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男生小說 >歷史軍事小說 >三國之無限召喚 >第三十五章裂隙

第三十五章裂隙 (1/1)

小說名稱《三國之無限召喚》 作者:堂燕歸來  更新時間:2015-07-16 04:23  字數:2451

郯城,太守府。

府堂中,死一般的靜寂,只聽得「哧哧」的聲音,絲絲縷縷回蕩在堂中,那刺耳的聲音,讓堂前侍立的所有人,都有一種毛骨悚然的錯覺。

首座上的關羽,一張赤臉陰沉如鐵,半開半合的丹鳳眼中,吐露著喜怒無常的目光,手中正緩緩的將一道帛書撕碎。

那帛書是最新送到的情報,記載著陶商如何斗將大敗臧霸,殺得泰山寇落花流水,如何氣勢昂揚的殺入開陽城,成為名符其實的琅邪國相。

「糜別駕,這就是你出的好計謀嗎?」關羽將手中的碎片,扔向堂前,慍怒的目光射向糜竺。

糜竺額頭浸出了一層冷汗,顫聲道:「竺也著實想不通,那陶商明明已斷糧多日,為何還能軍心不亂,可以跟臧霸一戰,而且其軍中突然又冒出一個叫廉頗的老將,武力竟在臧霸之上,這實在是……」

「那個叫廉頗的人先不說,至於陶商為何軍心不亂,糜別駕應該很清楚才對。」孫乾打斷了他的話,冷笑著問道。

糜竺一怔,茫然道:「孫從事此言何意,我聽不懂?」

「事到如今,糜別駕還有什麼不敢承認的。」孫乾笑容中暗藏諷刺,「陶商之所以軍心不亂,不就是因為令妹偷偷的給他暗中資助了糧草么。」

此言一出,關羽赤臉一沉,驚怒的瞪向糜竺。

糜竺也是大吃一驚,急道:「這怎麼可能,我糜家怎可能暗中資助陶商糧草,孫從事,你休得血口噴人。」

孫乾轉向關羽,正色道:「事關重大,下官豈敢妄言,當日開陽失陷時,下官暗藏於人群中,正瞧見那糜家小姐跟陶商並肩入城,二人還有說有笑,下官願以性命擔保,絕沒有看錯。」

孫乾都以性命做擔保了,關羽還怎會不信,瞬間丹鳳眼暴睜,怒喝道:「糜竺,你好大的膽子,竟敢暗通陶商,為其資助糧草,難道你想反了不成!」

「雲長將軍息怒,竺對玄德公忠心不二,若存半點他念,竺願遭天打雷劈。」糜竺被赫得臉色蒼白如紙,忙發毒誓以表忠心。

關羽怒容這才稍稍緩和,沉聲道:「你既無反心,為何你妹妹會出現在開陽城,你又如何解釋陶商軍心不亂?」

「這……」糜竺思緒飛轉,尷尬片刻,忙道:「前番我二弟在海上失蹤,生死不明,或許是被那陶商所擄,如今用他性命來要脅小妹,小妹不得已才會給他送去糧草,還親往開陽想要救回二弟,應該只有這個原因,除此之外,我實在想不到還有什麼別的原由。」

關羽冷冷道:「你以為,本將會相信你這個牽強的理由嗎?」

「我相信!」

一個清朗的聲音響起,眾人回頭望卻,卻見一個臉色灰白,笑容和藹的中年男子,從容邁入堂中,身後還跟著那名年輕儒雅的文士。

「兄長怎麼突然來郯城了。」關羽怒容頓時收斂,忙下階相迎。

糜竺和孫乾也臉色一變,忙拱手見禮,口稱「拜見主公」。

「雲長,你鎮守郯城辛苦了。」劉備拍了拍關羽的肩膀,而後目光又轉向糜竺,一臉親切的笑道:「子仲,你我膽肝相照,無論發生了什麼事,我劉備對你的信任都不會改變,我相信令妹所做只是不得已,你我間的約定也不會改變,我還等著跟子仲你做親戚呢。」

顯然,劉備在堂外已聽到了他們的對話,非但不懷疑糜竺的忠誠,反而對他大加撫慰。

糜竺心中長鬆一口氣,眼眸中竟是泛起感動的淚光,拱手哽咽道:「多謝主公信任,主公放心,竺必早日解除小妹跟陶商的婚約,好讓主公能名正言順的迎娶小妹。」

「不急,聯姻之事先放一放。」劉備撫著糜竺肩膀道:「目下淮南方面傳來情報,袁術正調集兵馬,意圖北犯徐州,我將親率大軍南下淮水拒敵,還需子仲速去籌集糧草,隨我一同南下抵擋袁術入侵。」

「屬下這就去辦。」糜竺拭去眼角淚痕,忙拱手告退。

糜竺前腳一走,關羽便沉聲道:「兄長,就算糜家不是有心資助陶商,但眼下糜芳已落入陶商之手,糜家難免會投鼠忌器,兄長豈能還對他這般信任。」

劉備不答,只拍了拍關羽的肩膀。

「陶商雖然做成了琅邪相,終究實力弱小,現今我們最大的敵人是袁術,糜家號稱『徐州糧倉』,今大軍出征,怎能少得了糜家的支持。」身後那年輕文士,替劉備解釋道。

關羽這才恍然大悟。

劉備見他會意,方道:「此役乃為兄成為徐州牧後第一戰,絕不能有失,我會以翼德為先鋒,盡起徐州之兵南下,到時就由陳元龍來鎮守下邳,防範小沛的呂布,雲長你坐鎮郯城,防範陶商。」

關羽目光看向那叫陳登的年輕文士,未想到自家兄長會這般信任他,竟令陳登去守州治下邳。

「兄長,何不現在就起大兵北上,一舉蕩平了陶商,除掉這個隱患,然後愚弟為兄長鎮守下邳,兄長就可以抽出更多的兵力南下,還可有陳元龍這員謀士隨軍參議。」

關羽提出了新的建議,顯然是不放心陳登守下邳,更急切的想要除掉陶商這個眼中釘。

劉備卻道:「眼下陶商新下大功,現在對他用兵,難免會失了人心,在這個節骨眼下,於大局不利,況且……」

話鋒一轉,劉備看向了陳登,「元龍已為我獻上一條妙計,既可結好一個實力強大的盟友,又能除掉陶商這個隱患。」

妙計?

關羽狐疑的看向陳登,那張年輕儒雅的臉上,正浮現出自信,卻又暗藏著幾分詭秘的微笑。

關羽毫不掩飾自己的懷疑,那般表情,顯然不相信眼前這個徐州三大家族陳家的大公子,這個年紀輕輕的謀士,會有比糜竺更妙的計策。

陳登卻自信的一笑,語氣玩味的說道:「雲長將軍放心,說不定,待主公凱旋歸來時,陶商這個隱患,已經有人幫我們除掉了。」

divclass=author-sayid=authorSaystyle=display:none

divid=authorSpenk

#includevirtual=/fragment/6/323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