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男生小說 >歷史軍事小說 >三國之無限召喚 >第四十章坑的就是你

第四十章坑的就是你 (1/1)

小說名稱《三國之無限召喚》 作者:堂燕歸來  更新時間:2015-07-19 04:36  字數:2802

divid=chapterContentWapper

嗚嗚嗚——

袁軍陣中,悠遠綿長的號角聲響起,空洞肅殺,彷彿來自於地獄的吼聲。

一面面戰旗形如翻滾浪頭,那一望無際的旗海,在晨風的吹撫下,化為滾滾的怒濤。

袁軍士卒無不握緊手中刀鋒,殺氣衝天而起,森森如林的鋒刃,如同死神的獠牙。

六千袁軍前鋒部隊,在淳于瓊的率領下,轟然而動,大大小小數十座方陣,邁著整齊而沉重的步邁,開始向陶商軍穩步前進。

六千人同時前進,每一步齊齊邁下去,大地為之一顫,彷彿地底沉睡的遠古凶獸,欲要破地而出。

最前方,一千大盾手開路,似鋼鐵巨獸一般,咆哮著,怒吼著逼近前來

四千陶軍將士,他們的神經立刻緊繃了起來,緊握兵器的掌心轉眼已為汗水所浸濕。

陶商甚至能夠聽到他們狂動的心跳,還是那粗重如牛的喘息聲,他知道,那是緊張的情緒在將士們的心頭蔓延。

敵人太過強大,聲勢如此浩大,由半數新兵組成的己軍,如果不害怕那才奇了怪了。

陶商卻穩如泰山,眉宇間鎮定的彷彿將眼前強大的敵人視若無物,甚至連眉頭都沒有皺一下。

「穩住,給我穩住,沒有我的命令,誰都不許裂陣。」陶商厲聲大喝道。

他的冷靜感染了眾將士,讓他們的心情稍稍平伏些許,一個個如老樹般扎在原地,目視著敵軍緩緩的逼近。

五十步!

片刻間,敵軍已逼近至五十步。

突然,袁軍中軍戰旗搖動,號角聲和戰鼓聲陡然加劇,發出了加速衝鋒的號令。

「袁家的將士們,榮耀的時刻到了,給老夫沖啊。」淳于瓊戰刀一聲,厲聲大喝。

「殺——」

震天的咆哮喊殺聲中,原本緩步前進的袁軍,聞令轟然裂陣,發足狂奔,向著近在咫尺的陶軍衝來。

敵人已裂陣,四千陶軍將士神經瞬間緊繃到了極點,幾乎就要剋制不住衝動,裂陣對沖向敵軍。

「穩住,給我穩住,擅自出擊者,立斬不赦!」陶商卻用他的厲喝,強行壓制住了將士們衝動的戰意。

洶洶如潮的敵軍,已沖至二十餘步。

敵軍中軍處,袁譚的表情已恢復貴公子的優雅,指尖撣去肩膀上的灰跡,冷笑道:「看來今天晚上,我們就可以在陽都城喝酒了。」

話音方落,前方突然響起了天崩地裂般巨響。

就在陶軍陣線前五步之地,突然間現出一條長達兩百步,寬達五步的壕溝,溝中插滿了倒刺。

狂沖而上的袁軍士卒,只顧著衝鋒,哪裡會想到腳下會出現一道陷坑,猝不及防之下,瞬間有數百人跌入陷坑中,被倒刺紮成了肉串。

鮮血飛濺,慘叫聲衝天而起,蓋過了敵軍的鼓角聲。

後續的袁軍駭然驚變,急是收止步伐,但後排衝上來的袁軍,不知道前邊發生了什麼,來不及收步,如同骨牌般狠狠的撞上了前排士卒,這連鎖的推擠之下,位於壕溝邊緣的士卒站立不穩,又有幾百人被自己兄弟推進了陷坑中。

只眨眼的功夫,竟有一千袁軍士卒,尚未接戰,便被刺死在陷坑內。

其餘數千袁軍,則是陣形混亂,被堵在了壕溝邊上,彼此推擠,進退不得。

望著敵軍混亂之勢,陶商嘴角揚起一抹冷笑,「不愧是戰國四大將之一,廉老將軍,你連夜挖的這道坑,這下可把袁大公子給坑慘了。」

「主公過獎了,好戲還在後頭,咳咳……」廉頗咳喘了幾聲,蒼老如樹皮的臉上,難得擠出幾分傲色,手中戰斧一揚,喝道:「擂鼓,弓弩手伺候敵軍。」

嗵嗵嗵!

