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男生小說 >歷史軍事小說 >三國之無限召喚 >第三十九章何懼一戰

第三十九章何懼一戰 (1/1)

小說名稱《三國之無限召喚》 作者:堂燕歸來  更新時間:2015-07-17 19:44  字數:2738

「你說得倒好聽,袁譚入侵時,你為何不戰而退,把北面諸縣都拱手讓給了袁譚,若非如此,袁軍怎能長驅直入,殺入我琅邪腹地。」花木蘭質問道,語氣中分明有責備的意味。

陶商卻笑看向廉頗,「廉老將軍應該不是怕袁譚,你這麼不戰而退,應該有自己的用意吧。」

「知老朽者,主公也。」廉頗深陷的眼眶中,掠起幾許欣慰,捋著花白鬍須道:「袁譚大軍入境時,共有兩萬之眾,老朽一路南撤,才誘使袁譚長驅急進,將一萬多兵馬落在了後面,否則現在站在我們面前的就會是兩萬袁家大軍。」

陶商省悟,會意的點頭一笑。

廉頗果然不愧是戰國四大將之一,精通兵法,他這一招是以犧牲空間,來換取袁譚兵力被分散,儘可能削弱袁譚兵臨城下的兵馬數量。

「老將軍這一步棋走的好,袁譚兵馬太多,就算要守城也守不住,反而徒損兵馬。」陶商點頭贊,話鋒一轉,笑問道:「看來老將軍胸有成竹,已經想好了破敵之策。」

「咳咳咳……」廉頗忽然大咳起來,好似方才一番話,耗了他許多力氣,這會便開始虛弱起來。

陶商皺著眉頭,看著廉頗就差把肺都咳出來,心中不禁有些擔心,這廉頗實力確實是強,可這身體也忒差了點,哪天一不小心咳死了,自己那89點仁愛點豈不還沒等回本,就打了水漂。

咳了半晌,廉頗方才平伏下喘息,「老朽確實已想好破敵之策,只是尚缺一支精銳的騎兵,如果我們能有幾百……」

廉頗話未說完時,身後響起匆匆腳步聲,卻見徐盛風塵僕僕的登上城頭,拱手道:「主公,末將帶了兩百騎兵從遼東回來,聽聞陽都有戰事,便帶兵星夜趕來,應該沒有錯過大戰吧。」

