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男生小說 >歷史軍事小說 >三國之無限召喚 >第三十六章難得一閑

第三十六章難得一閑 (1/2)

小說名稱《三國之無限召喚》 作者:堂燕歸來  更新時間:2015-07-17 19:44  字數:3692

開陽城,國相府。

陶商高坐於上,一邊喝著美酒,一邊看著手中那一道道捷報,心情好不暢快。

首先是泰山余寇掃蕩戰。

廉頗率領著陶商撥給他的一千精兵,由開陽一路北上,連破陽都、東安、莒縣和姑幕等琅邪北部諸縣,殺得臧霸望風而逃,一直被趕出琅邪,逃往了北部接壤的青州所屬北海國。

「廉頗這個糟老頭子,果然不愧是統帥和武力值雙高的牛人,也不枉我對他的信任了,幹得漂亮。」

接下來就是關於擴軍。

自攻破開陽後,陶商的地盤急劇擴大,募兵的榜文在諸縣貼出,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裡,便有一千青壯前來投軍。

除了新募之兵,再加上收降的部分泰山寇,以及陶商原有的兵馬,短短一個月的時間裡,陶商麾下兵馬數量,就已達到四千之眾。

地盤擴大,兵馬增多,陶商漸漸羽翼已豐,現在他最需要的就是時間來鞏固他的勝利成是,然後才能抓住時機,跟劉備翻臉。

便在這時,南面又雪中送炭般的傳來了第三個好消息:

袁術北侵徐州,劉備不得不留關羽守郯城,陳登守下邳,自率兩萬大軍南下,去抵擋袁術兵鋒。

「袁術這廝入侵的還真是時候,劉備這下就顧不上我了,我可以趁機擴充實力,量那關羽也不敢對我輕舉妄動……」

看著這一道道好消息,陶商心情暢快,一杯酒飲盡,忍不住大笑起來。

「公子,什麼事笑得這般開心?」正在外面巡視的花木蘭,聽到了堂中動靜,好奇的走了進來。

此時的花木蘭著一身紅衣,雪峰高高隆起,曲線凹凸有致,秀色可餐,卻又腰懸佩劍,不失英武之氣,簡直就是陰柔與陽剛完美的結好。

陶商心情暢快,看著更覺她美到不可方物,伸手笑道:「想知道公子我笑什麼嗎,那就過來吧。」

左右也無旁人,花木蘭便步上高階,將纖纖素手放入了他的掌心。

陶商順勢一拉,花木蘭未曾站穩,嚶嚀一聲便跌入陶商懷中,沉甸甸的翹臀,重重的就壓在了他的雙腿上。

「公子,你又動手動腳了,給人看到不好。」花木蘭臉畔生暈,象徵性的掙扎想要起來,見陶商不肯鬆手,便只好忸怩的任由他懷擁著自己。

陶商懷擁著美物,一隻手在她背後腰間遊走,另一手端起她下巴,欣賞著那張冷艷的嬌容,口中嘆道:「誰會想到,這樣一個容顏動人的美人,手上不知染了多少人的鮮血。」

「公子,你是罵我呢,還是在誇我嗎……」花木蘭小嘴微微上翹,佯作嗔怨。

剛勇如她,這般撒起嬌來,竟是更有一種驚心動魄之美,把陶商看得心潮澎湃,禁不住低頭向她的朱唇吻去。

「公子,我們說好的,沒有成婚之前,你不能碰我的……我的……唇。」花木蘭臉畔飛霞,含羞推拒。

「開陽已下,我已坐穩了琅邪,也該是抱得美人歸的時候了,我們明日就成婚。」陶商凝望著那雙含羞的雙眸,笑眯眯道。

「明天就成婚?」花木蘭一聲臆語,水波蕩漾的眸中,湧起驚喜卻又羞澀的神色。

「對,說結就結,就明天。」

陶商撥開她阻擋的玉指,繼續向她的朱唇印去,這一次,花木蘭沒有阻止,她緊緊閉上雙眸,睫毛顫抖,臉龐滾燙,緊張卻又悸動的迎接自己的初吻。

好香的滋味……

「嘀……系統掃描對象花木蘭產生仁愛點9,宿主現有仁愛點19。」

……

次日,萬里無雲,春風和煦。

開陽城家家戶戶張燈結綵,一城全城的士民們,都在為他們新任的國相大人即將到來的婚禮,獻上衷心的祝福。

從戰爭陰影走出來,從泰山寇的荼毒中掙脫的開陽,今晚終於迎來了一次難得的喜慶。

奪下琅邪,再添廉頗大將,軍隊數量大增,劉備的威脅暫時解除,懸在陶商頭頂那柄利刃稍稍遠去,這也是陶商敢大辦婚禮的原因。

畢竟,神經綳得太緊不好,總得找機會放鬆放鬆。

況且,自打穿越到這個男人可以名正言順,三妻四妾的時代,陶商還從未嘗過女人的滋味,自己都覺得太虧待自己。

今晚,就是陶商給自己發福利的時候。

花木蘭無父無母,陶商也是孤身一人,成婚的繁文縟節陶商也就省了,只進行了一些簡單的儀式後,新娘子便在婢女的攙扶下,被送往了後府的新房之中。

而陶商,則開始被徐盛等部將輪番「圍攻」,一杯接一杯的接受他們的敬酒祝賀。

酒宴一直喝到月上眉梢,徐盛等一眾武夫們,方才喝得盡興,意猶未盡的散去。

半醉半醒的陶商,則在婢女的相扶下,搖搖晃晃的進了洞房。

喜氣洋洋的洞房之內,瀰漫著絲絲縷縷的爐香,紅色的床榻上,身著喜服的花木蘭,已經枯坐了一個多時辰。

耳聽外面賓客的吵鬧聲漸遠,素來剛勇無畏的她,一顆心卻無法控制的加速跳動起來,心頭小鹿越發慌張。

她知道,她的夫君,她的新郎很快就會到來,那個她曾經效忠的主公,今晚將正式成為她的丈夫,把她從一個少女,變成一個真正的女人。

想想將要發生的事,花木蘭即是憧憬,又是緊張,不由竟如那小女兒家家的,揉起了裙角,腦子裡胡思亂想,身子坐卧不安。

思緒翻滾如潮,不知不覺,那埋在蓋頭下的臉蛋,悄然已涌滿了紅潮。

正當花木蘭忐忑不安之時,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