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男生小說 >歷史軍事小說 >三國之無限召喚 >第二十章殺上門來

第二十章殺上門來 (1/2)

小說名稱《三國之無限召喚》 作者:堂燕歸來  更新時間:2015-07-11 00:24  字數:3304

divid=chapterContentWapper

漢朝郡國並行,國相等同於太守。

徐州有五郡國,琅邪國乃其州最北面一國,北接青州,西連兗州,東臨大海,地理位置頗為重要。

劉備雖名為徐州牧,但琅邪國卻在臧霸、孫觀等一眾泰山寇的控制之下,這些人表面上奉劉備為新主,實際上卻割據琅邪,處於半獨立狀態。

劉備委任他陶商為琅邪國相,令他前往開陽赴任,臧霸一眾豈能輕易把地盤交出來,定然會擁兵反抗。

根據陶商所得情報,臧霸一眾至少也有四五千兵馬,而劉備卻只令他以本部八百兵馬前往赴任,這分明是要借著臧霸之手除掉他。

表面上升了他的官,實際上卻叫他去送死,劉備這一招借刀殺人,確實夠陰夠狠。

「孫從事,臧霸等人擁兵自重,乃是人盡皆知之事,我若往琅邪赴任,臧霸起兵反抗怎麼辦?」陶商並未急於領命。

孫乾笑呵呵道:「陶公子放心吧,州牧大人此前已跟臧霸一眾達成了共識,他們會乖乖的交出地盤。」

臧霸會交出地盤?

鬼才信。

「話是這麼說,我只是想假如萬一,萬一他們起兵反抗,我麾下只有八百兵馬,怎麼扛得住四五千泰山寇?」陶商繼續逼問。

「這個嘛……」孫乾捋了捋鬍鬚,仍舊呵呵一笑,「就算如此又有什麼關係,陶公子武略過人,單槍匹馬的就能剿滅海賊,還拉出一支八百人的隊伍,區區幾千泰山寇在公子眼中,想必統統都是烏合之眾,他們若敢反抗,公子只需將他們剿平便是。」

這個孫乾,說什麼都一副和事佬的笑臉,卻是笑裡藏刀。

剿滅五千泰山寇,說得倒是輕巧。

「而且,州牧大人已派了糜別駕親往東海國,為公子籌措糧草,就算不幸發生戰事,公子也完全不必為糧草擔心。」孫乾又笑呵呵的補充道。

東海國位於琅邪國以南,陶商一眼就看穿,劉備派糜竺往東海國,絕非是給自己充當後盾,而是要在後面當他的監軍。

倘若陶商敢有異心,他就要面對臧霸和糜竺的南北夾擊,首尾不能相顧。

「劉備,你這一招夠狠,你這是要逼死我啊……」陶商暗暗握拳,鷹目之中,閃過一絲不易覺察的憤怒。

那憤怒一閃而逝,陶商卻忽然哈哈一笑,欣然道:「承蒙玄德公如此器重,那我還有什麼好說的話,請孫從事回稟玄德公,我稍作準備,克日便起程北赴琅邪國。」

孫乾神色微微一動,似乎是沒有想到,陶商竟然答應的這麼痛快,一點討價還價都沒有,頓了一頓,方是拱手笑道:「那乾就祝公子一路順風了。」

客套恭維了一番,孫乾起身告辭,由始至終,臉上都掛著那種極易讓人放鬆警惕的笑容。

孫乾前腳一走,徐盛便沉聲道:「主公,臧霸此人不可小視,其麾下還有五千泰山寇,他絕不會輕易讓出琅邪,主公手中只有八百兵馬,此番北上只恐凶多吉少。」

「是啊,主公,你怎麼又要領著咱們去送死啊。」樊噲也忍不住嚷嚷道。

陶商輕吸一口氣,神色肅然道:「你們所說,我豈有不知,我當然知道劉備此舉是想借刀殺人,但這對我們也是一個機會,只要能拿下琅邪,我們就能實力大增,留在海西這麼個偏辟之地,遲早也會被困死,無論如何,我也要冒險一試。」

徐盛沉默了,半晌後,方嘆道:「末將明白了,不入虎穴,焉得虎子,主公這是要置之死地而後生。」

「不錯。」陶商一眼點,期許的目光看向他,「文向你可有膽量隨我赴險?」

徐盛一笑,豪然道:「我徐盛刀頭舔血這麼多年還沒怕過什麼,刀山火海,我隨主公你他一闖便是。」

得到徐盛表態支持,陶商微微點頭表示滿意,目光又看向啃著羊腿的樊噲,「樊大胃,你呢,有這個膽嗎?」

「我無所謂,我只關心去琅邪有沒有肉吃?」樊噲揚了揚手中半截的羊腿。

吃貨果然是簡單……

陶商哈哈一笑:「海西只是一個小縣,琅邪卻是一國,你說有沒有肉吃。」

樊噲一聽有肉,兩眼冒光,嚷道:「那還等什麼,趕緊起程唄,反正只要能吃他個痛快,不做餓死鬼,管他娘的什麼刀山火海。」

兩員主要將領都表態支持,花木蘭就更不用說,陶商更有何疑,一躍而起,奮然道:「既是如此,還有什麼好顧忌的,三天後起兵北赴琅邪,他們想借泰山寇之手陶商,我就讓他們美夢破滅!」

……

三日後。

天色將明未明之時,陶商便率領著八百陶家軍出城,全軍登上徐盛的戰船,沿著城西遊水北上。

游水乃淮河一條支流,自南向北流經東海、琅邪二國,陶商沿此水北上,於朐縣一帶下船,再改行陸路,不出五日便可進抵琅邪國境內。

一路順風順水,兩天後,船隊抵達朐縣。

全軍下船,已是日近黃昏,陶商便叫兵馬於渡頭一帶安營,他則帶著花木蘭,還有一百親兵,徑直往朐縣以東的糜家莊而去。

朐縣乃是糜氏一族的大本營,如今糜芳握在陶商手裡,既然經過此地,他當然要順道探一探糜家現在的虛實。

日落之前,一百人馬抵達糜家莊外,陶商駐馬而立,令花木蘭上前叫門。

大門吱呀呀開了,一名家僕懶洋洋的走了出來,漫不經心的瞟了他們一眼,打著哈欠道:「你們是誰,這天都快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