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男生小說 >歷史軍事小說 >三國之無限召喚 >第二十七章輕視我的下場

第二十七章輕視我的下場 (1/2)

小說名稱《三國之無限召喚》 作者:堂燕歸來  更新時間:2015-07-12 03:47  字數:3835

divid=chapterContentWapper

一天後,沂水東岸,即丘以北二十里。

寒風呼嘯,塵土飛揚,一隻四千人的軍隊,沿著大道浩浩蕩蕩南下。

那一面「臧」字大旗,傲然飛舞,氣勢凜烈。

戰旗之下,臧霸手提大槍,縱馬從容而行,深聚的眼眸中,涌動著絲絲如火的傲意。

舉目遠望,只見大道的盡頭,隱約看到層層疊疊旗幟在翻滾,大軍繼續前行,很快,一座橫於道路中央的軍陣,擋住了泰山軍的去路。

三百人的軍陣之中,那一面「徐」字大旗,迎風獵獵的飄揚。

陣前處,徐盛躍馬橫刀,年輕的眼眸凝視著逼近的敵人,口中喃喃道:「臧霸,你終於來了……」

迎面處,臧霸連眉頭都沒皺一下,瞟了一眼那「徐」字戰旗,和那區區三百軍兵,冷哼道:「陶商這廝,派了一個海賊和幾百兵馬,就想擋住我南下的去路,不自量力。」

臧霸的表情愈加獰猙,那周身騰起的獵獵殺氣,直令左右將士為之悚然。

回頭掃視一眼身後泰山寇,臧霸大槍一揚,厲喝道:「泰山軍的弟兄們,隨我殺光攔路之敵,叫他們知道我泰山軍的厲害,給我殺——」

暴喝聲中,臧霸縱馬舞槍,如電光一般射出。

「殺——」

部將孫觀、尹禮,齊聲大喝,縱馬殺出。

四千泰山軍轟然而動,滾滾如潮水般,濺起漫天的塵埃,狂涌而上。

數不清的敵軍,如同一道黑色的泥流,向著陶軍軍陣襲卷而至。

三百步……

兩百步……

一百步……

天崩地裂的震動,撕破耳膜的喊叫聲,只令徐盛麾下那精銳的戰士,也無不為之暗暗變色。

徐盛卻沉靜如水,氣勢不動如山,面對著滾滾而來,十倍數量的敵潮,他的嘴角悄然掠起了一抹冷笑。

「主公判斷的果然不錯,臧霸仗著兵多,根本毫無顧忌……」

冷笑一聲,徐盛大揚刀大喝:「全軍聽令,南撤往即丘。」

號令傳下,徐盛更是撥馬轉身,望著即丘方向退去。

主將這麼一動,列陣以待的三百陶軍轟然而散,向著即丘方向狼狽逃去。

未曾接戰,陶軍便潰,見得這般形勢,臧霸臉上不禁掠起猙獰的不屑,「到底只是一介海賊,怎有膽量抵擋我大軍衝擊,逃是沒有用的,等著被我一路輾往即丘吧。」

臧霸戰意愈烈,招呼著身後泰山寇,向著潰退的陶軍窮追而去。

一路窮追,方追出里許時,臧霸所統先鋒軍,幾乎就要追上徐盛大的敗兵。

手中那桿大槍刺出,數名跑慢了的陶軍士卒,瞬間被他收割了人頭。

臧霸和他的軍隊,如同飢渴的野獸一般,瘋狂的追逐著逃跑的獵物。

殺紅了眼的臧霸,很快追出七八里地,左右形闊的地形漸漸變窄,出現了片片樹林。

前方數十步外,一直在狂逃的徐盛,卻在此時勒馬轉身,戰刀一橫,昂然無懼的擋在了大道之前。

主將止步,敗逃中的三百陶軍士卒,旋即收斂了潰勢,紛紛的向著徐盛在靠攏,重新結成了陣勢。

「怎麼回事,竟然不逃了,想決死一戰嗎?」眼見陶軍止步,臧霸眼中掠過奇色,心頭隱約有種不祥的預感。

環視一眼左右,但見曠野已盡,大道的左右不知何時已添了一片片的密林,密林的上空,更有鳥雀盤旋不落。

越看這形勢,臧霸越覺不妙,驀然間神色一變,口中道:「林中鳥雀不落,必是有人,遭了,我只顧著一路狂追,卻被姓徐的引入了伏兵圈,陶商小子,你竟然……」

臧霸心中震驚時,道旁那座不算高的小土丘上,觀陣已久的陶商,嘴角已掠起了殺機凜烈的冷笑。

他料定臧霸仗著兵多,會輕視於他,遂布下這伏兵之計,令徐盛以弱兵誘其前來。

看著埋頭狂沖的泰山寇,陶商知道,他的計策成功了。

時機已到,更待何時!

陶商拔劍在手,厲喝一聲:「給我擂鼓,發動伏兵!」

嗵嗵嗵!

就在臧霸剛剛驚醒,還來不及下令撤退命令時,突然之間,震天的戰鼓聲隆隆而起,一瞬間便如天崩地裂一般直灌耳膜。

鼓聲衝天而起,群獸驚怒般的喊殺聲,一時驟起,但見數不清的陶軍士卒從左右密林中竄出,四面八方的圍殺而來。

果然有伏兵!

「退兵,全軍撤退——」震驚之下,臧霸不及多想,揚槍大喝。

臧霸撥馬轉身,向著來時的道路,往北撤去。四千原本氣勢洶洶的泰山寇,此時也無不士氣大挫,慌張的跟隨著臧霸撤退。

為時已晚。

就在此時,大地天崩地裂般作響,左右兩翼狂塵驟起,但見兩支五百人的步騎,分從斜刺里殺奔而來,截斷了泰山軍的去路。

左翼處,一軍當先殺到,「花」字大旗狂舞,為首那員女將,紅衣白馬,威風無限,正是花木蘭。

歸路被截,泰山寇人數雖多,士氣卻遭沉重打擊,瞬間陷入慌亂的局面。

花木蘭縱馬當先撞入敵叢,手舞銀槍,左衝右突,殺得敵軍鬼哭狼嚎。

只見她無人可擋,衝破亂軍,如狂風般殺至,手中銀槍挾著狂瀾如濤之勢,直向臧霸狂擊而來。

「賊寇,敢不聽公子號令,姑奶奶我要你的命!」清喝聲中,銀槍如電射擊。

女人,陶商竟然派了一員女將,來取他性命。

若然敗於一介女流之手,他臧霸的威名何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