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男生小說 >歷史軍事小說 >三國之無限召喚 >第二十二章猖狂泰山寇

第二十二章猖狂泰山寇 (1/2)

小說名稱《三國之無限召喚》 作者:堂燕歸來  更新時間:2015-07-11 00:24  字數:3646

離開糜家莊,當晚陶間於朐縣外安營,此日拔營,八百陶家軍改道向西進入東海國腹地,數日後沿沂水,不日便進抵東海國和琅邪國交界,即丘縣一帶。

沂水發源於泰山,自北向南貫穿琅邪東海二國,琅邪國主要城池,基本都位於沂水兩岸,包括國治開陽城,亦位於沂水西岸。

陶商欲往開陽赴任,自然要沿著沂水北上。

即丘城則位於開陽以南百里,乃是琅邪國最南面一城,處於兩地交界之地。

臧霸手下有孫觀、吳敦、尹禮和昌豨四將,其中昌豨就率一千泰山寇,駐紮於即丘城,為其拱衛南大門。

陶商想進入琅邪,必先要過昌豨這一關。

是日午後,陶商率八百陶家軍,進抵即丘以南,離城五里安營紮寨。

營盤安頓停當,已是黃昏時分,陶商遂盡起八百兵馬,直抵即丘南門一線。

此刻即丘城南門一線,已是旗幟飛舞,刀槍林立,千餘泰山寇嚴陣以待,一面「昌」字大旗,在城頭耀武揚威的飛舞。

「主公,看這副陣勢,這個昌豨很顯然是不打算放我們入城中。」身邊的徐盛皺眉道。

「先禮後兵吧。」陶商輕嘆一聲,揚鞭傳令一名信使,持了劉備的文令,徑往即丘城而去。

畢竟陶商乃是奉了劉備之命,前來琅邪赴任,從名義上來說,無論是臧霸還是昌豨,都應該算是他的部署,不管怎樣,他還是先要試一試,劉備的命令是否管用,能不用武力就收編了昌豨自然是最好不過。

儘管陶商心中已有準備,這種希望幾乎渺茫為零。

一騎信使策馬飛奔,直抵城門之外,手揚著劉備文書,道明了來意。

片刻後,城門竟然打開,放了信使入內。

城頭之上,面目猙獰的昌豨,正盤坐在案前,大碗喝著酒,大口吃著肉。

左右伺候的士卒們,個個都戰戰兢兢,不時將一顆顆煮好的肉球,顫巍巍的端給昌豨。

旁邊的大鍋中,還在煮著幾顆同樣的肉球,鮮血淋漓。

那一顆顆肉球,竟然是人的心臟。

「好吃,痛快,這世上還有什麼能比這人心更美味啊,哈哈——」昌豨狂嚼一口,豪飲一碗烈酒,如野獸般狂笑。

正吃得香時,陶商信使上得城池來,將劉備文書一亮,拱手道:「我主陶商,奉劉州牧之命,前往開陽城赴任琅邪國相,州牧大人文令在此,請將軍過目,若查驗無誤,就請將軍出城拜見新任國相。」

左右泰山寇將文令接過,奉於了昌豨。

昌豨卻看也不看,一把抓過直接扔進火爐,不屑罵道:「什麼狗屁文令,琅邪國是我們泰山軍的地盤,什麼時候輪到陶商這個廢物紈絝來染指,回去告訴你家主子,趕緊給老子捲鋪蓋滾蛋,不然惹惱了老子,把他的心剜出來煮了吃。」

信使臉色一變,未想對方竟然這般無禮,只得撐著膽子道:「昌將軍,這可是劉州牧的文令,你們豈敢違抗?」

「哈哈哈——」昌豨狂笑一聲,不屑道:「我泰山軍只聽臧大哥的,就算是皇帝老子的旨意,咱們也把它當成擦屁股紙。」

「你……你……」信使即驚又怕,一時不知所已。

昌豨卻已被惹煩,從地上一躍而起,怒罵道:「不識趣的狗東西,唧唧歪歪煩死老子,你是找死!」

話音未落,昌豨已拔刀出鞘,還未等那信使反應過來,手起刀落,一顆人頭便已滾落於地。

信使那無頭的屍體,脖頸噴涌著鮮血,轟然倒地。

昌豨走上前來,刀鋒在屍體的胸膛間划了幾刀,剖出了一個口子,他竟挽起袖子,把手伸進屍體的胸膛中,徒手將那一顆血淋淋的心臟掏了出來。

昌豨舔了舔嘴角,甩手將那顆心臟扔進了熱水沸騰的鍋中,再將刀鋒在屍體的身上擦乾淨,大喝道:「把屍體給老子吊起來,我要給陶商那紈絝一個下馬威。」

左右心驚膽戰的泰山寇們,這才被喝醒,匆忙著信使無頭無心的屍體拖起,用繩子高高掛在了即丘南門城樓上。

城外處,陶商正靜靜的等候,他已準備好昌豨藐視劉備的文令,把他的信使驅趕出來,然後他就可以先禮後兵,想辦法用武力攻下即丘。

「主公快看,城樓上有動靜。」花木蘭眼尖,突然指著敵城叫道。

陶商和樊噲幾人,皆凝目向著城樓方向看去,果然見有一具血淋淋的屍體,像旗幟一樣,被高高的吊了起來。

「是信使,是我們的信使!」徐盛認出了那屍體的穿著,驚怒的叫道。

陶商身形微微一震,原本表情平靜的臉龐,頓時陰沉下來,馬鞭緊攥,骨節咯咯作響,鷹目中怒火燃燒而起。

昌豨的抗命本在他意料中,但他沒想到的是,這個泰山寇竟然如此藐視他,竟敢公然殺害了他的信使,斬首就罷,還挖了心。

陶商出離的憤怒了!

城頭上,昌豨卻已抹乾凈嘴角的肉糜,手中大刀居高臨下,指向百步外的陶商,狂傲無比道:「陶商,你那死鬼老爹活著時,都不敢染指我們泰山軍的地盤,你一個紈絝廢物,竟然想當我們的國相,真是笑掉人大牙。你識趣的話就快給老子滾,否則老子大軍殺出城去,定把你小子的心也挖出來,給老子下酒吃。」

大放狂言時,昌豨竟當著兩軍幾千號士卒的面,抓起一顆煮好的心臟,狂啃起來,氣勢簡直猖狂之極。

「傳聞泰山諸寇中,昌豨喜好吃人心,從前以為只是傳聞,沒想到竟是真的,這廝竟然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