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男生小說 >歷史軍事小說 >三國之無限召喚 >第三十二章戰國四大將之威

第三十二章戰國四大將之威 (1/1)

小說名稱《三國之無限召喚》 作者:堂燕歸來  更新時間:2015-07-15 11:59  字數:2730

「咳咳咳……」

那老卒忽然間大咳起來,咳到全身發抖,蒼老的身軀如殘燭的火焰般,在風中戰慄飄搖,彷彿隨時就要熄滅。

花木蘭等陶軍將士,無不替他捏了把汗,生恐他把肺給咳出來,還沒來得及跟臧霸交手,就暴斃在兩軍陣前。

對面的泰山寇們,卻笑的更加狂妄,更加諷刺。

唯有陶商,依舊一副閑然從容的氣勢,根本不為所動。

那老卒咳了半晌,方才喘過一口氣來,振作精神,緩緩抬起頭來,蒼老的目光直射臧霸,沉聲道:「老朽廉頗,就跟你這小子過上幾招。」

廉頗!

這如雷貫耳的姓名報出,臧霸身形一震,猙獰的刀疤臉上,瞬間掠起一絲驚奇。

廉頗之名,誰人不曉。

那個戰國四大名將之一,趙國頂天之柱,為趙國東征西討,立下汗馬之功,令戰國諸侯無不畏懼。

在那場決定命運的長平之戰中,秦國更是對他忌憚之極,不惜用反間計誘使趙王用趙括這個紙上談兵之將,替代廉頗統帥趙軍,若非如此,白起焉能長平得勝,坑殺四十萬趙軍,成就人屠之名,而秦國又怎能一戰奠定掃平六國的基礎。

眼前這老卒,正是陶商消耗了所有的仁愛點,所召魂出的那個廉頗。

「區區一條老狗,你以為被陶商改成廉頗的名字,就能有廉頗的神勇了嗎,老狗,臧爺今日送你歸天!」臧霸不屑一聲狂笑,縱馬而出,大槍直取廉頗。

瞬息間,一人一騎狂撞而至,手中一柄大槍破風而出,直取廉頗面門。

眼見臧霸狂殺而至,廉頗蒼老白眼中,卻不見一絲懼色,卻見他低嘯一聲,手中戰斧如電光一般,挾著凜烈之極的力道,如泰山壓頂一般向著臧霸當頭斬去。

凜烈的斧鋒尚未砍至,洶湧如濤的勁力,便挾著暴風驟雨般的氣勁,狂壓而上。

瞬間,臧霸驚覺一股強烈的壓迫感撲而來,令他幾乎有窒息的錯覺。

未曾與廉頗交過手的臧霸,這才猛然間意識到,眼前風燭殘年般老卒,武藝竟然超乎尋常的厲害。

驚愕一瞬,廉頗那一柄戰斧,竟已後發而先至。

臧霸急是深吸一口氣,強壓住震驚,變攻為守,全身的勁力盡數灌向雙臂,奮然的擎槍相擋。

哐——

一聲獵獵嗡鳴,星火飛濺中,那狂瀾怒濤般的巨力,由兵器直灌入臧霸的身體。

臧霸身形無法剋制的劇烈一震,瞬間便覺洶湧如海濤般的狂力,如巨錘一般,無情的猛擊著他的五臟六腑,攪得他氣血激蕩,五內欲裂。

他那握槍之手,更是痛麻無比,斜眼一瞥驚駭的發現,握槍的指縫之間,已瞬間淌出一絲鮮血。

一擊之下,他竟被廉頗震裂了虎口!

「這老狗的武力,竟然這麼強,這怎麼可能,他只是名叫廉頗而已,豈能真有廉頗的武力?」

可惜,震驚已晚。

廉頗蒼老的面容冷峻如冰,猿臂伸展,尚未看清他如何變招,那第二斧已如車輪一般,橫斬而至。

臧霸氣血未平,眼見第一招的殺式已至,心知自己的武藝遜於對手,生死之間卻不及多想,急是在豎槍勉力相擋。

吭!