中軍處,十幾面牛皮大鼓震天響起,發出了號令。

陣前一線,居於前排的刀盾手,立刻將身子一蹲,後排布列的五百弓弩手,毫不留情的將蓄勢已久的利箭射出。

嗖嗖嗖!

箭如飛蝗,鋪天蓋地的向著擁擠的袁軍士卒,無情的轟射而出。

一道道血光濺上半空,一聲聲慘叫撕心裂肺,成百的袁軍士卒瞬間中箭,慘叫著倒在血泊之中。

壕溝這一側的陶軍弓弩手,一輪齊射之後,開始輪番放箭,密雨般的利前,一波接一波的收割敵軍的性命。如此近的距離,弓弩的命中率高到驚人,簡直形如一場屠殺。

「這小子,竟然如此狡詐!」袁譚優雅的臉上,頓現驚怒之色。

身後臧霸也已變色,沉聲道:「末將早說過,這個陶商詭計多端,不可小視,大公……」

「閉嘴!」

袁譚一聲喝斷,慍怒的瞪了他一眼,優雅的英容,轉眼已恢復高貴驕傲,冷冷道:「雕蟲小技而已,傳令給淳于瓊,全軍速結魚鱗盾陣。」

號令傳下,中軍令旗再搖,號角聲也發生變化。

前軍淳于瓊聽得號令,一面揮刀撥擋襲來箭矢,一面大吼道:「全軍聽令,不得慌張,給老夫結魚鱗盾陣。」

袁軍到底是精銳之士,混亂很快被壓制下去,前排士卒迅速半蹲下去,將一人高的大盾,彼此相連,成排的結成盾牆,後排的刀盾手,則將手中圓盾高舉在頭頂,層層疊疊契合,形如一層魚鱗遮擋在頭頂。

頃刻間,近五千名袁軍士卒,便統統包裹在了這形如魚鱗般,密不透風的盾陣之中,縱然陶軍弓弩手近在咫尺,也再難射穿敵軍盾壁。

「袁家的魚鱗盾陣,果然名不虛傳,怪不得能以步騎制,連敗公孫瓚的鐵騎。」望著刀槍不入的敵軍,陶商一聲感嘆,目光望向廉頗,「廉老將軍,箭矢是沒什麼用了,該是真刀真槍血拚的時候了。」

廉頗蒼老的眼神中,迸射出一道精光,橫斧在手,沙啞的吼道:「主公且在此觀戰,老朽去也。」

低吼聲中,廉頗拍馬提斧,穿過眾軍,向著壕溝方向飛奔而去。

「擂鼓,架橋。」陶商揚鞭一喝。

陶軍陣中,戰鼓聲也隨之發生變化。

壕溝一線的將士們得令,弓弩手迅速退下,步軍士卒們麻利的將數十道事先埋於壕溝邊的巨大橋板,從塵土下挖了出來,齊聲吶喊,奮然翻向了壕溝。

砰砰砰!

巨大的悶擊聲中,橋板那頭重重的砸在了袁軍頭頂,壓得前排袁軍盾牌碎裂,骨肉崩毀,嚎叫聲再度響起。

幾乎就在橋板落下的同時,廉頗已縱馬沖至,馬踏著最正中間的那道橋板,越過五步之寬的壕溝,戰馬四足奮然一蹬,如神兵天降一般,踏破袁軍頭頂的盾甲,輾入了敵叢之中。

咆咆聲中,廉頗手中戰斧如磨盤般四下狂攪,瞬間便將五名袁卒士卒,連盾帶人斬為粉碎。

「殺——」

殺聲衝天而起,成百上千的陶軍士卒,越過橋板,追隨在廉頗身後,如一道道無可阻擋的洪流,撲向敵軍。

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,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!

divclass=author-sayid=authorSaystyle=display:none

divid=authorSpenk

#includevirtual=/fragment/6/323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