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男生小說 >歷史軍事小說 >三國之無限召喚 >第三十三章糜貞的震撼

第三十三章糜貞的震撼 (1/1)

小說名稱《三國之無限召喚》 作者:堂燕歸來  更新時間:2015-07-15 11:59  字數:2974

divid=chapterContentWapper

一聲驚雷般的怒嘯,震破天地,震撼人心。

身邊花木蘭挺槍在手,二話不說縱馬當先殺出。

「殺——」

列陣的一千多將士,齊聲咆哮,士氣爆漲的他們,轟然裂陣,如狂潮般殺出。

殺聲震天,戰旗如濤,千餘將士如虎狼一般,似同一柄巨大的長矛,銳不可擋的撞向了軍心動蕩的泰山寇。

斷肢與鮮血飛濺,慘嚎與怒嘯並起,衝天而起的血霧,竟形成了一道倒流的瀑布。

前方得勝的老將廉頗,殺意未盡,縱馬狂追,手中戰斧狂舞如風,層層疊疊的斧影四面八方盪出,斧鋒過處,如斬螻蟻一般收割泰山寇的人頭。

臧霸為他的自信付出了代價。

一千五百人對一千五百人,倘若他不是自信的提出斗將的挑釁,兩軍血肉廝殺,勝負尚難預料。

今他斗將失敗,自折銳氣,陶商趁勢掩殺,他焉能抵擋。

廉頗和花木蘭統帥下的陶家軍,這般一衝,敵軍頃刻間便陷入了混亂之中,千餘泰寇軍便如潰巢的螻蟻一般,分崩四潰。

「不得後退,給我結陣迎敵,不許退!」

敗歸本陣的臧霸,忍著傷痛咆哮大叫,甚至不惜親手斬殺幾名敗卒,卻也阻止不了本軍的崩潰之勢。

城頭上,觀戰的孫乾,臉上的笑容已經灰飛湮滅,凝固成了無限的錯愕。

「怎麼會這樣,陶商明明斷糧數天,他的士卒怎可能還有這麼高昂的士氣,那個廉頗又是怎麼回事,竟然連臧霸都不是對手,難道又是他講武堂中,自己培養出來的武將不成……」望著敗潰的泰山寇,孫乾茫然驚愕,百思不得其解,半晌後方才緩過神來。