徐盛被派去遼東買馬,沒想到會在大戰當前趕回來,還帶了兩百寶貴的騎兵來。

「文向,你可真是我的及時雨,來得正好啊。」陶商一拍他肩膀,興奮的看向廉頗,「廉老將軍,你想要一支精兵,文向這兩百騎兵可夠?」

廉頗蒼老的臉上,也燃起了絲絲興奮,慨然笑道:「老朽要的就是騎兵,此戰連老天都相助,我們必勝無疑!」

……

次日,清晨。

旭日東升,金霞漫卷,將曠野染上一層金黃。

陽都北面十里的袁軍大營,一萬袁軍陸續出營,組成了大大小小,數十座軍陣,殺氣騰騰的向著陽都城方向逼進。

「袁」字大旗在晨光下耀武揚威的飄揚,戰旗之下,袁譚身披金甲,手扶長劍,英武的臉上,涌動著與生俱來的高貴威嚴之氣。

那雙如星的雙眸,半開半合的遙望著前方,那份沉穩自信,彷彿目之所及,都是他的疆土。

今天,就是他擊滅陶商,拿下琅邪國,為他的父帥袁紹,再立功勛之時。

「大公子,陶商敢以四千兵馬,抗衡我們一萬精兵,只怕其中有詐,我們得小心才是。」跟隨在身邊的臧霸,忍不住勸道。

「臧霸,我看你是被陶商給打怕了吧,在我們絕對的實力而前,他就算再詭詐,又有何用。」另一則的淳于瓊諷刺道。

傷疤被揭,臧霸臉上掠過一絲難堪,只得閉口不敢再言。

袁軍龐大的軍陣緩緩向前推進,千步之外,「陶」字的戰旗,進入了視野中。

中軍大旗下,陶商正全副武裝,氣勢悠閑,坐等袁軍到來。

身邊夫人兼親衛隊長花木蘭,保護在側,已顯成熟風韻的冷艷臉上,倒是隱隱閃爍著幾分忌憚。

「夫人,你害怕了嗎?」陶商感覺到了她的情緒,笑問道。

花木蘭輕吸一口氣,搖頭道:「木蘭從不怕上陣殺敵,我只是擔心夫君你的安危。」

有木蘭這句話,陶商也就夠了,欣慰一笑,鷹目直射敵陣,冷笑道:「今日一戰,誰都威脅不到我們,等著看好戲吧。」

二人的眼前,四千陶家軍列陣於前,這是陶商能夠對抗袁譚的所有兵力。

迎面處,龐大的袁軍方陣,邁著整齊的步伐,已緩緩逼近。

刀戟森森如林,幾乎將天空映寒,大盾層層疊疊,如同鋼鐵長城,面對如此鐵陣,半數為新兵的陶家軍將士,無不暗吸一口涼氣。

那些新兵的手心裡,不禁都浸出了一層汗,縱使是身經百戰的老兵,心中也難免不安。

陶商英武的臉龐,卻雲淡風輕,絲毫不見一絲忌憚。

對面處,一騎不執武器的敵卒,策馬飛奔而來,直抵陣前二十餘步,口中叫道:「我乃袁大公子信使,休得放箭。」

陶商不動聲色,看其有何話說。

那袁家信使勒馬於前,昂起頭來,用倨傲的口氣,高聲道:「奉我家公子之命向陶商傳話,這是你最後的機會,舉兵歸降,饒你一死,繼續頑抗,必將你碎屍萬段。」

袁譚這廝,好生的狂妄,竟然在兩軍陣前,公然的再次派人來招降。

信使的聲音,傳遍四野,陶家軍將士們無不憤怒難當。

陶商胸中的怒火,被這公然的羞辱,徹底的激怒,厲喝道:「殺我信使,還敢派你來招降老子,那老子就用你的狗命回答袁譚那雜種。」

怒喝聲中,陶商彎弓搭箭,朝著那信使就要放箭。

信使見狀,大驚失色,急是撥馬向本陣逃去。

陶商瞄準那信使,正待放箭時,腦海中突然響起系統精靈的提示音:「嘀……系統提醒宿主,宿主現在武力值為40,弓弩等級為最低等級1級,命中率低於10%。」

陶商給這坑爹的系統精靈嚇了一跳,這才想起自己弓射水平爛得一塌糊塗,這要是一箭射不中,得有多丟臉,非但出不了一口氣,反而還會挫了自家將士士氣。

「木蘭,那這狗雜種交給你,給我射翻他。」陶商腦子也轉得極快,一把將弓箭扔給了花木蘭。

花木蘭接過弓箭,手法嫻熟的彎弓搭箭,口中怒罵道:「敢瞧不起我夫君,我要你的狗命。」

嘯聲未落,花木蘭指尖一松,那一支利箭破風而出,挾著滿腔的憤怒,飛射而去。

一聲慘叫,一道血光,利箭正中後心,那信心應聲落馬,當場斃命。

「射得漂亮,不愧是我陶商的夫人。」陶商一聲喝彩。

陶家軍將士頓時歡聲雷動,士氣為之一振。

幾百步之外,袁譚目睹自己信使,竟被陶商公然射殺時,優雅的面容上,剎那間燃起了惱羞成怒的火焰。

手中絲帕拭去臉上沾染的風塵,他將絲帕往風中一扔,拔劍在手,憤怒的喝道:「全軍進攻,殺光擋路的所有敵寇,斬下陶商狗頭者,本公子重重有賞!」

divclass=author-sayid=authorSaystyle=display:none

divid=authorSpenk

#includevirtual=/fragment/6/323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