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男生小說 >歷史軍事小說 >三國之無限召喚 >第二十一章誰是英雄

第二十一章誰是英雄 (1/2)

小說名稱《三國之無限召喚》 作者:堂燕歸來  更新時間:2015-07-11 00:24  字數:3636

「糜小姐,幾日不見,你還是那麼秀麗動人啊。」陶商的目光,肆意的在她身上遊走。

糜貞暗吸一口氣,臉畔紅暈便褪,轉眼間恢復從容端莊,面對陶商有些「輕薄」的目光,面色如常,沒有絲毫的嬌羞緊張。

她只將頭不易覺察的微微一偏,不去正視陶商的目光,淡淡道:「多謝陶國相謬讚,貞愧不敢當,國相裡邊請。」

說著,糜貞輕輕一伸手,示意陶商先入。

陶商也不客氣,大步邁過門檻,揚長而入。

糜貞緊隨在他手面,輕輕提起裙擺,略有些吃力的抬起腳,也想邁過門檻,只是前腳邁過,後腳卻抬低了幾分,正好被門檻絆住。

「啊……」糜貞一身嚶驚,柔弱的身兒失去平衡,頓時向前跌撞出去。

身前半步的陶商,眼見她跌倒,也不及多想,本能的就是一伸手,將她纖腰輕輕一攬,順便就拉入懷中。

她年紀雖輕,身材卻頗為豐滿,那沉甸甸的重量在懷,他再低頭看去,正撞上糜貞那劇烈起伏的傲峰,如波濤般跌宕起伏,就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,立時攪得陶商心中一陣的蕩漾。

「糜小姐,沒想到你還挺沉的。」陶商冷笑道,目光不離她的深溝峰巒。

驚叫的糜貞回過神來時,驀的發現自己,竟然已是躺在了陶商的臂彎中,兩人貼得如此之近,幾乎是肌膚相觸,實在是失禮之極。

而且,這小子輕薄的目光,還在自己的胸前肆意遊走。

剎那間,雲霞染遍了糜貞一張驚羞的俏臉,就連耳根子都不放過。

「嘀……系統掃描糜貞產生仁愛點10,宿主現有仁愛點33。」腦海之中,突然間響起了系統精靈的提示音。

正過眼癮的陶商,心中頓時一陣的驚喜。

他雖然跟糜貞無意間產生了曖昧,但想到糜家對自己的敵意,他完全沒有想過,糜貞會從剛才的身體接觸中,產生仁愛點,這個結果自然是意外之喜。

糜貞一瞬間的失神後,驀然間意識到,自己竟以這種尷尬的姿態,躺在陶商這個「敵人」,這個自己天天盼著解除婚約的未婚夫懷裡,如此不雅之舉,倘若傳將出去,傳入劉玄德,那個自己真正想嫁的徐州牧耳中,人家又會怎麼想。

「放開我!」驚醒的糜貞,一聲清醒,急是從陶商的臂彎中掙脫出來,站直了身子。

陶商收斂起笑容,淡淡道:「糜小姐別激動,我可不是有意冒犯你,是你自己走路不穩,我若不出手,你現在已經趴在地上了。」

「多……多謝國相,裡邊請吧。」糜貞心中是惱陶商占她便宜,可誰讓她自己腳下先不穩,有苦說不出,這便宜也只能白叫佔了。

陶商揚長而入,糜貞強行屏棄羞恥感,極力維持淡雅從容,跟隨入內。

二人分賓主坐定,未等糜貞詢問他來意,陶商便先問道:「上次令兄被我家木蘭打得不輕,不知傷勢怎樣了,為何不出來相見?」

一提到糜芳,糜貞臉色立時微微一變,轉眼卻又恢復如常,只淡淡道:「家兄他有事在外,正巧不在庄中。」

她說話之時,卻未覺察陶商一直在暗中觀察她的神色變化,一眼便看出她言語神情中,有心虛的成份在內,這般表情,多半是不知糜芳生死,不知他已落入自己的手中。

「看來糜芳的行蹤並沒有被泄露,關鍵時刻,我還可以用好這張牌……」

陶商暗思之時,糜貞問道:「聽聞陶國相已高升國相,今不去赴任,怎有雅興來我糜家莊做客。」

「我是要去琅邪,途經朐縣就過來拜訪一下,畢竟你我之間還有婚約,我來看看我未來的妻子,應該很正常吧。」陶商笑著答應,他明知糜貞想退婚,還故意提及此時,就是要叫她難堪。

果然,這番話說出,糜貞臉色立刻變的難看起來,朱唇微微一動,冷淡道:「恕貞直言,你我之間是有婚約,但前番海西之時,我的態度已經表達的很明確,這樁婚約我們遲早是要解除的,就請陶國相不要再以我的未婚夫自居。」

糜盧這話暗含諷刺,分明有種警告陶商,不要再存有「癩蛤蟆想吃天鵝肉」這種非份之想。

「這不是還沒有解除么。」陶商卻也不怒,反是冷笑道:「既然沒有解除,我陶商自稱是你的未婚夫,就是天經地義,誰也攔不住。」

糜貞秀眉一凝,眼中閃過一絲厭惡,貝齒輕咬著朱唇,轉眼竟咬出一排牙印。

顯然,糜貞被陶商的「無賴」,搞得很是惱火。

不過,那惱色卻一閃而過,糜貞朱唇輕揚,冷冷一笑,「聽聞那泰山四寇擁兵五千,雄霸琅邪,如今陶國相只帶八百兵馬,就想去赴任琅邪國相,恐怕你我之間的這樁婚約,很快就會不復存在了吧。」

她顯然也知道了這借刀殺人之計,那般言語,分明是認定陶商此行必死無疑。

「那可未必。」陶商眉宇間燃起自信,反問道:「試問一月之前,海賊還想要殺我時,你可曾想到過,我陶商不但沒死,反而還收降了徐盛,拉出了一支八百人的兵馬呢?」

糜貞身兒微微一抖,面對陶商的反問,一時竟無言以應。

那一雙黑亮如星的明眸,再次打量眼前這年輕人,從他身上,糜貞彷彿看到了一種與生俱來的自信。

那種自信之強烈,甚至讓糜貞感受到了一絲壓迫感。

旋即,她卻輕聲一笑,端起茶來淺飲一口,「陶國相確實給了我很多意外,可惜你要面對的是五千兇悍的泰山寇,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