眼見大勢已去,孫乾暗嘆了一聲,暗暗一咬牙,匆匆忙忙的逃下城去。

亂軍之中,廉頗手舞戰斧,已殺破亂軍,如入無人之境般,踏著血路向臧霸追殺而來。

臧霸肝膽已裂,怎敢再戰,只得撥馬望開陽城逃去。

廉頗方被召喚出來,正要向陶商證明自己,豈容他走脫,衝破一切的阻攔,催動胯下良駒,如風一般追上。

臧霸馬回頭連瞥幾次,眼見廉頗窮追不捨,越逼越近,不禁嚇得是背生冷汗,口中大叫道:「吳敦、尹禮給我攔下那老狗。」

追隨在身側的吳敦和尹禮二將,雖也懼廉頗之威,卻不敢不遵號令,只得恨恨一咬牙,撥馬回身迎了上去。

轉身策馬,吳敦當先殺至,手中長刀如電,向著迎面而至的廉頗扇掃而出。

廉頗虎目怒睜,一聲暴喝,手中戰斧挾著巨力,狂斬而出。

吭~~

金屬交鳴,火星四濺。

吳敦只覺一股大力灌入身體,五臟六腑如被沾水的鞭子狠狠抽打一般,整個人竟被震得騰空而起,口中狂噴著鮮血,倒飛出去。

未及落地時,廉頗已撥馬從旁掠過,手中沾血的戰斧,自上而下狂斬而出。

一聲慘叫,一道鮮血飛上半空。

臧霸手下大將吳敦,只一招便被廉頗斬成兩截。

誅殺一將,廉頗馬不停蹄,徑奔臧霸而去。

而此時,那尹禮才剛剛殺到,他萬沒有想到,自己的兄弟吳敦,竟一招便被秒殺,心中立時駭然無比。

心知武力不敵,可惜為時已晚,廉頗已狂沖而至,尹禮只得用盡全力舉槍相迎,試圖做拚死一搏。

就在他的槍鋒尚未遞出時,但見眼前光影一動,廉頗手中那柄戰斧已形如鬼魅一般,瞬間襲至跟前

噗~~

一聲悶響,尹禮那顆血淋淋的人頭,已划出曼妙無比的弧線,飛上了半空。

那一具無頭的屍體,斷頸處狂噴著鮮血,在馬上晃了幾晃,便是栽倒於地。

又是一招秒殺敵將。

廉頗這威不可擋的武道,頃刻間,只惶恐的泰山敗軍,僅存的一點抵抗之心摧毀,他們甚至嚇到放棄了抵抗,任由殺上來的陶家軍將士屠戮。

「陶商,你竟連殺我兩員大將,這個仇,我臧霸非報不可……」

臧霸恨得咬牙切齒,卻知大勢已去,也不敢與廉頗交鋒,連開陽城都不敢入,繞城而過,惶恐的望北逃去。

千餘鬥志旺盛,殺意昂揚的陶家軍將士,追隨著廉頗一路輾殺,勢不可擋的殺入了開陽城中。

夕陽下,屍橫遍野,血流而河。

沿城一線,血染征袍的將士們,揮舞著手中的兵器,狂呼大叫,宣洩著這場勝利的痛快,歡呼的叫聲震得天上的雲都發抖。

開陽城,這座琅邪國治所的上空,已高高的飄揚起「陶」字戰旗。

那一面殘破的「臧」字大旗,則斜插在地上,旗幟為鮮血盡染。

陶商撥馬走向城門,一腳將那殘存之旗踢倒在地,踏著那「臧」字破旗傲然而過,昂著頭,意氣風發的步向開陽城。

他的身邊,則跟隨著糜貞,這位糜家三小姐,應邀隨他一同入城,共享他這場大勝奪城的喜悅。

糜貞當然不可能喜悅,事實上,她現在整個人都被震驚錯愕所充斥。

環望著遍地的泰山軍伏屍,望著城樓上,那一面高聳的「陶」字大旗,糜貞胸脯劇烈起伏,一雙明眸中澎湃著匪夷所思的神色,一切所見,彷彿皆是作夢般不可信。

兩人並肩步入了門洞,進入了開陽城,這座琅邪國治。

陶商遙指血染的城池,笑道:「糜小姐,你不是堅信我拿不下開陽城嗎,現在你又作何感想?」

「我……」糜貞欲言又止,朱唇輕咬著嘴唇,臉畔微紅,不知該如何回應。

回想起先前她那般堅信的態度,而今,陶商卻用一場大勝,用整座開陽城,狠狠的羞辱了她的輕視,現在的陶商,當然有權力看她的笑話。

尷尬了片刻,糜貞方平伏下心緒,輕嘆道:「陶公子,我不得不承認,先前我和所有徐州人對你的評價是錯誤,你藏的實在是太深,出乎了我們所有人的意料。」

糜貞終於承認,她對陶商的輕視是錯誤的。

一聲豪烈暢快的大笑,陶商看著她道:「糜小姐不是想走嗎,現在我已拿下開陽,你可以自便了。」

糜貞眼波微微一動,她顯然以為陶商打算扣下她,沒想到竟會放她走。

「你我間的婚事,差不多也該辦了,糜小姐回朐縣後,就早做準備好,備好嫁妝,等著我派人迎娶你便是。」陶商笑著說道,那般氣勢,好似這是板上釘釘之事。

糜貞秀眉卻是一皺,端莊秀麗的臉上掠起幾分不悅,冷冰冰道:「陶公子你只是區區一個琅邪國相而已,如今臧霸未死,北面還有袁家大公子新奪青州,虎視眈眈,玄德公依舊是徐州名正言順的州牧,你拿得下琅邪,坐不坐得穩還是個未知數,我勸你還是不要得意太早。」

「是么,原來糜小姐對我還是那麼不自信,既然如此,我還是那句老話,我們拭目以待。」陶商卻一副不以為然,也不再多言,撥馬揚長而去。

望著那年輕自信的身影,糜貞星眸中閃爍著複雜的身影,凝望許久,輕輕一咬朱唇,撥馬向城外而去。

正街旁的一條巷子中,躲藏在黑暗中的一雙眼睛,親眼目睹了陶商和糜貞並肩入城,又分道揚鑣的情景,那雙眼睛閃過深深的狐疑,隨後隱去在了黑暗之中。

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,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!

divclass=author-sayid=authorSaystyle=display:none

divid=authorSpenk

#includevirtual=/fragment/6/323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