又是一聲金屬翁鳴,震得臧霸耳膜刺痛欲裂。

這一斧子狂擊而下,臧霸只覺雷霆之力轟入他的身體,震得氣血激蕩如潮,雙腿夾不住馬腹,諾大的身軀被震得向旁一斜,幾乎就要栽落下馬。

「陶商麾下,竟有這等武力高強的老狗,我狂妄斗戰,當真是失策……」臧霸驚怖之時,只覺五內翻滾,嘴巴里隱隱感覺有甜味,口中竟已是浸出了鮮血。

廉頗卻絲毫不給他喘息的機會,第三斧,第四斧,狂風暴雨般的斧鋒,層層疊疊的斧影,四面八方的包裹上來。

一斧比一斧快,一斧比一斧猛,臧霸連喘口氣的功夫都沒有,只能強忍著氣血的激蕩,拼盡全力死死相扛。

就在臧霸戰得狼狽時,這出人意料的一幕,把兩軍幾千觀戰者,統統都看得目瞪口呆,錯愕茫然,一個個嘴巴都張到老大,彷彿看到了這世上最詭異之事。

孫觀等泰山寇們,無論如何也想不通,自家武道超絕的大哥,怎麼會被一個頂著古人名字的老卒,打得處處被動,完全落於下風。

泰山寇們的士氣,隨著臧霸一次次被動的防守,漸漸已被削減下去。

花木蘭等陶軍將士,卻是驚喜萬分,同樣沒有想到,他們主公派出的這員老將,武力竟然強到這種地步,完全的壓制住了囂狂的臧霸。

一雙雙驚喜的目光,不約而同的望向陶商,驚嘆敬畏,眼神中儘是不可思議。

「不愧是戰國四大將之一,91的武力值,我看你臧霸如何抵擋……」望著大顯神威的廉頗,陶商卻只冷冷一笑。

一切,本就在他的意料之中。

只是當廉頗剛被召喚出來的時候,看他那又咳又喘,病兮兮的樣子時,陶商曾經擔心過,廉頗已老,未必能戰。

現在,廉頗用其神勇表現,證明了他的價值,也徹底打消了陶商的擔憂。

廉頗的武力值超越90這個臨界限,已位於絕頂,而臧霸的實力,不過介於一流與二流之間,境界相差之懸殊,若非是臧霸為保得性命,拚死一戰,又豈能擋得住廉頗十招。

實力上的差距,就算他再拚命,又豈能補彌。

須臾,二十招已過,臧霸槍法凌亂,破綻百出。

吭吭吭!

廉頗接連急攻三斧,狂力轟擊之下,臧身形劇震,槍法散亂,連手中兵器都被震得幾乎拿不住。

機會已現。

「年輕人,我早就警告過你,千萬不要小看老人。」

廉頗一聲冷笑,猿臂翻飛如影,手中戰斧穿破臧霸的防禦,挾著獵獵的風聲斜斬而至。

臧霸身形未穩,招式已老,眼見那明晃晃的斧鋒狂襲而至,情急之中,只能強行回槍相擋。

那槍桿是擋在了身前,但力量卻不及提起時,廉頗的斧鋒已轟擊而至。

鐺——

一聲清脆的嗡鳴聲,臧霸手中大槍拿捏不住,竟被震得脫手而飛,他本人更是被震得氣血翻滾,張口狂噴一口鮮血。

兵器被震飛,內臟受重創,臧霸的驕傲徹底被廉頗擊碎,也顧不得身體的劇痛,撥馬便望本陣逃去。

一眾泰山寇眼見主將敗北,無不驚心動魄,士氣大挫,已現慌亂之勢。

時機已到,更待何時。

陶商拔劍在手,向著慌張的敵人一指,厲喝道:「全軍進攻,給我輾平敵寇,拿下開陽!」

divclass=author-sayid=authorSaystyle=display:none

divid=authorSpenk

#includevirtual=/fragment/6/323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