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男生小說 >歷史軍事小說 >三國之無限召喚 >第二十三章殺出我的威名

第二十三章殺出我的威名 (1/2)

小說名稱《三國之無限召喚》 作者:堂燕歸來  更新時間:2015-07-11 00:24  字數:3920

四日後,夜如潑墨。

即丘城南方向,茂密的樹林內,即丘城東北,數百陶家軍如幽靈般,隱藏其中。

數百兵馬,默默無聲的肅立於黑暗之中,一動也不動,彷彿在等待著什麼。

三更時分,黑暗中的陶商,驅馬來到樹林邊緣,鷹目穿透黑暗,向著即丘城頭看去。

只見南門一線,燈火通明,隱約可見值守的泰山寇們的身影,往來於城頭。

「時機已到,動手吧。」陶商撥馬回往林中,揮鞭下令。

肅立已久的徐盛,深吸一口氣,回頭向他的士卒傳下號令。

不多時,幾名陶軍士卒齊齊用力,將覆蓋在地上的麻布掀了起來。

一個巨大的深坑,赫然的呈現在了眼前。

左右肅列的士卒們,包括樊噲和花木蘭,身形皆是一震,狐疑的目光,不約而同的望向了那大坑。

深坑之內,開有一條地道,黑漆漆一眼望不到邊。

這條地道,直通即丘城內,正是徐盛所獻的破敵之策。

想要不消耗兵力,攻破即丘城,就必須要出奇兵。

這幾日以來,每每入夜時分,陶商就派兵在即丘城外敲鑼打鼓,佯作進攻,卻用地面的吵鬧聲,掩蓋了地下的挖掘動靜,令一百士卒挖出這麼一條地道,直通城內。

即丘城中那個昌豨,作夢也不會想到,陶商已暗挖了一條地道,直通他的菊花。

陶商環視諸將士,這些年輕的將士們,臉上都涌動著興奮,一個個熱血正在沸騰。

「木蘭,拿酒來。」陶商大喝一聲,一躍跳下馬來。

身後花木蘭得令,忙是喝令左右親軍,把早已準備好的好酒,分發給那一百將士。

陶商舉杯在手,神情激奮,環視一眼眾將士,厲聲道:「能否打開通往琅邪的大門,就看今晚這一戰,陶某敬你們一杯,拜託了。」

豪情壯語中,陶商舉杯一飲而盡,隨後將那空碗,狠狠的摔在地上,砸了個粉碎。

「願為主公效死力!」

眾將士慨然響應,皆舉杯一飲而盡,仿效陶商,紛紛將酒杯砸地。

哐哐的碎裂聲響徹樹林,彷彿戰鼓聲般,催人奮進。

陶商再倒一碗酒,又將目光轉向徐盛,鄭重道:「文向,這是一計險招,看你的了,功成之後,咱們再痛飲一番。」

又是一飲而盡。

「主公且把酒備好,待我回來咱們不醉不休。」徐盛哈哈一笑,豪烈無比,將那一碗美酒一飲而盡,大呼好酒。

「嘀……系統掃描到徐盛忠誠度上升,併產生10個仁愛點,宿主現有仁愛點43。」

腦海里響起系統精靈的提示音,令陶商心中一陣意外之喜,卻才恍然省悟,原來徐盛好酒,自己這一碗上等好酒,正好投其所好,令他忠誠度上升,還感受到了君主對他的關愛。

心中暗喜,陶商哈哈一笑,揮手喝道:「我等著跟文向你痛飲一番,時間已到,出發吧。」

「末將去也。」徐盛慨然一應,一手執火把,一手提刀,當先的跳下深坑,毫不猶豫的鑽進了那漆黑的地道。

身後,那一百海賊出身的精銳死士,毫不遲疑的跟著徐盛跳入坑中,先後鑽入了地道之中。

陶商立在那裡,目送所有的襲城士卒進入地道,翻身上馬,喝道:「木蘭、樊噲,隨我前往北門,準備截殺出逃之敵。」

樊噲和花木蘭熱血已沸,皆翻身上馬,率領著數百陶家軍,跟隨陶商出樹林,繞過即丘城,前往北門一線。

半個時辰後,六百陶軍將士,肅列於北門之外,個個熱血沸騰,躍躍欲戰。

除了留守大營,虛張聲勢的一百兵馬,以及徐盛的一百襲城死士外,這六百兵馬已經是陶商全部的家當。

陶商駐馬遠望敵城,鷹目中迸射著冷絕的詭笑,「昌豨啊昌豨,你殺我信使,公然羞辱我,今晚就讓你知道我陶商真正的實力。」

黑暗中,層層疊疊的殺氣,已衝天而起。

密道之內,徐盛率領的一百襲城隊,正在狹窄的地道中,緩緩的前行。

半個多時辰後,徐盛終於抵達了地道的盡頭,前方出現了一道岔口,分為數條地道通往四面八方。

徐盛回頭作了個手勢,身後的部卒兵分數路,分別進入了各處岔道。

徐盛走中央一條,小心翼翼的移至地道底下,親手動手,輕輕的向上掘去。

身為徐州人,幾年前他曾來過一次即丘,對這座城池的布局了如指掌,正是因此,他才敢獻上這條地道之策。

只是,時隔幾年,他也不敢保證城中布局沒有發生變化,這地道口究竟是否安全,徐盛心中並無十成把握。

只能看運氣了。

根據徐盛的估算,地道距離地面不足數尺,為了盡量不製造出響聲,他不得不極力的放緩動作,以期發出最小的噪音,短短數尺距離,徐盛幾乎用了半個時辰才挖完。

終於,一小片洞口出現,隱隱有光線射入,徐盛的心剎那間就提到了嗓子眼。

他不敢保證洞口會開在那裡,也許是無人處,也許正好開在泰山寇的腳底下,一切皆有可能。

洞口外一片安靜,聽不見腳步聲,也聽不見士兵打呼嚕的聲音。

徐盛的懸著的心放了下來,確定了洞口處無人後,他便加快了速度,迅速的把洞口擴開,隨後第一個爬出了洞口。

一上地面,徐盛警覺的掃了一眼四周,瞬息間,臉上湧現狂喜。

洞口所在的位置,跟他事先估算的一致,正好開在了一處廢棄的祠堂一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