竟然再一次為陶商所羞辱!

「陶商——」驚恨交加的袁譚,咆哮大叫,氣得臉都憋紅到要炸掉。

就在他驚怒之時,伏兵轉眼殺至,熱血昂揚的陶軍戰士們,手中刀槍,無情的斬向那些驚惶的袁家軍,瘋狂的收割人頭。

片刻間,兩百袁兵就被殺得鬼哭狼嚎,死傷大半,紛紛抱頭逃竄。

面對如此敗勢,袁譚終於害怕了,顫聲大叫:「保護我殺出去,誰能護我脫困,本公子必有重賞。」

臧霸遂是拚死而戰,率領一隊親兵,將袁譚和孫乾,還有那甘梅保護其中,一路向北狂殺,拚命的突圍。

陶商立時看出袁譚想逃,長劍一指,厲聲叫道:「夫人,給我殺上去,休讓他逃走。」

「夫君要你們死,你們今天誰都別想走!」殺到紅眼的花木蘭,一聲清嘯,手舞銀槍狂殺而上。

在她開路率領下,一隊十餘人的鐵騎,斜刺里衝殺而至,頃刻將袁譚的逃跑隊伍沖亂。

驟變突生,臧霸保護袁譚沖在前邊,卻把倒霉的孫乾給拋在了後面。

跟袁譚一脫節,孫乾立時被陶軍堵住去路,沖不出去,只得大叫道:「大公子,救我,救我啊——」

袁譚和臧霸聽到求救聲,猛然回頭時,這才發現孫乾被拋在了後面,已經落下十餘步之餘。

「我去救他。」臧霸勒住戰馬,就想回身去救孫乾。

袁譚卻猛的將他拉住,厲喝道:「敵軍太多,你若回去救他,我們就都要被他拖累,速護送我走,已經顧不上他了。」

臧霸身形一震,眼中不禁迸射出震驚之色,似是沒有想到,被袁譚視為座上賓的孫乾,在關鍵時刻,竟會被這位袁家大公子這般輕易的拋棄。

沉默了幾個呼吸,臧霸無可奈何,只得一咬牙,將頭轉回,只能護著袁譚狂突,將孫乾的求救聲,充耳不聞。

亂軍中,孫乾眼見袁譚越走越遠,根本於他不顧,不禁又驚又怒。

被拋棄的他,只能靠著自己,拚命的撥馬狂沖,想要殺出重圍。

斜側里,花木蘭已經縱馬殺到。

隨後跟來的陶商,一眼就認出了孫乾,心中的猜測終於得以驗證,不由怒從心起。

孫乾乃劉備麾下說客,如今卻出現在袁譚軍中,很明顯是奉了劉備之命,前來結好袁譚。

這樣看來,袁譚入侵琅邪之舉,也完全是劉備的默認,甚至是劉備「所請」,為的就是借袁譚之手,除掉這個隱患。

怒火中燒,陶商看到孫乾就氣不打一處來,喝道:「木蘭,給我活捉那個姓孫的雜種。」

花木蘭也認出了孫乾,夫君的仇人就是自己的仇人,二話不說,一聲低嘯,拍馬拖槍直趨孫乾而來。

孫乾武道低微,驀覺殺氣襲來,回頭瞥去時,花木蘭一襲紅影,已橫在了他跟前。

驚恐的孫乾,甚至還來不及拔劍抵擋時,花木蘭手中銀槍已出,沉重的槍桿,攔腰就轟在了孫乾的肚子上。

噗——

一口老血狂噴而出,孫乾慘叫著捂著肚子,如斷了線的風箏,從馬上倒飛了出去,重重摔落於地。

「把這貨給我綁了,回頭再處置他。」陶商拍馬從旁抹過,也不屑多看一眼,大叫道:「木蘭,我們繼續追,別讓袁譚那廝溜了。」

夫妻二人齊頭並進,攜手揮軍掩殺,踏著袁軍的屍體,一路窮追不捨。

前邊狂逃的袁譚,原還指著孫乾能稍稍拖延一下陶商的追擊,卻沒想到孫乾這麼不中用,連一招都撐不下去就被擊落馬下,陶商和他那武力了得的小賤人,很快就迫近上來。

回頭一看,追兵已在十餘步外,袁譚心驚膽戰,眉頭一皺,大喝道:「臧霸,我命你率余軍留下來阻擋陶商,掩護我撤退。」

這號令一出,臧霸不由神色大變,愕然的驚望向袁譚。

如今他身邊只余不到三十餘人,身後陶商追兵卻有數百,縱使他武力再高,又豈能以一己之力,獨擋這麼多追兵,此刻若是停下來拒敵,就等於往火坑裡跳,自尋死路。

「大公子,敵眾我寡,我焉能擋得住啊。」臧霸當即叫道。

袁譚卻狠狠瞪他一眼,怒斥道:「這是本公子的將令,軍令如山,你難道敢抗命不成!」

臧霸臉色鐵青,咬牙切齒,刀疤上湧起悲憤之色,他很清楚,袁譚這是要犧牲了他,來為自己的逃跑爭取時間。

「唉——」長嘆一聲,臧霸只得一咬牙,撥馬轉身,擺出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架勢,舞槍迎向追兵。

他也是沒有辦法,身為泰山寇敗兵,老窩被陶商所奪,被迫投奔袁譚,已經是寄人籬處,處境艱難。

今若違背袁譚的軍令,就算能逃過一劫,事後袁譚秋後算賬,又豈饒得了他。

現在回頭迎戰陶商追兵,雖然兇險,但若能險中得勝,倒還有一線生機。

他是別無選擇,只能拚死一戰。

三十餘名殘存的親兵,在臧霸的帶領下,折返回身,朝著陶軍追兵殺了上去。

可惜,他們也只是垂死掙扎而已。

花木蘭領軍殺到,兩百多精銳的陶軍親兵,一頓的狂沖,便將殘存的敵軍殺了個片甲不留。

倒是臧霸怒發威勢,橫在路中央,一桿大槍舞動如風,連斬數名試圖衝過來的陶軍,憑著一己之力,竟為袁譚拖延了些許時間,讓袁譚得已逃遠。

「泰山賊,敢擋姑奶奶的路,我要你腦袋。」發怒的花木蘭,一聲厲喝,縱馬舞槍殺向了臧霸。

「夫人小心,這廝武力不弱,你若力不從心,不必跟他纏鬥,直接圍殺了他便是。」陶商叮囑一聲,揮軍從戰團旁斥過,繼續追擊袁譚。

前方出,袁譚已經逃出了二十餘步,身邊只餘下甘梅一騎。

甘梅見左右已無人,便想奪馬而逃。

「賤人,你休想逃,你是本公子的玩物,本公子絕不會把你丟給陶商那小子。」袁譚看穿了甘梅想法,伸出手來就要奪她馬韁繩。

甘梅忍無可忍,童顏掠起一抹惱色,也不知哪裡來的勇氣,竟是一咬牙,拔下頭上簪子,憤然向袁譚的手掌刺去。

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,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!

divclass=author-sayid=authorSaystyle=display:none

divid=authorSpenk

#includevirtual=/fragment/6/323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