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男生小說 >歷史軍事小說 >三國之無限召喚 >第十二章刮目相看

第十二章刮目相看 (1/1)

小說名稱《三國之無限召喚》 作者:堂燕歸來  更新時間:2015-07-08 14:57  字數:2628

「咳咳,公子我什麼都沒看見,木蘭,我在外堂等你啊。」陶商生恐惹惱了花木蘭,忠誠度又下降,乾咳幾聲以掩尷尬,轉身就走。

花木蘭僵在原地,紅通通如蘋果似的臉蛋兒,這才稍稍收斂了暈色,長劍放下,輕輕的吐了一口氣。

事情已發生,她也無可奈何,只得匆匆忙忙的穿好衣裳,理順了衣容,深吸一口氣,大步挺胸走出了外堂。

當她重新站在陶商面前時,臉上已看不到丁點羞紅之意,儼然恢復了那英武剛烈的巾幗之勢。

陶商見她沒有怒意,暗鬆了口氣,笑道:「木蘭,趁著這濃糖水還熱,趕緊喝了吧。」

說著陶商雙手送到她跟前。

主公如此關懷,花木蘭自不好推拒這番美意,只得生硬的道了聲謝,接過糖水喝了起來。

陶商這方法果然也有效,一碗濃糖水下肚,花木蘭只覺腹部的絞痛減輕了許多,蒼白的臉上泛起些許紅潤,精神振作了不少。

「怎樣,木蘭你好點了吧。」陶商一臉關懷的問道。

「嗯,是……是好點了。」花木蘭低應了一聲,抬頭看向陶商的眼神中,已看不到半分惱意,隱隱閃爍著幾分感激之色。

「嘀……系統掃描到花木蘭感受到宿主關愛,產生10點仁愛值,宿主現有仁愛點13。」

腦海里冷不丁的跳出系統精靈的提示音,把陶商嚇了一跳,頓時又狂喜,「怎麼這次有10個仁愛點,以前最多5個而已,突然間就翻了一倍?」

「因為宿主魅力值已上升,魅力值越高,宿主所獲仁愛點和殘暴點就越高。」

原來如此,怪不得皇帝對臣下隨便來點「平易近人」的關懷,臣下們就會受寵若驚,感激涕零,對皇帝忠心不二,赴湯蹈火,就因為皇帝生來就魅力值奇高。

「皇帝輪流坐,明天到我家,早晚有一天,我陶商也要嘗嘗魅力值爆表的爽快……」

「主公,剛才你真的什麼都沒看到嗎?」花木蘭突然又質問,打斷了陶商的神思。

陶商一怔,本來打算矢口否認,但轉念一想,古代女人最重貞節,如果身體被男人看到,為保名節不得不下嫁的事也不是沒有,木蘭雖然是個暴脾氣,但到底還是個女人,說不定……

念及於此,陶商忽然有了主意,便正色道:「木蘭,如果我說就算我是不小心看到了,公子我也會對你負責到底,我會明媒正娶,迎你為妻,你覺得如何?」

此言一出,花木蘭臉蛋刷的一下又染上一層暈色,有那麼一刻,臉上驚羞難定,一時竟不知該如何回答。

愣怔了片刻,她卻杏眼陡然一瞪,正色道:「木蘭乃主公部將,正所謂尊卑有別,豈能嫁與主公為妻,請主公不要再用這種玩笑來戲弄木蘭。」

她又要怒了。

眼見形勢不妙,陶商忙哈哈一笑道:「公子我只是開個玩笑而已,木蘭你還當真了,我早說過的,剛才我什麼也沒看到。海賊剛退,軍中還有些事務等著我去處置,木蘭你早些休息吧。」

說罷,陶商不敢再逗留,生恐真激怒了她,惹得她忠誠度下降,轉身便揚長而出。

出得房門,陶商暗吐一口氣,心忖:「這個花木蘭還真是個死心眼,看來想娶了她還不是個容易事,急不得,得慢慢來。罷了,先招兵買馬最重要,糜家吃了一次鱉絕不會善罷甘休,我得早做準備才是……」

……

東海國,朐縣。

糜家莊內,算盤珠子的撞擊聲,正噼啪作響。

大堂之中,糜貞正埋頭於書案,一手翻動賬本,一手撥弄算盤,竟然不用筆記,數以萬計的數字,盡在她心算中。

糜芳則扶著腰,踱步於堂前,臉上依舊青一塊紫一塊,傷勢未愈。

「報——海西急報。」一名家丁手持帛卷,匆匆忙忙的闖入了大堂中。

糜芳不耐煩的表情頃刻間消散,興奮道:「終於有消息了,一定是徐盛已經幹掉了姓陶那小子。」

噼啪聲嘎然而止。

「二哥,你說的辦法,竟然是買通海賊去殺陶商?」糜貞猛抬起頭,吃驚的望向自家兄長。

「事到如今,也就不瞞妹妹你了,不錯,這就是我的計策。」糜芳嘴角鉤起一抹冷笑,「那小子如此辱我,我說過絕不會放過他。」

糜貞沉默了片刻,搖頭輕嘆道:「那陶商身邊無將無兵,如何能敵得過徐盛,二哥你這一招夠狠的,分明是要他的命。」

「我就是要他的命,不然我糜家的聲望何在,小妹你又如何能順利嫁與劉玄德。」糜芳卻不以為然,言語冰冷,不緊不慢的拆開了那道帛書情報。

低頭漫不經心的掃過一眼,糜芳那原本自信滿滿的表情,剎那間土崩瓦解,凝固成了駭然的一瞬。

那般表情,竟彷彿是看到了這世上最不可思議,最最離奇之事。

糜貞見他這般神情,星眸中頓生狐疑,不禁奇道:「二哥,你怎麼了,情報上說些什麼?」

「徐……徐盛竟被那小子所敗!這……這怎麼可能!」糜芳結結巴巴道。

糜貞花容駭變,素來沉著冷靜的俏臉,再一次被驚異所襲據,急是起身,一把奪過了糜芳手中情報,凝目細看。

情報中寫得清楚,徐盛自負的在海西城外,卻被陶商臨時選中一名,被改名為樊噲的無名小卒斗將所敗,五百海賊不戰而潰。

「那徐盛武力不弱,竟然被陶商麾下一名小小武生所敗,他竟然暗中培養出了這等武力強悍的部下,這個陶商……」

糜貞花容變幻不定,說不清是震驚還是驚奇,這道意外的情報,令她再次對陶商刮目相看。

「沒想到這個廢物,竟然能打敗徐盛?我不相信,我不相信那小子能做到!」糜芳從震驚中清醒,有種再次被羞辱的憤慨,廝歇底里的大叫。

糜貞卻表情意味深長,凝眉嘆道:「他身邊一個婢女都能打敗二哥你,現在又出了一個樊噲,連徐盛都不是對手,或許這個人真是深藏不露,我們不能再小視他了。」

「那……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?」糜芳一時也沒了主意,巴巴的又望向自家妹子。

「我自有辦法,不過事到如今,也只能煩勞大哥出馬了。」糜貞合上情報,星眸中閃過一絲冷意。

她便當即提筆修書一封,派人快馬加鞭趕往下邳,去送給她的大哥糜竺。

divclass=author-sayid=authorSaystyle=display:none

divid=authorSpenk

#includevirtual=/fragment/6/3236.html